《特工穿成哥儿》

下载本书

49.第 49 章

作者:烟灰盖着伤 字数:1558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道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极道天魔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三寸人间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美食供应商
    布布挠挠牵他胖爪的哥哥,低声问:“哥,不是说今日不用进学吗,我不想进宫玩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一会儿遇到什么人呀什么人还得跪来跪去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

    “就是我也不想来,哥咱去街边捏泥人吧,我还想凑足一套呢。”笑笑说着目标,好不容易能出府又进了不自由的皇宫,他幼小的心灵受到打击了,不开心。

    包包也知弟弟们对皇宫的排斥,可此行不得不来,只能劝着:“你们听话父亲忙与公务呢,皇爷爷就要选妃都来恭贺,我们是十一皇子府的代表哪能不来,小礼物都带好了一会儿就送上去,你们可不能任性明白吗?”

    周玉皇看着内务府送来的选秀名册,久久不语,李公公不停的朝殿外看去,明明商量好了怎么“开心果”还没来?

    “启禀圣上,十一皇子府周正、周仁、周孝求见。”

    周玉皇喜眉笑眼:“快传。”随后和李公公说道:“这名字起的好,一听就提神。”李公公称是,就周玉皇护着几个孩子的程度,就算起了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土名,也是要夸一夸寓意好的。

    包包带着两个弟弟进殿,周玉皇招了招手让他们进前来,可是三娃娃却只站在龙案下,不愿上前一步,周玉皇不解了,平时都会挤着要抱抱的,今儿个这么拘束?布布小脑袋一扬解释道:“父亲说我们是大孩子了,要时刻记得规矩的。”

    周玉皇皱眉,这个老十一什么不教,竟教些有的没的,规矩上身了,他怎么体验儿孙绕膝的乐趣?包包看皇爷爷情绪又有些不对头了,把礼物放在龙案上:“皇爷爷,这个我们三兄弟送您的,祝您能寻得知心佳人。”

    “祝皇爷爷能得一倾城佳丽。”

    “健健康康、醒脑提神。”

    包包、布布齐转头对笑笑眨眼提醒他台词错了,昨天商量的不是这句,笑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嘀咕着:“是这句没错的,父亲和爹爹说的。”包包无力的低头,他没记错的话是两夫夫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好吗?父亲甜言密语对着爹爹说:“你什么事都不用管,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你这个样子爷儿看着真是醒脑又提神。”

    周玉皇瞧着底下小娃的小动作忍笑赞扬道:“说的好,皇爷爷很喜欢。”

    布布睁大了眼睛说错了还能得到夸奖?马上上前一步:“皇爷爷,有好看的吗?就是那种惊为天人的?”

    周玉皇叹气:五岁的小娃都学了些什么,心里又是骂了一通那个不成气的老十一后,解答道:“都是些胭脂俗粉。”

    笑笑指着周玉皇点的名册:“皇爷爷,让我给您瞧瞧怎么样,我和二哥眼睛可精了。”周玉皇将名册推了推,李公公马上递给两兄弟,开始还高兴着没想到小小年纪还认得字不错,又看两娃倒拿着名册小脑袋凑到一起指指点点,周玉皇失望了还是不能期望太大呀,包包在旁斜眼看了看,通篇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字的某某人下面再用小字注明之女的名字,按官位排列的整整齐齐,乍看之下还以为是选官非选秀呢。

    笑笑把他们哥俩观摩后的名册还给了李公公,还一脸嫌弃的说着发现:“皇爷爷他们骗人,都没有一个图片,怎么能知道长什么样吗?”

