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穿成哥儿》

下载本书

74.第 74 章

作者:烟灰盖着伤 字数:1018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道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极道天魔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三寸人间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美食供应商
    周义云将厚衫披在柳絮肩上,讨赏道:“看夫君多了解你,一看你不在太子宫就知你来到这里。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柳絮轻叹一声:“既然不愿纤尘染 ,何必立身淤泥中。”

    周义云抬头看看皎洁的月光,又小心打量下柳絮的脸色,打断了他的抒情:“絮儿,这诗是映景但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连不上。”柳絮转身投入他的怀抱,周义云微愣下又笑容满面的夸道:“呵呵,你还是第一次主动投怀送抱呢,终于知道我对你好了吧。”

    “你信不信世间万物皆有轮回,灵魂也会脱离躯壳在另处凡体重生?”

    “信!”

    柳絮从他怀中抬起头确认道:“你信?”

    周义云微笑点头:“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看着柳絮又犯迷糊的样子解释道:“意思就是说:规律不可违背,顺其自然,天人合一,人是自然的一部分,那就不可和规律作对!”柳絮听后只是抱紧他,感受他怀中的温度,体验那份感动。

    “絮儿,你说在这儿众目睽睽这下,我们搂搂抱抱的是不是于理不合?”

    “怕什么?”

    “爷儿当然不怕,咱夫夫俩情投意合、伉俪情深真金不怕火炼自是不怕看。”

    “对了,”柳絮退离周义云怀抱:“我打算把布布、笑笑分别送到四哥和九哥那里,让他们代为照顾一段时日,你看怎么样?”

    “你还在担心今日之事?爷儿现在手中的证据是不足,但也想一试,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先按我说的去做好不好?”柳絮有些低声下气的乞求。

    周义云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盯着柳絮看,片刻后低头牵起他的手:“絮儿,这几个月爷儿一直忙户部的事疏于对你和孩子的照顾,瞧着你最近似乎变的小心翼翼,以前你知道孩子们受伤一定不管不顾上门讨要说法,可是今天你却只是静坐,这太不像你了,絮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左右了你的想法和做法?”

    柳絮一甩手,否认道:“没有的事儿,今时不同往日了嘛,我可是太子妃怎么能在宫内喊打喊杀的。”飘忽不定的眼神更让周义云产生怀疑,媳妇不说他也没办法抱住柳絮轻声的说:“不管你想做什么事爷儿都应,我们说好的不抛弃不放弃。”

    不管周义云如何承诺,第二日柳絮执意要将布布、笑笑送出宫去,布布松了松衣领:“爹爹,我和弟弟不用进学吗?”

    柳絮把小跨包给他们背上回道:“你们四伯和九伯学问都不比宫内的师傅差,只要你们有心在哪儿都是学习之地。”

    两娃被接走后,包包问道:“爹爹,不需要这样吧,父亲已经想法子解决了……”

    “包包你听好,”柳絮抚摸着他的小脸,互顶额头亲昵无比:“当你想保护身边人时,记得要为他们多找靠山以求平安。[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

    “我们有爹爹就够了。”

    “多一些人保护你们总是好的。”特别是有日他无能为力之时。

    户部在周义云和老七的联手改革下,稳步推行效果显著,就在众人对他改观之时,周义云在今日朝堂上投下一炮,炸得文武官晕头涨脑,周义云上呈奏折弹劾兵部敦尚书六大罪,一、敦尚书当权时,兵部其他机构形同虚设,一人独大居心叵测;二、结成朋党,出事集体施救且看为他喊冤的文武官就可证明;三、伙同地方官员私吞军饷、灾粮,与商人勾结,损失老百姓利益,户部官员暗中走访查探均可证明此事真实性;四、身为兵部第一官,私下联合招兵买马;五、人身在其位,却不谋其事,宫内把守漏洞百出,贼人屡次出现使其皇族后代受伤,有伤势未愈的周仁为证;六、为已之私谋害皇族血脉,太子嫡三子一次被绑一次被伤皆郭尚书暗中密谋、实施。

