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395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作者:何婪 字数:668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弟弟是恶魔 帝霸 全职法师 全职武神 道君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永恒圣王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秦吏 男欢女爱
    此为防盗章

    这样想着,  便有邻居站出来劝阻道:“孩子还小,老云你别当着他的面说气话,万一孩子当真怎么办。”

    “是啊是啊,  小景都连夜回家了,说明心中是记挂着这个家的,  你这当爸妈的,让着孩子点,别再吵起来了啊。”

    继母一看邻居都站在云景那边,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她连忙双目含泪地拉了拉原身父亲的手:“大家是说的没错,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和小景没有关系,是我的问题,你别骂小景了,  免得他更加不喜欢我,再也不可能叫我妈妈了。”

    “他敢?!”原身父亲气哼哼地道,更加怜惜继母。

    不过云景至始至终都不说话,和往日那不断与他顶嘴的模样也不同,原身父亲不好当着邻居的面再过火,最终冷哼一声,  扶着继母的身体进屋,  一边走进去还一边道:“你就是太纵容他了,  哪怕这次不是他推的,  但如果没有他以前做出的那些事,  你的身体也不至于这么差。这么多年你为这个家不断操心劳力,  他却这么不懂事,连叫你一声妈妈都不肯,我都说他两句,你还帮着他,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云景望着他们的背影,只见继母的阴灵被云景稍作惩戒后,急需更多的灵气修补自身,因此此刻继母一边靠在原身父亲身上,一边疯狂地从他身体汲取灵气,也亏得原身父亲一点感觉都没有,满心思都放在怀中那个娇弱的女人身上,一点也没发觉自己脚步越来越虚浮。

    云景目送原身父亲和继母走开的画面被一旁的邻居看在眼里,顿时对他充满了同情。

    这要是以前那个小混混云景,邻居哪怕知道真相也因为恶感,指不定还吐槽一句活该。

    但今日云景表现的这么好,父母亲还这样对他,便令人不免唏嘘了。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刚上高中的未成年孩子呢。

    当夜,云景在这个风水极其不好的房子内住下。

    城乡结合部顾名思义,城镇与乡村建筑结合的地方,这里有近几年新盖的高楼套房,也有像云景家这样矮小的自建三层房。

    云景家的杂货铺开在一楼,厨房放置这杂货铺里面,顺着楼梯往上,云景的父母住在二层,而云景自小则住在三层的阁楼。

    由于光线完全被隔壁两栋七层楼给遮挡,因此一进屋,哪怕白天都得开灯,否则满屋昏暗,很难看清。

    房内空间窄小,楼梯又窄又陡,还有点儿潮湿,也不知道哪来的水汽铺满了阶梯与扶手,走路的时候得小心翼翼的,否则一个不小心就顺着楼梯滑倒。

    云景一步一步往上,一边走一边打量这个房子。

    因为风水格局的缘故,这房子阴气极重,这常年潮湿的水汽便是证明,不仅楼梯布满水雾,墙上更是充斥着发霉泛黑的痕迹,乍一看上去像各形各态的鬼脸印在墙上盯着屋内的人。

    云景深吸了一口气,这阴气不仅没让他冷的发颤,反而通体冰凉舒爽。

    难怪那继母愿意长年累月和原身父亲生活在这么个旮旯角落,屋内的阴气适合阴灵居住,同时还可以从原身父亲体内随时汲取纯粹的灵气,简直不要太痛快。

    云景也不和继母客气,直接释放出精神力把房内的灵气全吞了,然后抱着梦魔上楼美美地睡觉去了。

    背包的拉链才刚打开,抱着舍利子的梦魔就一下子从包内跳出来,这云景面前震来震去,似是表达对云景不让他吸灵气的不满。

    “楼下的人太多了,我们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等晚点再说吧,那群小鬼迟早会动手的,我们等着就行。”云景道,一边说还得一边摸着蛋壳表面,不断安抚着。

    梦魔在云景的劝说下勉强安定下来,云景将梦魔放在了枕头旁边,然后洗漱一通后便躺上床入睡。

    半夜,睡到一半的云景突然一阵警觉,从睡梦之中惊醒。

    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云景从床上坐起来,第一时间伸出手朝梦魔所在的位置摸去。

    入手一片冰冷滑腻的黏腻液体,甚至还摸到了一大把阴冷的头发,若是常人恐怕会吓得尖叫起来,云景十分冷静,他收回手,发现自己满手沾满了液体,一股令人作呕的血水腐臭味迎面袭来,像是腐烂的尸体躺在他的身侧一般。