    “哦?”周玉皇很感兴趣的让他继续发言。

    “我和二哥看了半天都是墨点点,皇爷爷你要小心了没有图图别找回来一个丑八怪呢。”包包在后急忙捂住他的嘴,笑笑看了一眼哥哥不说话了。

    “无妨,包包放开他,朕想听听他的见解。”

    自由的笑笑仍是摇头,他知道哥哥不让说了他就不说,布布接替说着:“皇爷爷,听我姐姐说过的,后院的女子不能轻易让人看的,那皇爷爷这不是蒙眼娶吗,这对您不公平的。”

    周玉皇难得有闲情向他们讲起这选秀的过程:“这些都是按官阶来排位的,年纪到了又生在官家才有资格登记在册,这一关关一层层下来,能有几个美人呢,内务府想必先看背后的权力而后才看才德。”

    包包接道:“皇爷爷您的意思是这些女子,得看她们在后宫能起到什么作用?”

    周玉皇点点头,笑笑不赞同:“有作用咱也不要,您看我爹爹长的美又能打架,府中的人都服他,这看着多舒服呢。”

    这名册之上哪有一个哥儿的名字,看来力度还是不够,在那些臣子面前哥儿还是难登大雅之堂,一个个都像和这个圣上一条心似的,可是往往他心所想,他们却不知。[www.mianhuatang.la 超多好看小说]

    笑笑摆摆小爪子:“皇爷爷,咱不烦了我们陪您下棋,解解闷怎么样?”

    “你们会下棋?”周玉皇决定还是先问明白为好,免得又出什么误会。

    包包笑言:“父亲说两个弟弟太跳脱,教他们下棋养养他们的性子。”

    周玉皇撇嘴,这跳脱的性子不还是随了他老十一,现在为人父了还知道改性子了,以身作则比言语教育强几倍,竟然两娃有兴致他也愿意奉陪:“李公公摆棋盘,朕要和皇孙对弈。”

    棋场上的两娃确实让他改观了,两娃一队对阵这个皇爷爷,有序的轮换一人走一步,都不用谈论完全赞同对方所走每步棋,这里应该有天生的心灵相通还有后天锻炼的默契,李公公在旁看的津津有味,包包忙着帮两个弟弟扇扇子,周玉皇攻,他们退的稳当,他停步不前,他们乘胜追击,看他们思考的认真样,周玉皇也从开始的漫不经心,变成沉着应对。

    “圣上,佟皇后求见。”李公公小心翼翼的通报。

    两娃娃的思考被打扰,皱起了小眉头,周玉皇火药味十足:“不见,好好的兴致都被她扰了。”

    “是,圣上您看时辰到了,该用午膳了可别饿到小主子们。”

    周玉皇摆摆手:“先准备着吧。”看着他们的认真劲悔棋不下是难以服众了,让了几步棋后两娃战胜,小嘴抿着紧紧的,胖乎乎的脸蛋涨的通红,大眼睛里满满的兴奋。

    “好,朕的皇孙真厉害。”

    两娃听到表扬也不憋着了:“哈哈哈,我们赢了皇爷爷。”笑笑握着拳头:“太厉害了,赢了。”

    佟皇后在花园盯着渐走远的周玉皇和三兄弟,恨恨的问道:“这就是圣上不见本宫的原因?”

    “佟皇后,他们难得进宫一次,圣上疼爱也是正常的。”董嬷嬷劝着。

    “哼,本宫的皇孙也不见他这么喜爱。”玉指折断了花枝:“在圣上眼里太子不如老十一,皇孙还被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娃压着,去查查圣上带他们去哪里。”

    两娃在膳房桌前谢绝了丫环的喂饭,小爪子牢牢着握筷子吃的香香的,吃东西时还能不发出一点声音,人家还知道食不语的道理,小嘴巴除了吃喝就没干别的事,人小胳膊短还不用人给布菜,亲力亲为谁帮着夹了一筷子好菜,抬起小脑袋就给一个大大的笑容,讨喜的样子让周玉皇胃口大开,吃的比平时多一些,这可把李公公高兴坏了,这段时日圣上食不下咽可真是为难了这些身旁侍候的,这些做下人的别的不求,只求圣上能安好,他们的日子也有指望不是。

    膳房外侍卫通报,李公公忙出去询问后,向周玉皇禀明:“佟皇后亲自煮了汤送与圣上。”

