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395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作者:何婪 字数:707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永恒圣帝 元尊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道君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狼与兄弟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神医凰后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杀了他, 割掉他的脖子, 让他永远也没办法讲话, 好吗?”阿香道。

    孩子的残忍让云景有些不适应,耐心地对她道:“阿香,如果他真的伤害过你,还有学校的孩子, 我会让他永远也没办法醒过来说话的。”

    阿香思索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云景的意思, 期待地看着云景:“不割吗, 那用针扎他的眼睛?”

    云景看着她, 却没有给她明确的答复。

    毕竟那是阴灵,已经死过一次了,割脖子扎眼睛都是没有意义的。

    阿香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道:“那好吧, 反正你答应我的, 说话要算话。”

    郑老师不死, 阿香就不敢离开储物间, 虽然云景还想在这里陪陪阿香, 但阿香却反而催促云景赶紧行动。

    “云老师。”

    云景出门前,阿香忽然叫住了云景。

    云景并不是来这儿支教的老师, 估计因为他是江一琪同学的缘故,阿香也把他当老师了。

    这三个字让云景心稍稍软了一些, 回头看向阿香。

    阿香拿着白白的馒头, 对云景挥了挥手, 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云景:“云老师,我乖乖的,在这儿等你,你不要害怕,知道吗?”

    一个小孩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云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吩咐道:“那你不要乱跑,遇到危险的话,就大声叫我的名字,可以吗?”

    “你之前说,你的名字叫云景?”阿香道。

    云景点了点头。

    “好的,我记住啦!”阿香脆生生地应道。

    云景走出去,将门关上,又一次在校园之中游荡起来。

    伴随着夜越来越深,校园里的阴灵也都安静下来。

    他们本来就无法发出声音,但由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亡,因此“醒着”的时候,会在教室内自由活动,而现在进入了深夜,阴灵们也要“睡觉”了。

    云景感应了一下,还没有“睡觉”的阴灵,大多是成年阴灵,应该是校园内的老师。

    两栋教学楼,范围虽然不大,但要找一个自己没有见过的老师,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云景索性先来到教师办公室,每一个办公桌都查看过去,寻找“郑”姓的老师。

    两栋教学楼看下来,“郑”姓的老师一共有三名,云景根据他们教案上的学生作业,找到了他们各自在的班级。

    恰好三个郑老师里,只有一名是男性,云景站在教室外,看着教室里那名高大的阴灵,仔细观察他的一言一行。

    以云景的实力,想让教室里的阴灵们看不到他,十分简单。

    此刻学生阴灵们都已经在打好地铺的教室内躺下,郑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巡视了教室一圈,为那些睡觉姿势不良的学生调整了一下睡姿,然后给那些没盖好被子的学生整理了一下,当有学生觉得口渴的时候,他就帮忙倒水,一些学生咳嗽了,他也迅速把纸巾和纸篓放在学生的桌子旁。

    有的学生没睡着,偷看着老师的一举一动,也迅速被郑老师的火眼晶晶发现,他走到那名调皮不肯睡觉的学生面前,威严地看着他。

    学生转过身缩成一团,闭着眼睛赶紧睡觉。

    郑老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慢挪步到别的位置。

    他才刚一转身,那学生立刻转过头,对着郑老师的后背做了个鬼脸。

    郑老师显然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做,迅速回头捕捉到了学生调皮的动作。

    学生一愣,赶紧抱头认错,对郑老师讨好地笑了起来。

    整个学校除了云景他们几个外来者之外,只有阿香是活人。

    此刻这教室里的学生,就和最初秦战看到的一样,烧焦的脸,糊成一团的五官,瘦骨嶙峋的尸体,看起来又怪异又恐怖。

    然而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是阴灵,所以做着普通学生做的每一举一动,是那么自然。

    在这样无声的夜,学生抱着脑袋的笑脸,童真与诡异结合,让人毛骨悚然的同时,又有几分叹息。

    见郑老师盯着自己不说话,学生赶紧再次转过身缩成一团,整个人都躲进了被子里。

    奈何那被子太小,学生的脑袋钻进去了,屁股便露了出来,郑老师见状,叹了一口气,但还是很自然地走上前,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子,每一个角落都按好,确认不会漏风后,他这才离开,回到了讲台上。

    讲台后面,有属于他的床铺,只是似乎没有被子,只有一件大衣铺在上头,作为被子使用。

    郑老师坐在讲台后面,却没有立刻入睡,而是摩挲着把讲台的东西都收拾整洁。

    云景见状,慢慢将隐藏自己气息的灵气收敛一部分。

    郑老师正在收拾抽屉里的东西,突然,镜子接受到了窗外的天光,反射到了教室之外。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窗户后面。