    一石激起千层浪,下跪求情的文武官愤怒了,一时之间朝堂上乱了起来,上奏声、喊冤声、偶尔还穿插几声痛哭声,此起彼伏,纷乱程度实在可比闹市菜场,郭尚书“冲出突围”自辩:“大周从建朝开始一直遵从以法为教、以理服人,空口无凭就治大罪,下官不服。单凭太子几人一面之词,治罪还需要人证、物证,小罪归大罪,大罪归死罪,诬陷朝庭命官是何等罪?各位还是想清楚在说,宫内侍卫玩忽职守,是下官对下属管教不利,侍卫的安排可不只本官一人所为,请圣上查明。”

    “圣上,敦尚书对大周无二心,臣等愿保之。”郭尚书理直气壮,跟随者底气更足。

    敦尚书淡笑,太子当任时间不长,手中还没有太大的权力,害嫡子之人失踪不见,见的还只是尸体,私吞、勾结之事自己也说明了暗访,这可信度也是大打折扣。

    不过周义云没有五层的把握也不会出言弹劾,想让周玉皇重视此事,就要有些苗头不然他真是白招白眼了不是:“依儿臣之见,天下凡被告密者,皆有违悖国家法度之行为,无风不起浪,为圣上效命,万死不辞,个人功名利禄均为身外之事,如是诬陷,儿臣自愿被降官被惩罚,敦尚书任职期间将他手下门生分布各地,这本文册就是举报人所记录的下派人任职地点及官位,户部官员下访期间从各地百姓口中得知当地官吏的公饱私囊。”

    “圣上明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朝堂之上的文武官哪位没有几个门生,下派行事本官怎能面面俱到,他们利欲熏心、贪赃枉法也要算在微臣头上,做为尊师看着他们走了歪路也是心痛至极的。”

    “圣上!敦尚书所言极是,太子真是枉顾法理。”

    “太子,诬陷贤臣无中生有。”

    “圣上!太子列举罪证绝不是空穴来风,请圣上严查。”

    “圣上,微臣欲告太子扰乱朝纲。”

    “圣上,臣告他辱骂太子。”

    “任职太子不足半年,就插手他部事宜,完全不把圣上放在眼里,无法无天呀圣上。”

    “胡说……”

    “…………”

    “…………”

    一场你来我往互吐口水的朝堂辩论会,在周玉皇冷眼旁观,保持中立官员惊愕呆楞的目光注视下,继续开演。

    老七摇了摇头,老十一冲动了这些罪证可不足以让郭尚书立地正法呀,老十二被喷了一脸口水后,退到有利位置暗暗埋怨,十一哥也不提前和他通通气,临时上场毫无反击之力呀,老八不参与也不放弃,偶尔提个醒别偏题了,待引到正轨后又悄悄退到一旁当闲人,而老三却是皱紧眉头,若有所思。周义云感叹真不愧是用笔杆子和嘴皮子讨生活的,能言善辩、对答如流,高深的佛教用语都能当成口中利器,不得不服,而自己这方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下,撸袖子摆架子干瞪眼就是张不开嘴,只有嗓门占了上风,谁说文人无用,他们只动动嘴就能逼死五大三粗的武夫,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父皇,儿臣还有一物证。”周义云“杀出重围”待朝堂鸦雀无声后,从袖中拿出一物,此物亮相后周玉皇微眯起双眼,郭尚书惊慌失措,文武官迷惑不解。

    “此令牌可调动宫内所有侍卫,共有两块一块在圣上手中,另一块被赐于兵部敦尚书,这种令牌是用特殊材质制造,无法仿制背后各刻周与敦字以便区分,意义非同小可,也轻意不会视众,敦尚书可否回答下为何属于你的令牌会在我嫡子遇害的地方出现?你也可说令牌丢失,不过想要偷取这么重要的物件,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而且偷来后只为带走我的嫡子,动机太让人怀疑了,郭尚书是不是认为它不见了也不会再次出现呢?圣上,儿臣还有人证可证明此令牌是从那些贼人身上搜出。”

    未等敦尚书自辩,周玉皇就下令:“削去其官职不得出尚书府,朕严查此事后再做定夺。”周玉皇下令不得不说有些轻率,但他无法选择,当初包包几人被绑是被谁所救他一清二楚,周义云把令牌拿出做物证,文武官再纠缠下去,不知还会扯出多少人。

    老七和十二追上周义云,得意道:“太子,这算不算成功了一步?”