    包包放下碗筷:“皇爷爷,或许有事呢,孙儿带弟弟们去皇奶奶那儿吧,入宫这么久还没给她问安,怕是等急了。”

    兄弟三人来到皇后正宫,问安后布布、笑笑就把大脑袋放在郭皇后的膝上,大眼睛一闭这就打算睡了,在府中养成的习惯到点就想睡一觉,郭皇后忙命人把娃娃抱到后殿,一脸慈爱的望着呼呼大睡的娃娃,听着下人来报他们在正殿下棋及用膳时被打扰,讥笑道:“不知所谓。”

    周玉皇打翻汤碗,勃然大怒指着佟皇后:“除了她,都给朕滚下去。”圣上震怒跪倒一地的下人忙连滚带爬出了膳房,周玉皇冷厉的道明:“你以为朕给你办了一场寿宴,就开始得意忘形了,不仅在后宫中指手画脚,又联合宰相让太子参与朝政。”抬起她惨白的脸庞,周玉皇讥讽道:“到底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真以为他能一手遮天了,朕告诉你不念他这个儿子,你以为你还能在后宫享受这个佟皇后的名头?人就要量力而行,朕可以忍你一天二天,但是决不会超过三天,你有那搬口弄舌,搬弄是非的时间,不如好好把你的脑子清理清理,不要回不了头时再说悔过,朕只要说一句话你就能从后宫进冷宫。”

    佟皇后听着冷言冷语,跪行向前救饶道:“圣上,妾身只想时刻陪伴您的左右,念妾身对您一心一意的份上,饶了妾身吧以后……以后妾身愿居在后院不出行,一切都和太子无关的,他也是圣上的亲子……”

    “哼,如果他不是朕的儿子,以他的作为还能活到现在?朕随便招一个皇子都比他强,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你的佟皇后,别有什么歪心思还能暂时保住他的太子之位。”想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就打击她的弱点,佟皇后嚣张的根源不过是一个太子之母,而今周玉皇把事实道明,让她看清楚真像也是一种重罚了,好比打入冷宫不知外面所发生的事,也能眼不见心不烦,最怕就是明明身在其中,只能睁眼看着却不能出手推行或制止,身在其位,不谋其职,下场不用他人挑明,自己也知。

    三兄弟回府后把赏赐之物一件件拿出来显摆着,又摇头晃脑的说着自己聪明下棋都赢了皇爷爷,求夸奖求零花钱,柳絮每人赏了一个小银锭打发了,周义云对他这种压榨行为很是不耻:“爷儿的儿子太亏了,这堆东西随便拿出一件也得值个几百两吧,可怜见的那么一点小银锭还当个宝似的。”

    柳絮真想套他麻袋,摆出当家主母的范儿训道:“你知不知道一个月府中开销是多少,这侍卫、丫环婆子每月的银钱是多少,你不攒点钱以后怎么给他们娶媳妇,养孙子,像你那样三妻四妾的,没点银子怎么养?”瞪了一眼“赤”字底的周义云:“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是苛刻的爹吗?初衷也是为他们攒银子,免得他们小小年纪大手大脚的乱花钱,你还有十哥帮忙他们以后指望谁?你要去哪儿?”周义云急步出门,抹抹额上的汗头也不回的答道:“爷儿去庄上看看收收银子,顺便瞧瞧岳丈。”

    柳絮拿起一件绸缎小衣服,招来三个见惯不惯还在商量这笔零花钱怎么花的儿子问道:“这件小衫是谁赏的?”