    郑老师一愣,猛地一回头,便和云景的视线对视上。

    他一愣,第一反应是先看向教室的学生,然后再盯着云景。

    确认云景的目标似乎是自己,郑老师慢慢从床上站起身,走到了教室外面。

    两人面对面站着,云景看着郑老师干尸一样烧焦的面容,低声道:“你好,我是江一琪的同学,云景。”

    郑老师听了云景的话,微微皱眉,虽然他的脸糊成了一团,几乎看不清表情,但云景还是感觉到,他望向自己的神情略带几分不善。

    云景看了一眼教室里熟睡的学生们:“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郑老师似乎也心系学生,第一时间就答应了云景的请求:“走吧。”

    两人沿着走道,一路来到阳台处,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正是适合谈话的好地方。

    “你来找江一琪?”郑老师问道。

    “对。”云景点头,“她是寒假申请来松木村支教的,本来应该在开学回去继续上学,但新学伊始,却没有见到她的踪影,很多人都很担心她。”

    “那也应该是她的父母来,你一个同学,不好好在学校上课,这种时间跑这里来做什么。”郑老师沉声道。

    云景一愣,他发现郑老师的回答,和博阳的那些老师给他的感觉十分相似。

    当看到一名学生的时候,身为教师,第一反应就是给这个人贴上学生的标签。

    按照标准老师的准则,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学生分内的事情,好好珍惜成长时期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这些时光一旦流走,是永远也无法再弥补回来的。

    有些人认为许多老师的这种想法过于刻板,特别是青春叛逆期的学生,最是不喜欢受到管教,但云景的心智自然比普通学生要成熟,也很清楚的知道,老师们之所以会这样,也是为了他们好。

    云景道:“因为我收到了她的求助,我认为,可能只有我能找到她。”

    “你该做的,应该是回去好好学习,这种事情,交给大人来。”郑老师严肃地道,“当初学校批准江一琪过来的时候,我就非常反对,她虽然已经成年,但还是一个孩子,做事情不够成熟,很容易……”

    郑老师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云景立刻追问:“很容易什么?”

    郑老师却是不肯回答云景的问题了:“她已经离开这个学校了,你走吧。”

    说完,郑老师转身就要走。

    云景一抬眸,灵力立刻拦住了郑老师的去路。

    郑老师走到一半,却发现自己不论如何都没办法继续迈开脚步,顿时一愣,然后徐徐转头,惊诧地看着云景。

    “老师,我收到了她的求助,江一琪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只有我能帮助到她。”云景认真地强调了一句。

    郑老师瞪大眼睛,将云景上下打量了一边,除了外貌上过于出众之外,他实在是看不出眼前这个人的独特之处。

    然而,云景一出手,郑老师就明白了,云景绝非普通人。

    “你……你知道这个学校的人都已经……”郑老师有些干涩地开口道。

    云景点了点头。

    郑老师板着脸,沉默了许久,最终转过身,走回到云景身边:“我希望你不要伤害这里的学生,他们都是无辜的孩子,目前只有老师们知道真相,孩子们都以为自己还活着呢。”

    云景见他神色中略带几分祈求,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深,但还是郑重地道:“我只是过来找人的,世间万物,存在即合理,只要不破坏规则,乱造杀孽,伤天害理,我不会多管闲事。”

    云景神态认真,不似作伪,郑老师想到从云景出现以来的一举一动,心中也暂时相信了他。

    其实从秦战等人进入校园的那一瞬间,学校的老师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当时他们以为云景也是普通人中的一员,并没有太在意他们。

    没有想到秦战那几人居然找死跑去宿舍,引得覃实不得不出手,而眼前的云景,显然和秦战他们并不是一伙的。

    阳台上有两把椅子,云景隔空将椅子挪到二人的身边摆好,邀请郑老师一同坐下。

    郑老师道:“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云景道:“江一琪失踪后,我曾打过她的电话,好几次都没有打通,直到有一次,我忽然收到了江一琪的来电,接通后,却是一个小女孩在向我求助。”

    郑老师脸色一变,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死死盯着云景:“你见过阿香了?”

