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穿成哥儿》

下载本书

55.第 55 章

作者:烟灰盖着伤 字数:1110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道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极道天魔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三寸人间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美食供应商
    一个半月后几人安全回宫,不知周玉皇和周忠密谈了什么,第二日周玉皇特准周义云一家回府,另外“随赠”一老一小,周忠、周续命从此生活起居全都归到周义云名下,他又多了一份责任,为周忠养老送终,养育周续命长大成才,柳絮趁着清静时忍不住念叨:“我也算救人一命吧,没想到被赖了一辈子。(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

    周义云对父皇的安排也是感到头疼:“也是为儿孙打算,我和老宰相商量好了,以后续命就给包包当伴读吧,他年纪大了就别让他分心了,爷儿没有照顾过皇爷爷,就当对他老人家尽孝了。”

    过了几日刘熙过府一述时,听说此安排:“十一皇子怎么打算?”

    “静观其变。”周义去仍是那副事不关已的状态。

    “走到这步您也应该争上一争了。”

    “不急,等父皇安排吧,做为皇子怎能走到圣上的前头。”周义云敲击桌面:“快过年了你们也要去看看你的岳丈了吧。”

    “奴才正有此意。”聪明人谈话就是这点好处,话不用多,足以让对方一目了然。

    自从知道雨清回京后,布布、笑笑就完全投入她的怀抱,柳絮也乐的清闲,没事陪着府中一宝老宰相周忠,“流山玩水”一番,周义云很忙,不只公务,还要忙于应酬自从周忠来到十一皇子府后,在京的皇子也是经常过府一述,虽然柳絮从没朝面,不过也知他们的看望可不是针对周义云的,周忠继续发扬他的风格,有问必答,有惑帮解,好像周玉皇放他出宫就是为了让他服务大众般。

    大理寺卿嫡妻,雨清之母也是经常以看望女儿为名,过府感谢十一皇子府对刘熙夫妇的关照,偶尔询问些朝堂风向,柳絮以不熟、不知、不懂通通回避,对自己的义妹他自在出于真心照顾,关键雨清能看清自己,也是按义行事,在青云塞时每遇到周义云都退避三舍,拉远距离,对柳絮真心维护,完全把自己定位成小丫环,对三个孩子视如已出,看他们现在整日不回府就可知感情多深,可对她的娘家柳絮不愿多做了解,没办法不是一个好的开始,他相信刘熙夫妇能自行处理好这些家事。

    寒冬猎月时,周义风娶妻成亲,周义云和三个孩子亲临现场,柳絮难理那些三姑六婆,宁愿看着灵儿绣花比较有趣,喝完喜酒回府,布布、笑笑在桌前说着现场情况,笑笑摇着小脑袋:“十二叔的嫡妻可怜呀。”

    周忠一边检查包包和续命的功课,一边问道:“怎么讲。”

    笑笑继续摇脑袋:“弱不禁风,这要打起来,她完全不是十二叔的对手嘛。”

    “你十二叔娶媳妇是要做日子的,不是打架的。”柳絮忍笑纠正,这要让周义风听到一准投诉。

    “不对呀,你和父亲不是总打架嘛?”

    “那就切磋。”

    周忠在一旁笑眯了双眼,对于这每日逗乐的小段子他很是乐忠,住了几个月他也是看的明白,这府中人都没把当成客人,而是家人,瞧瞧同样笑眯眯的曾孙子胖了不少,每日早起一起锻炼也壮实了,在这种环境下自己真能活到抱玄孙的时候。

    “爷爷,您看爹爹说不过我了就想体罚我。”笑笑抱着周忠的胳膊开始耍娇,他知道府中谁最大,你看爷爷眼一瞪,爹爹就不敢说话了。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

    新年宫宴,周忠没去参加,柳絮也自愿留守,叫来刘熙一家也是热闹一番,柳絮以照顾周忠为借口继续低调,这借口好强势而且不能侵犯。

    阳春三月,周玉皇下旨三日后进行一年一度的狩猎活动,据传大周开国皇帝通过武力夺了天下,血雨胜风的磨砺,核心人物武艺高强,英勇善战,而每年的狩猎制度也是自史传承,提醒后代莫忘看家本事,别把祖宗的基业毁了,荒废骑射,今年的坐骑就是陈铁柱进贡来的东周良驹。

    柳絮送走了过府的十二皇子妃后,问雨清:“你觉得她怎么样?”

    雨清轻拂着腹部,温柔地微笑:“是个有主意的,当朝宰相之女嘛也是学了些权术呢。”

    “十二弟大婚那日,父皇也是亲临现场,也算给了嫁女的宰相面子,几个皇子府十二弟媳也是走了一圈,没厚此薄彼,这点儿比我强想当初我可是得罪了一帮后院人。”

    “主子,你看好此做法?”