    布布瞧了一眼:“皇奶奶,这些……”小手一划拉:“是皇爷爷赏的,其他的衣物都是皇奶奶的。”

    柳絮摩挲光滑的布料,他对这位正宫皇后始终保留着一些心思,她有亲子亲孙,却对这几个不是至亲的孩子爱护有佳,不管是不是爱屋及乌,能坐在正宫皇后之位就不是简单人物,而且她还有一个被费太子,一个兵权在手辈分高的儿子,没有办法阻拦儿子们进宫,只能加强他们的自我防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愿为那个小人。

    周义云躺在草坪上,闭着双眼脑中想着府中嫡妻的言行,暗笑两人的相处好像自然而然的就进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身边人的变化他都了如指掌,只有他的嫡妻仿佛几日就脱胎换骨,他不相信一个人一夜之间就变化如此之大,种种疑问也埋在心底,绑在身边利于监视到现在让他放开手脚有所作为,他心里有了这个叫柳絮的人,一颦一笑他都在意,能每晚搂着入眠真是幸福,被冲昏头的周义云翻下身继续嘿嘿傻笑。

    “没想到十一皇子还有掉以轻心的时候。”

    周义云翻身而起,上前一拳:“你小子说什么呢。”打量一圈来人的精神面貌:“光祥你该出山了。”

    光祥穿了一件皱皱巴巴的短衫,浓眉凹目,络腮胡子,一眼看去挺吓人:“义云呀,不是我不出山你也知当初我父亲酒后失言得罪圣上的事,不是你出面的话,现在我可能都化为白骨了。”

    周义云席地而坐:“真怀念我们一起进学的时候。”

    “哈哈哈,那时我是你的伴读,也是最被同情的,几次被打掌心后都回家哭诉,父亲还说那是我的荣幸,现在想想也真是哈。”光祥回忆着小时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举着小手告状,那时父亲怎么说的来着?对,他说做为一个庶子能成为当朝皇子的伴读是他上辈子烧了高香。

    周义云对他的吐糟很在意,那可是自己都不愿提及的丢脸时刻,学着光祥仰躺看天:“我可不想你明珠暗投,我会想办法让你去东周接替巡抚之位,我一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看怎么样?”

    光祥听完他的打算猛着坐起:“你想做什么?”

    “干嘛那么大幅度呢吓我一跳,你暂时不能在京中露面,那远离些也不会是难事,虽然我东周的兵权上交了,不过那地儿也能说上两句,你去守着我更是放心,啧啧,别人都有幕僚,我也想要一个,那个原巡抚就甚得我心。”

    光祥摸摸胡子:“那巡抚怎么入你的眼了?”

    “嘿嘿他说话够难听。你的家人……”

    光祥又躺倒说道:“自从父亲被罢了官,府中人又差点丢了命,总算老实了,我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是我一个庶子当了家做了主,若能真去东周就都带着吧,给您老空个位子,岳丈都安排进来了也真行。”

    周义云挤眉弄眼:“我嫡妻的姐姐还没嫁呢,你看看……”

    光祥蹭离他半米:“听说你那嫡妻甚是了得,有机会介绍介绍?真能一饱眼福的话,帮你处理了他姐姐也是可以的。”

    “滚吧,等我消息。”

    光祥咧嘴一笑:“好嘞。”

    周义云从庄子回来没带回一分钱,柳絮都懒得开口说他,过了一日后带回周玉皇的旨意,让柳絮气愤的抓住他的脖襟:“父皇选秀让三个小的当参谋,这成了什么事,这得罪人的差事你傻了还敢领旨?”

    “絮儿,冷静冷静。”周义云扯下他的手安抚道:“爷儿可不知道他们兄弟三个那天在父皇面前说了什么,就算知道这是苦差事,父皇在朝堂上颁的旨,你让爷儿怎么拒绝?”说完自得意一番,摇着脑袋一脸喜气:“呵呵,你别说爷儿虽然没什么本事,可你看咱们儿子,这么小也有点一指定乾坤的本事呢。”

    柳絮还是顺不过来气,能定乾坤当然是好事,可那只是孩子他们懂什么,只评外貌定人?周玉皇是不在意只不过多收拾个院子而已,实际呢这后宫和前朝可是紧密相联的,怎么能用戏言来判断,周玉皇一笑置之,可怜自己三个儿子可把人得罪惨了:“不然你和父皇说说,儿子太小不懂事,我去帮忙。”往大的说自己也算有些眼色,往小的提也是对古代类似选美现场一种向往,男人嘛虽只能过过眼,但是饱眼福谁也不想错过不是?