    周义云轻咳一声:“我惹了大祸了,你们说算不算成功?”

    “哈哈,七哥弟弟还有一些礼部事要和您商量,您看……”

    “正事要紧,走去户部。”

    看着逃离现场的兄弟两人,周义云哭笑不得,说好的情比金坚呢。衡量下受罚轻重后,周义云决定自投罗网,在正殿外等了两个时辰,正躲在树下乘凉的周义云被请进正殿,他就算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出这种惩罚的方式,周玉皇在案前翻看文册对他不理不顾,任他自由发展,又站了小半个时辰终是熬不住了,下跪认错:“儿臣知错。”

    周玉皇抬眼心平气和的问道:“朕不觉得你做错了,太子只是用了一些小聪明让朕下旨意,再加上些无中生有的罪证。”

    “父皇冤枉,儿臣并无此意。”

    “无此意?”周玉皇怒拍案台,冰冷的视线扫向跪在地上的周义云:“朕敢把他放在身边,自是对他一些作为有所了解,和他有关联的不过一些小鱼小虾,你把莫须有的罪名安在他头上,你有没有想过被查出你诬陷的后果,太子之位都难保。”叹口气语重心常的说:“老十一想打败对手, 并不代表赶尽杀绝,皇孙的事你不想让朕插手,朕也随你不理不问落个清闲,你呢?查了这么久就交给朕这样的答案?”

    “父皇,儿臣自知此行没有说服力,只是想给那些贪官提个醒,再说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拖延的一直是你,你想一网打尽也要看看你的能奈,想伸手兵部就弹劾尚书,你要坐朕的位置又会如何行事?”

    “父皇,您这是欲加之罪……”

    “你也知欲加之罪,觉得委屈了?朝堂之上与你站在一方有几人,你是太子,更要注意自已的言行举止,何必自贬身份再惹事端。”

    “父皇,只要能保嫡子无安,儿臣愿意冒险行事,只是一直低估了他的目的,第一次儿臣以为他要以嫡子威胁、操控十一皇子府,可是真相却不止于此,儿臣发现目标不是人而是物。”

    “物?”周玉皇心漏一拍。

    “儿臣询问过嫡子,他们也说明来人的下手目标是挂在胸前的玉佩,儿臣看了系玉佩的红绳,是由真丝金线所编而成,不易断,虽不知此物到底意欲为何,可送赠人的身份就不容儿臣不想到另一层含义了。”

    “令牌从何而来?”

    “父皇,儿臣并没有和尊贵之人联系,儿臣也不知为何此物会出现在书房内。”

    周玉皇头痛了,真是老了他怎么忘记了那几人对他的皇孙也是疼爱的,这惊动了那一方可就不容他做事不理了:“太子妃将布布、笑笑送出宫外是何意?”

    “恐再受伤害。”周义云也搞不懂柳絮这次怎么这么胆小,是单纯的爱子之心?

    周玉皇冷哼一声:“当上太子妃把胆小都练小了,老十一派人严守尚书府,不准任何人出入,朕关押他,他也能猜出原因,不能再流传出去,不然你们没清闲日子过了。”

    “是,那玉佩?”

    “竟然是送给皇孙的就让他们带着,也是一份心意。”

    皇后宫内,嬷嬷急匆匆的上报:“皇后娘娘不好了,尚书他被圣上关押在府内。”

    郭皇后听后淡淡一笑,好像早有所料:“为本宫梳妆吧。”

    “皇后娘娘这是要去求情?”

    “求情?”敦皇后嘲讽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哥哥的所作所为哪有求情之地,就算本宫赤胆忠心,圣上也没了信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4283.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4283/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4283.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74.第 74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73.第 73 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75.第 7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