    云景按了一下床头的台灯按钮,“啪嗒”一声台灯亮起,昏暗的灯光勉强照亮了房内的一角,而再朝枕边望去,哪里还有什么液体和头发,梦魔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枕头上,云景睡前还给梦魔半个蛋体盖了一层小毛巾,此刻连毛巾都没翻动一下。

    虽然梦魔是异世界顶尖的魔兽,但毕竟重回幼年,难免像婴儿般嗜睡,确认梦魔睡的正香,一点事情都没有,云景伸出手将沉睡的梦魔抱入怀中,缓缓起身。

    他才刚从床上站起来,台灯灯泡突然发出了“噼啪“声响,紧接着灯光一明一暗地闪烁起来,耳边传来阵阵幽怨的叹息,像是有幽魂游荡云景的身侧飘来飘去。

    阴冷的感觉不断袭来,仿佛有冷风顺着脖颈“呼呼”地吹着,令人脊背发凉。

    云景眼尾一扫,这忽明忽暗的灯光中,瞧见了一个头发扑面满身血腥的女人,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一双血红色的双眼从头发的缝隙之间露出,直勾勾地盯着他,伴随着阵阵诡异的女声,可怕的让人窒息。

    云景眼眸微眯,不仅没有闪避,反而直接转过身朝长发女鬼走去。

    女鬼能这般出现,自然体内是有灵力支撑的,虽然她外观看起来略略丑陋恶心了点,但那灵力是无辜的,反正又没什么味道,吸过来就能填充自己的实力,云景是不会嫌弃的。

    女鬼仿若感应到云景身上的威胁,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然后猛地飘动身躯,往门外走去。

    她的身影穿过木门,消失在了房内,见云景没有跟上来,女子的一只手又从门外穿进来,那带着血的青黑手指缓缓的摆动着,似是招呼云景跟上去。

    云景饶有兴致地看了两秒,然后打开门快步跟上。

    走廊一片昏黑,只有房间那忽明忽暗的台灯光一下一下透出来,云景见那女鬼的身影缓缓朝二楼飘去,便跟着女鬼一步步下楼。

    当云景到达二楼的时候,女鬼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倒是原身父亲和继母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微微半开,只需站在门口便能将房内的情形看清大半。

    云景使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发现女鬼已经消失了,看来她出现的目的就是想引他下楼。

    这时,原身父亲与继母的房内突然传出了些许动静,云景转头一看,便见继母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坐起,她身后的阴灵全都从继母的体内飞出,趴到原身父亲身上疯狂的吸取灵力。

    每一只阴灵都张大口吞噬着原身父亲的灵力修补自己的亏损,别说原身父亲只是普通人,就是云景现在被这样吸也受不了。

    陷入昏迷的原身父亲两眼翻白,不断抽搐着身躯,喉咙中发出了各种哀嚎想要摆脱,但他的身体被继母按住,阴灵的吞噬让他无法从半昏迷中醒来,因此不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眼看着原身父亲两颊凹陷浑身泛青,按着原身父亲的继母有些慌了,连忙对那群阴灵小声道:“够了没有?够了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他要是死了,我临时可找不到灵气这么足,还这么轻易就能给我们吸的人了……”

    阴灵们闻言,顿时怒了,其中个头比别的阴灵稍大的几个胎儿一下子抬头,冲着继母张口嚎叫了几句。

    它们的声音似婴儿啼哭,又似野兽的嚎叫,稚嫩中透着几分令人胆寒的诡异,那几个个头大的胎儿对继母释放出不满后,似乎还觉得不够,当即从原身父亲身上跳起来,趴到继母身上啃咬起继母体内的灵力。

    继母当场惨叫一声,阴灵才吞噬不到十秒,继母那一头乌黑的秀发立刻变得枯槁,皮肤也从原本的青葱白嫩眨眼干枯起来。

    继母不住尖叫着,连忙抱头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别这样对我……你们吸他吧,别把我吸丑了,吸他吧,反正他也没几年可活了……早死晚死都一样,别吸我!!”