    “什么?”周义云瞪大眼睛:“你还想向外发展呀,你别忘记了你是爷儿的嫡妻,你还生了三个嫡子呢”

    柳絮抖着脚:“我也发展下第二春呗。”

    “想的美,絮儿你就别吓爷儿了。其实父皇这么做也是有他的用意,布布、笑笑年后就进宫进学了,多个倚靠也是好的,父皇当着文武官的面下了旨,也是给他们一个想头。”

    “你不用说我也明白,他们是一个哥儿生的,总是低人一等让人内心中瞧不起。”

    周义云搂着他的腰:“所以父皇才用此事来抬高他们,父皇偏爱包包,疼爱两个小的,你就没想出点别的?父皇在慢慢向外人发出他重视哥儿的信号,可惜呀,这些高官固执的很,想要改观只能一步步来。”

    “真的?”柳絮有点高兴了:“你是说父皇此次选秀也想选几个哥儿进入后宫吗?”

    “爷儿是这么认为的,可惜父皇要失望了,哥儿想在后宫有一席之地,暂时还不可行,你放心爷儿会告诉那几个小的注意事项。”

    柳絮白了周义云一眼,早说出这种可能性他也不至于心急火燎的,几百年的观念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想当初他做援军时百姓的惊讶就知道他有多惊天骇俗了,不过周玉皇有这份心思,又愿意提拔几个儿子,那他就静待后续发展,真要一发不可收拾之时,他就拍拍屁股拉着周义云携带三个儿子远走高飞。

    “我想打听一个人。”柳絮想明白一层,又想了解另一层。

    周义云转了转眼珠子:“你想问武噬?”

    柳絮眼露崇拜:“你怎么知道?”

    周义云摇头晃脸:“父皇退回包包送的玉佩时,爷儿以为你就会问呢。”被暗指笨的柳絮一计冷光扫过,周义云马上说道:“武噬对于我来说是个传说,他所有的创举都是皇爷爷在位时,那会儿爷儿还没有出生呢,第一次见面是父皇过寿时,以前他的父亲是一代大将军战死沙场,独留他和皇爷爷一起长大,流传最多的就是他的杀伐果断,在皇奶奶病逝后皇爷爷退位,他也随着一起隐退了。”

    “皇爷爷为情退位的?”

    “这个我也不知,不过皇爷爷在位时后宫空虚到是真的,当时的皇后也是倍受冷落。”

    柳絮恍然大悟的总结:“我知道皇爷爷为何要带武噬离开了,他是怕父皇对武噬怀恨在心或是朝政不稳”

    “不,”周义云否认:“父皇嘴上不说但是爷儿知道他十分崇拜那位武噬将军。”

    自从周玉皇下了旨意后,十一皇子府又重现繁荣景象,周义云上着朝也阻止不了各府的大小老婆来访,各种恭维连柳絮都以为他快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他们的来意柳絮自然知道,见客时一略牵着灵儿按这里的说法这都所属后院人的范围,他们也挑不出理,总不能让几个小爷儿随便露面吧,关键是他还不老不用找小儿媳侍候着,不出一天各府改变策略,送礼时还附赠一张秀女的画像,希望能入几个小爷的眼儿,选秀时以驳一个眼熟。柳絮照单全收,人走后让下学的包包自制一个账本,某府送礼的款项,笔笔入册,一目了然,就等清静之时,上交圣上一表清白,再者有画像在手圣上也可比照一番提前给几个儿子提个醒。

    周义云下朝后直达十皇子府,入府后就大喊起来:“喂,十哥见客喽。”

    老十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大喊大叫真难看。”

    “十哥,有好事便宜你。”

    “什么,什么。”这哥俩脑袋一凑开始嘀咕。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4283.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4283/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4283.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49.第 49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8.第 48 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50.第 50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