    “看风使舵、左右逢源这样的人往往活得比较长,看来十二弟不喜她呀,你瞧见没那眼泪一串串的,看得让人心疼,我就不相信她去别的皇子府也是这种做法。”

    雨清看向柳絮轻声问道:“那十二皇子那儿……”

    “那是他们爷儿的事,我们只要大面上过得去就行了。”

    两相之比,柳絮还是看好府中那位,忠言逆耳总好过花言巧语,佟皇后、太子、宰相三点一线,牵扯这么密,只怕一人出了错,这根线也就断了。瞧了一眼雨清的大肚:“这几日你就不要过府了,看你行动也是不便,有什么事就叫丫环来通报一声,你娘家人也是看中你的,那些恩呀怨呀能放就放吧。”

    “主子说的是,前几日回娘家时,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还补了嫁装,可您也知家中老小都节俭惯了,也用不上什么。”

    周义云晚间归府后,柳絮将十二弟媳过府的事说了出来,周义云嗤之以鼻:“成婚几个月了才寻亲访友诚意不足呀,他父亲上了折子接连被退,她就开始联络各府感情。”

    “十二弟他……”

    “她向你哭诉了吧,功课做的挺足的,以十二弟那种脾气恐怕今夜他们府乱了,真怕她会成为隐居侧院的第二人。”

    “那第一人是谁……”柳絮拉长了音儿,嘴角含笑拉近距离看着周义云。

    周义云连忙一个大熊抱:“爷儿那不是心疼、保护你吗?儿子们都这么大了,你还提这个干嘛,对了明日狩猎你可别露了口风,他们要是知道了,爷儿怕明日咱府也内乱了。”

    6岁的布布、笑笑自从拜了刘熙为师后,文科提上了日程,每天的时间也不在随着他们的性子来,刘熙对布布的评价天资过人,笑笑定力不足,柳絮想起这事又和周义云念叨:“是不是两娃在肚子时,好的都被布布吸收了,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周义云梗着脖子:“乱讲什么,爷儿就最喜欢笑笑那小子,长相随了你,性子像极了爷儿,嘴又甜谁不喜欢他,定力不够怎么了,修心养性懂吗?”说他的儿子他真是不愿意,可转天看到刘熙时对笑笑的教育再次重申道:“那小子再顽皮,该罚就罚不能让他养成那些坏习惯。”左右瞧瞧没发现“敌情,”赶忙向府门口走去,刘熙看看仍有残星的天空,拉住一起晨跑的王凡问道:“十一皇子真是越来越勤快了,这天都没亮就去上朝了。”

    “府中的小主子知道快要狩猎了,也想凑热闹这不十一皇子怕被抓着嘛,他呀对小主子向来没折。”

    宫中已整装出发,长龙般的队伍中各皇子及大臣均在例,浩浩荡荡向深山老林进军,周玉皇一声令下,号角吹响众人奔驰在山林草原之间、战马嘶鸣、飞箭如雨、手拿着刀剑奔走呐喊,一番追逐鏖战收获频丰。周义云站在高峰俯瞰山下,山峰千姿百态、郁郁葱葱,放眼望去,山头一个连着一个,密叶团团簇拥,生机勃勃,随风摇曳,危壁耸立,奇峰对峙,不愧雄浑秀美。老十拍拍周义云的臂膀:“十一弟,前头几位皇哥都已磨刀霍霍、举弓射箭一展英姿,咱几个在一旁吹凉风真的好吗?你看老十二这呼噜打的,看来昨天是闹腾的够呛。”

    “十哥你看这山好似看不到边际,多气势磅礴。”周义云抒发情感,瞄了一眼番白眼的周义慈马上下定心丸:“信我没错。”

    “得,我就是被你牵鼻子的命。喂,十一弟你也不能每夜的瞎胡闹,你看看这力气都浪费了,弓都举不起来,以后怎么得了呀。”

    周义云像被说中心思,嘿嘿傻笑:“这都被十哥看出来了?一看您就是过来人呢。”

    “少嘻皮笑脸的,自从周忠那位老宰相住进你府中,我总感觉这事不对头,十一弟多余的哥哥不问,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你要行什么事,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十哥也能给你兜个底不是?”