    听到继母的惨叫,阴灵们这才安静下来,又趴在原身父亲身上吸了几分钟,直到原身父亲呼吸急促,脸色越来越青黑,这才停下来,回到继母身上的时候,将灵气渡一些进入继母体内,眨眼间,继母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恢复乌黑秀丽,皮肤也像干瘪的气球充了气一样,再次恢复了以往的青春美貌。

    赵哥立刻不干了,跳出来道:“个小怎么了,一整块做成个戒指,你拇指够不够还不知道呢。小景,咱们的关系不多说,一千万买给我,赵哥一星期内给你钱!”

    云景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哥:“赵哥当真?”

    那墨一般漆黑幽深的眼眸望过来,赵哥不知怎么的,有点儿心虚。

    他打起云景的主意了,这一千万他不会失言,但怎么个给法,那就有讲究了。

    云景直接将紫翡收了起来:“抱歉,我暂时还不想出售,等我想卖了,会联系各位的。”

    眼下还不是交易的好时机,等皇家紫的名声传出去了,才是真正出售的好时候。

    这一片赌石场灵气如此充盈,云景打算接下来的灵气汲取就靠它们了。

    原石价格高低不一,好的高达几千万甚至几亿,虽然凭靠云景的实力能够捡漏,但不可能每次都这样做,这里的卖家大部分还是有真材实料的,看走眼的机率很低,云景想要长远发展下去,必须得有充足的本钱。

    一旁的人顿时了然,纷纷上前希望能互换电话号码。

    云景便让那些人将电话号码报出,他一一记下,回头有需要自然会彼此联系。

    赵哥在一旁看着云景眨眼从一个无人问津的穷小子,变成了一大群人物围着的香饽饽,心里那不是滋味的啊。

    突然,赵哥看到一旁那个被揍的女伴,看着女伴手中的石头,赵哥眼前一亮。

    女伴感应到赵哥的目光,立刻机警地把原石握在手中,快步走到一旁,找了个解石师当场解石。

    一听说女伴手中这个原石是云景送的,一旁的人立刻来了兴致,继续一圈接一圈的围着,想看看还有没有奇迹发生。

    “茄紫!”一切进去看到这原石的颜色,不少人立刻沸腾了。

    茄紫虽不如皇家紫那般端庄高贵,但也有几分紫气东来的霸气,不愧是从同一堆废石里头切出来的,这颜色真是极为纯正。

    不过较为遗憾的是,越切进去,颜色越为驳杂,除了开头那米粒大的茄紫是正宗的紫色外,往后的紫色都掺杂了些许蓝色,色调上略显暗了些,石头便不那么值钱了,更何况这块废石原本就极小,切出来的翡翠最终不过拇指指甲盖那般大。

    当翡翠再次切出,完整地展现在众人面前时,虽然远远不如云景的皇家紫,但一堆废石当中能连续切出两块翡翠,也算是奇闻异事了。

    现场立刻有人开价,最终这一小块紫翡以三千块钱的价格成交,女伴拿到钱后,立刻走到云景面前将钱递出来:“谢谢你啊……这三千块钱……”

    “是你运气好。”云景道。

    女伴对着钱也是极为动心的,如果不是缺钱到不行,她才不来兼职当女伴,还白白被人打了一顿,医药费都没找落呢,她将钱收入口袋,然后朝云景伸出手:“我的名字叫罗小甜,是博阳高中二年级的学生,看你年纪不大,你还是学生吧。”

    云景礼貌地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指尖:“我好像也是博阳高中的……”

    “啊,搞半天原来还是校友啊!你是高一新生吗?我之前在学校从来没见过你啊。”罗小甜好奇地道。

    云景虽然长相普通,但气质太出众了,稍稍多看两眼就移不开视线,他这样的人,见过绝对不会忘的,罗小甜向来积极参加学校各项活动,来来回回全校的人也一眼看的差不多了,但竟然对云景丝毫没有印象。

    云景微笑:“我的名字叫云景,是博阳的高一新生。”

    罗小甜歪着脑袋回想了几秒,然后脸色突然变了一下:“那个被全校通报批评了好几次,经常翘课不来上学,创下了月考九门鸭蛋记录的云景?”

