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穿成哥儿》

下载本书

50.第 50 章

作者:烟灰盖着伤 字数:900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道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美食供应商
    选秀之日皇宫也是难得热闹,备选的秀女各个绫罗绸缎,展现各自长处有的尽显环肥燕瘦之美,有的柔弱哀怜之色,历来都是血统纯洁的官员之女,以保持大周贵族的尊严和特权,而女子的美貌与素质成为第二选,可今日的选秀却有不同,因为定音之人是三个娃娃,他们不讲究那些官员排列,只看外表是否合他们眼缘,这可是难上加难了,可能他们对美的理解都是来自府中那位不像凡人的爹爹,这一比较挑战难度更加大,是能进宫享受美誉,还是直接打道回府就看这一回了,哪怕25岁被退回府中好歹在这之前还能争取几年。(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說’)

    周玉皇端正龙椅,下首坐着两位皇后,而兄弟三人则站在龙椅旁,就等周玉皇发号命令后,他们就可上前一观,备选成员五人一组分批跪见圣上,周玉皇向三个皇孙一点头,他们就踱着方步亲自下场“一见高下”那个认真劲,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撅着屁屁打量那些垂首的脸庞,而后又仔细的嗅嗅,一通下来跑回周玉皇身旁开始秘报,不是嫌弃人家不好看,就是说身上臭,太胖太瘦各种理由,很有一番此等俗物,难入法眼的感慨,几轮下来他们有的眼花了,有的被熏晕了,兴致也大缺,三人同行变成一人独往,包包绕了一圈发现这万绿丛中存有一点红:“你叫什么名字?”

    “小主子可以叫奴才杨哥儿。”

    包包听后看向周玉皇点点头,打瞌睡的两兄弟一见也提了神,跑了过来细看,布布小大人样:“还是不错的。”

    笑笑也表扬:“虽然没有爹爹美,气度还是可以的。”

    包包向周玉皇行礼说道:“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不须多。”三兄弟级力保之,让杨哥儿很是感动,轻轻一笑时被布布看到:“这莞尔一笑甚美呀。”几番来回后,周玉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全部留下了,不过分工并不同,真正入眼的几人包括唯一的哥儿都有位份,其他人留宫待分派,宰相之女当场赐婚于老十二周义风。少了三兄弟的后续麻烦,也圆满了各个秀女的府中家长,至于几年后谁也不愿多想。

    正殿上文武官均退下后,周玉皇就要给三兄弟进行奖赏之时,周义云上前求道:“父皇,这几个小的在东周时有一个教学师傅,该人算是文武全才由他教导定会青出于蓝,那人现为东周巡抚,儿臣求个请把此人调入京中。”

    “朕也是听你提过几次了,这人真有本事教导朕的皇孙?”

    “皇爷爷,刘熙可厉害了,布布的棋艺也是他教的呢?”笑笑在旁也是直点脑袋,自己可是赢过皇爷爷的,做为他们师傅也是很了不起的。

    “那好,竟然皇孙都赞同就招回京中吧,那东周巡抚之位……”

    “回父皇,儿臣已有人选,他曾当过儿臣的伴读后被他父所累,不忍他被埋没,放任东周也算儿臣对他的义,您也知小时太顽皮总是拖累他……”

    “你是指……”

    “是的父皇,当年一句无心之过,他们也悔恨半生,他是有才之人,就此弃之实在可惜。(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

    “他父亲也是一代忠臣,就是爱酒如命、口无遮拦,十几年了也长了记性,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

    柳絮在府中听到整个过程后,冷哼一声,他可不是孩子只评眼缘,选美嘛当然长相身材必不可少的,可惜这种身份连一饱眼福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突然多出一个哥儿?”

    “十嫂娘家远房亲戚。”

    听到周义云的解说,柳絮撇着嘴:“你安排的?”

    “父皇有那个意思,我就全了他的心意嘛,再说父皇不是都收了也堵了其他人的口。”

    柳絮站起身拉住周义云的手,在屋中慢悠悠的转着圈,周义云不解的问:“絮儿……”

    “体验一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意境,父皇寻得佳人,咱也来个再述前缘不是?”

    “说什么呢,这辈子都没过完呢哪来得前缘。”周义云小鸟依人状,努力想把自己的身躯挤进柳絮怀里:“等爷儿闲了咱一家人出府玩几天,絮儿,我一辈子都不会负你。”

    刚诉完衷肠没几日,周玉皇屏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打算把预留的秀女充实儿子的后院,除了马上大婚的老十二外,其他皇子有幸在例,周义云知晓后牙根疼,几年前那一拳真不是假的,直到回府晚饭时仍是心不在焉,不知道怎么开口,知道柳絮敏感只盼他能主动挑起话题,可是另他失望了柳絮一心系在笑笑身上,从选秀过后笑笑一直食欲减退,还有点小咳嗽,大夫看过并没有大碍,今天又是吃了几口就精神欠佳的乖乖回房休息,柳絮还在想着饭后再找大夫看看,没想到跟去的小芽急冲冲的回报:“主子,您快去看看小主子吧。”

    柳絮一听到他的哭腔,心里咯噔一声,大大小小一家人都奔到笑笑的睡房,柳絮掀开衣角一看笑笑胸前已出现点点红斑,搜寻记忆马上喝退要上前看望的包包、布布:“都出去,谁也不准接近这间房子。”边说边拉着几个孩子步出房门,又对周义云说:“去请太医。”转回房后柳絮把笑笑抱在怀中轻拍着:“没事的,有爹爹在。”本来已经睡着的小娃被柳絮的大喊惊醒了,小爪子摸摸额头,嘟囔着:“晕晕的。”