    周义云憋着嘴欲哭无泪的委屈样:“哥哥,抱抱。”

    集合号角一响起,分散的众人同向一处聚拢,各种飞禽走兽或死或伤扔在地面,周玉皇笑赞道:“没荒废祖宗留下的根本,骑射还是一样了得,不错。”

    太子忙上前口惹悬河说着射杀过程,舌灿莲花讲着捕获、围堵的经验,指点江山、文字激扬的风采真是夺目逼人,旁人也在旁不住的恭维,直到空手而归的三兄弟才收起夸夸而谈,变得嗤之以鼻,老十低着头不愿面对现实,老十一对着猎物啧啧摇头道可惜,老十二睡眼惺忪、哈欠连天。周义皇怒气冲冲向着三人放冷箭,六皇子冷嘲热讽道:“十一弟还真是威严呢,这猎物都不敢靠前,看到你都绕着跑吧,不然怎么会手中空无一物呢?”上次因为他让自己在父皇面前颜面尽失,不但远走商瑞国处理邦交之事,而且回礼部时发现十二弟的风头已在他之上,这口气真是不吐不快。

    周义云跪向周玉皇表情凝重、神情哀怨:“父皇,现在正值春季,鸟兽繁衍,儿臣不忍杀生,唯恐有瞧天和,十哥和十二弟也是不想逆大地万物生长的规律,不如父皇将春狩改为秋季那时万物都已丰收,再来狩猎还可收获皮毛做为已用。”

    不知他的自辩是否能有效果,反正最后得了一个周玉皇的大白眼,以及分配猎物给封山士兵的苦力活。补完偷懒罪过的周义云提着分剩下的小肉块回到府中,冲了一个战斗澡急急上桌,筷子纷飞狼吞虎咽,柳絮向周忠告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三个孩子也先后发表意见:“骑射功夫不过关,会被人唾弃的。”包包

    “虽杀生有罪,但也可量刑考虑。”布布

    “父亲太差了,我随便都可用□□射下几只小鸟。”笑笑

    周义云停下动作,对几人的嘲讽不屑一顿:“爷儿眼没瞎耳没聋,你们懂什么。”夸大其辞一番表达后,看着无力反驳的媳妇孩子洋洋得意,继续扒饭。

    周忠淡然一笑:“虽是小事但敢创新也是不错,圣上对你的此番言论可认可?”

    “咳,被罚了。”周义云刚说完,几个孩子哄堂大笑。柳絮瞄了下周忠,没出声打断他们,只是瞪了一眼几个娃,又把湿帕递给放下筷子的周忠。

    擦擦嘴角周忠轻言慢语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像看到太上皇年轻的时候。”

    “说句大不敬的话,这长相可是惹了不少麻烦。”周义云在他放下筷子时,也就放弃了进食,端坐着听他所说。

    周忠并不理他看似不满的嘀咕,继续说:“无上皇在位时,很是看不上他的胡作非为,顶着一张惹人喜爱的小脸,行乱七八槽的事,那时朝议殿外的空地,可是太上皇常被罚跪的场地,三五天那处没出现他的身影都感觉不正常,谁又能想到一向不按长理出牌的人终有一天登上大位呢。”

    “已将世界等微尘,空里浮花梦里身,岂为龙颜更分别,只应天眼识天人。”

    “老朽才知柳絮还有如此才学呢。”柳絮随景的抄袭之作,竟然得到周忠的大大赞扬,只能尴尬的笑笑,转着话题:“明天我给您老煎牛排吃吧,圣上都夸奖的美食。”

    “好,好。”柳絮深深他一眼,没有往下接话,自从周忠进府后并没有提点过周义云,做为三朝元老的人物,柳絮并不认为他如表面那样只混吃等死,他在等什么?等周义云愿意问?自动行动?他应该只愿做指点人却不想做推动人。

    周义云低头瞧了一眼柳絮回房后就在画着的圈圈,点着下巴又是近看又是远瞧也没明白这是何意,没了耐性抽出纸张问道:“絮儿你又在标暗号吗?”

    柳絮抢回来折了折放在一旁:“我想给小芽找个婆家,看着其他人都有了好归宿,我这个当主子的也不能不为他着想,他跟着我受了不少苦,也不想随便指个人家,这选来选去的错过了这么多年。”

    “爷儿看你也是挑花了眼,现成的就有一位呀,王凡瞧着就不错,那小子总是偷看小芽你都没发现?再说了一般人家都奉行父母之命,到了他那个年纪哪能有好人家。”

    柳絮琢磨了一番:“王凡是不错,可就是太拼命了。”

    “他家中无长辈,又没有兄弟姐妹照拂着,孤身一人不拼命何时能有出头之日。”

    “行吧,这样也好以后还能伴着左右,小芽要离开的话,我还不放心。”

    王凡一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把全部家当都交给柳絮,让他全权处理。而小芽方面却费了些心思,他一根筋的愿意孤独终老,只求能长伴柳絮身边,每日一劝终于在半月后点头答应,并提出永不离府的条件,柳絮没法惯着吧,只能把侧院翻新留给他们居住。柳絮想着曾经的侧院心中还有一些不舍,那可是他初来乍到之地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4283.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4283/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4283.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55.第 55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54.第 54 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56.第 56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