    云景:“……嗯……是我……”

    罗小甜的嘴张成了o型,来来回回打量云景半天,无法将传言中的差生与眼前的人合二为一。

    “你……是不是很努力学习,但就是学不好,所以心灰意冷之下翘课了,对不对?通报批评的打人事件,也一定是对方故意挑衅你动手在先,你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所以才出手的,对不对!真男人,就应该这样!你放心,这个社会学习不好,但别的能力很强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你赌石这么厉害,也别灰心丧气了。”罗小甜立刻道。

    云景眨了眨眼睛。

    赵哥在这个时候凑上来,拉着云景要带他去买原石。

    面对凶神恶煞带着好几个保镖的赵哥,罗小甜还是有些惧怕的,给云景留了个电话号码,便无奈离开了。

    罗小甜走后,赵哥看着罗小甜的背影嘿嘿一笑:“小家伙艳福不浅啊,那丫头姿色不错,你要追一追,以后肯定当你的马/子。”

    “赵哥别说笑了。”云景虽然本身年岁也不大,满打满算也才二十出头罢了,但罗小甜在他眼中就是个小丫头,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赵哥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放心,以后你跟了赵哥,赵哥会对你好的。”

    云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

    赵哥又是浑身一寒,但转头看云景,又瞧不出丝毫端倪,一想到云景的赚钱能力,赵哥的心又火热起来了,那股诡异的感觉立刻被他忽略。

    刚才云景和罗小甜交谈的时候,赵哥已经从下属那儿得到了云景的资料,他查过了,这小家伙背景简单干净的很,自小父母离异,父亲再娶了个年轻漂亮的老婆,根本不管他,对于这样的人,赵哥不下手,那他就不是赵哥了。

    在云景的帮助下,赵哥讨价还价一番,最后以五百五十万的价格买下了一块原石,当场兴致盎然地切割起来。

    前有云景五百元买废料切出皇家紫,此刻云景指点赵哥买石,一旁围观的人只多不少,当这块冰莹纯净的绿色翡翠被逐渐切出来后,全场的讨论氛围瞬间被推向了最高/潮。

    “饱满周正,纯净无杂质,冰莹水润,没有丝毫棉絮和杂质……上好的老坑玻璃种!”

    “色泽度和饱满度都极高,浓郁而不灰暗,纯正而不偏色,颜色浓郁沉稳,翠意盈盈,帝王之气尽显,这是上好的玻璃种帝王绿啊!!”

    “虽然边缘有些藓,略略有些可惜,但哪怕将这些藓去掉,这块玉也足够凿一套首饰了,发大了,原石的主人发大了!!”

    “这块原石我之前也看到过啊,虽然外观上看品质上佳,但那藓却让人望而却步,五百多万的价格略显昂贵了……若是早知道里头藓就这么一点儿,剩下的全是最纯净的玻璃种帝王绿,倾家荡产我也该买了!当初如果不是……唉,这块玉就是我的了!”

    “太美了……如此美玉,眼睁睁地看着落入他人之手,唉……”

    围观的人都被这块玻璃种帝王绿给惊到了,彼此忍不住互相叹息,而瞧着这群人如此扼腕,赵哥简直乐开了花。

    曾经何时,他也是那围观群众的一员,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切出了好玉,自己却切出了一团团棉絮,今儿终于风水轮流转,转到了他的头上,能不乐呵么。

    “承让,承让。好运罢了,大家一定也能解到自己心仪的宝贝的。”赵哥维持着黑道大哥的矜持,微笑着冲大家抬手抱拳谦逊地道,面对开价者,赵哥全都无视了,这块玉他打算拿回去按照自己的心意好好打磨一番,然后放在加重镇宅用。

    最近家宅不宁,这玻璃种帝王绿一压,指不定就能将那些魑魅魍魉赶跑了呢~

    早晨预约的那个玄学先生也可以暂时推后一些了,要是翡翠能压得住那些小鬼,也省了他请人的钱。

    那个无良先生,虽然名气极大,但也是狮子大开口,以前都是收现金的,这次张口就要他珍藏多年的清代茶具,那可是康熙爷喝过的宝贝,是他的小老婆,能轻易送人么!

    赵哥美滋滋的将翡翠收入囊中,见云景手握皇家紫,暂时不打算再买原石,便大手一挥,要云景跟着他一起离开。

    云景知道自己今日出尽了风头,这个场口的翡翠虽然多,但极品翡翠也就那么一些些,才一日就被他切走了两个,四周已经有不少人留意上他,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再待下去解石,并不是妙事。

    今日就当是探底,等过几日再来将灵气好好吸个饱。

    这样想着,云景便跟随着赵哥一同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95 第三百九十五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394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396 第三百九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