    周义云拉着被颠簸的剩下半条命的老太医进房诊断半刻后,太医十分狼狈的出屋,大惊:“十一皇子,小主子得了天花呀,此症传染性极高,您还是快些疏散府中人,另居他处吧。”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天花?你出来干什么快去给爷儿治。”

    “请恕老臣无能,得了天花无药可医呀。”

    柳絮怒气冲冲步出房门,看太医竟然后退二步自我隔离厉声训道:“什么天花,只是水痘而已,这都治不好你当个屁太医,回家祸害你家人去吧。”

    没等柳絮动手周义云上去就是一拳:“不给爷儿的儿子治好了,你的脑袋就留在这里吧。”

    十一皇子府的事迹往往传的特别快,嫡三子得了“天花”的消息短短几个时辰便传了出去,不知道哪里来的待卫将十一皇子府团团围住不准任何人出入,周玉皇下令接包包、布布进宫居住,另派了几名太医进府治疗,而此时笑笑身上的红斑已变成深红色,包包、布布被强行带进宫,太医进府后全部武装,又是倒石灰又是洒硫磺,周义云带着十一皇子府的侍卫抓着柳絮开出的药方,欲冲出府,皆被手拿武器的官兵阻拦:“请十一皇子为京中百姓考虑,请三思。”

    笑笑小脸烧的通红:“爹爹,我会死的对不对?”

    柳絮虽悲愤填膺,但还笑带微笑:“不会的,有爹爹在呢,爹爹会一直陪着你。”

    “咳咳,笑笑会死掉的,我听到那个老头说的话。”小爪子摸着爹爹的脸:“笑笑知道哥哥们都被抓走了,怕被笑笑传染上。”不等柳絮出言安慰,继续说着:“笑笑想回东周营,爹爹能帮我完成心愿吗?”

    “笑笑的心愿要自己完成,爹爹决不会让你这样等死的。”柳絮放下笑笑,拿起纸张写了一封信隔窗递给了侍卫让他交给被关在书房的周义云,收拾了几件小衣物等待天黑。

    周玉皇痛心疾首:“谁让你这么做的?你竟然不经朕的同意把十一皇子府给围了,你是要断了朕皇孙的生路?”

    “父皇,那是天花呀,太医都诊断了这一传十,十传百可是大祸。”

    “朕还没接到回报,你就得知并且安排稳当?你的耳目到是众多的很呀,好啊,太子真是身藏不露。”

    “父皇,这……儿臣也是一时心急才出此下策……”

    “住嘴,来人把这个逆子给朕绑了丢回太子宫,另外去把那些庸医都关进大牢。”

    李公公上前帮着顺气,周玉皇摆摆手:“包包和布布怎么样?”

    “回圣上,两位小主子一直在吵闹要回府陪弟弟。”

    “找太医先瞧瞧,特别是布布他一直和笑笑焦不离孟的。”

    柳絮待待卫松懈时,背着笑笑向侧门潜去,拿出迷药包刚要洒出,李金在侧门轻声说:“主子,十一皇子已安排妥当。”

    桃叶接过背上的笑笑,抱在怀中:“还是让二爹爹抱着吧,背着多不舒服。”

    小芽拿着包袱:“早就知道主子会有此意,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们……”

    “主子先出府再说吧。”桃叶抱着笑笑走出侧门,离府百米处就见周义云站在树下,柳絮上前劝道:“你不能跟着去,府中不能没人撑着。”

    “这么窝囊,当这个皇子也没什么用。”

    “为了几个孩子你也不能离府,别忘了包包和布布还在宫中,你小心。”

    天一亮又传出十一皇子妃及嫡三子失踪的消息,城中百姓仍是顾念这位哥儿平日的贡献,更是体量那份护犊之心,纷纷祈祷他们都能平安归来,包包每天进学哄着吵闹不止的弟弟,一夜之间他长大了很多,人前微笑面对每人,背后板着小脸一声不吭,城中出现了两名哥儿穿行每个药店,大包小包提着所需药材进了一间茅草屋,笑笑身上的疹子演变成小水疱,高烧已经退了,跟随的人每天薏苡仁粥、绿豆汤轮换当吃食,笑笑的汤药每人更是跟着服用,柳絮前世是经历过这些,不代表这世不防备,特别不能连累这些愿意跟随的人,小芽把熬好的药端了进来扶起笑笑,一勺勺喂下去,桃叶用纱布把他的小爪子包好,柳絮在旁逗着笑:“儿子,来给爹爹装个小猫咪。”

    白天还好说夜间是最痛苦的,全身奇痒就算再坚强,也难熬得住,何况还是一个五岁孩童,柳絮抱着一整夜不睡,绑住笑笑的胳膊一圈圈绕屋转,孩子醒醒睡睡也不安稳,搂着大胖儿子感叹还是有爹的孩子好呀,以前都是发现病情,一纸药方自疗自愈,有些事情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定数,自己前世的爱好古医学,没曾想也是用到了实处,直到三天后水疱变干并结痂几人才真正放松,桃叶也是啧啧称赞:“主子,你治好了呀,那些太医都说不能治的绝症被您治好了。”

    柳絮拍拍熟睡的笑笑,嘲讽道:“这只是水痘并非天花,他们不去创新,只靠老方子说是庸医也不为过,小芽把扁豆磨成粉,给笑笑涂上,再养个十来天吧,吃食方面还照旧不得更改。”踹了一脚吧唧嘴的王凡:“忍着吧。”

    “主子,奴才年纪不小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被染上吧。”感觉自己都快变和尚的王凡开口说着。

    “谁说年纪大就不会被传染?”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4283.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4283/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4283.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50.第 50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9.第 49 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51.第 51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