    云景的精神力已经把整个办公室都密不透风地包裹起来,别说他们两之间谈话的声音了,郑老师根本没有出去的可能,此刻的云景想要杀了他,简直易如反掌。

    但云景却没有这么做,这件事情疑点太多,等他调查清楚了,再杀人也不迟,毕竟一旦阴灵也在世间消散,代表他这个人的最后意识也完全消失了。

    云景点头:“对。”

    郑老师咬紧牙关,死死盯着云景,手好几次都握成了拳头,但许久之后,郑老师还是慢慢地坐了下来,却是别过脸,冷冷地道:“既然你已经和阿香交谈过了,那么不论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的,你是不会相信我的。”

    “此话怎讲?”云景道。

    郑老师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云景一眼。

    云景对郑老师笑道:“郑老师,我要是想对您动手,您还没看到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见郑老师绷着脸没说话,云景强调道:“即使你是鬼,我也能让你再死一次。”

    片刻后,郑老师道:“看来你和江一琪不一样。”

    “希望老师能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云景道。

    郑老师又是一阵沉默,最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道:“阿香是不是和你说,我猥亵□□她,才把她关在那个小屋子里,希望你能救她出去?”

    云景点头。

    “她不能离开学校,离开了,这个孩子就真的毁了。”郑老师道,“她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能相信,江一琪就是信了她,才让学校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一个多月前,江一琪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松木村,担任松木村的实习老师,与郑老师一起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上课。

    在教学过程中,江一琪对班里的小朋友了解逐渐深入,很快,她就注意到了一个名叫韦阿香的小女孩。

    山区的小孩,大多黑黑瘦瘦,皮肤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并且没有保养的意识,黝黑粗糙。

    但毕竟是孩子,只要没有生大病,不一定好看,却都是朝气蓬勃,健健康康的。

    唯有这个韦阿香和别的小孩不一样。

    她比别的孩子要更瘦,更孤僻,更脆弱。

    在江一琪的留心下,她很快发现了更多关于韦阿香的秘密。

    她虽然居住在松木村,却是一个孤儿,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阿香从小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村里的人虽然不差她那一口吃的,愿意一家出一点米将她养大,但是却没有人把她真正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管教,所以在这已经十分贫穷的山村里,阿香是比普通孩子要更加困难的小孩。

    期初江一琪以为,是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才导致阿香与别的小孩格格不入,直到有一天,她在阿香的身上发现了各种伤痕,而对她做出这一切的人,居然就是他们班上平常最喜欢孩子,最温柔亲切的郑老师!

    这个山村老师,居然是一个道貌岸然,连孩子都不放过的伪君子!

    云景没想到,郑老师居然会主动和他提起这件事,他看着郑老师冷硬的面容,道:“所以,江一琪看到的,并不是真相。”

    “当然不是,阿香骗了她,她也上当了。”郑老师道。

    发现了“真相”的江一琪极为愤怒,发誓要把阿香救出去,所以她将阿香带回了村子里,并对外揭发郑老师在学校之中的恶行,希望能得到村民来帮忙主持正义。

    村民知道后,立刻响应了江一琪的号召,然而他们所要做的,却不是报警帮小女孩讨回公道,而是集合全村的力量,一同冲向学校,将学校背面的公鸡血墙打破,然后放了一把火,把学校都烧了。

    “着火的时候,孩子们都在宿舍睡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火海里身亡了。”郑老师缓缓道。

    郑老师是成年人,和阿香那种需要云景辅助交流不同,所以云景一直耐心等到他说完,才询问道:“既然阿香是在说谎,那么她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有些是她自己弄伤的,有些是我弄的。”郑老师道。

    “你为什么要伤害她?”云景问道。

    郑老师摇了摇头,却不肯说出具体的内容,只道:“不论如何,我没有侵犯过她。”

    云景却微微皱眉:“你是一名成年人,更是一名教师,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应该伤害一个五岁左右……伤害一个小学生。”

    云景是根据阿香的声音和外貌推算阿香的年龄的,但既然郑老师说阿香在学校上课,这里是一所小学,阿香应该是一名小学生了,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令她的身体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小许多。

    郑老师低着头,却不愿意说话。

    云景也不勉强他,先跳过了这个问题,又问道:“这所小学是松木村唯一的小学,村民的孩子也在这里上课,为什么村民第一反应是过来砸学校,还想一把火把学校里的人全都烧死,能烧死那么多人,肯定是有预谋的行径,那些孩子的父母呢,为什么不阻止?”

    郑老师道:“松木村的范围,不仅是学校外那那一条街组成的村庄,翻过几座山,还有许多屯里住着我们不知道的人家,那些人家住得远,孩子来学校上课翻山越岭,所以才会住宿在学校内。住在校外的孩子,平常都是回家睡觉的。

    “而放火烧学校的村民,就是那些在家里睡觉的,孩子的家长们。”

    敢情是自己的孩子已经带回家保住了,不把别人的孩子当人命了……

    这样的真相太令人不敢置信,也太过荒谬,云景道:“江一琪一曝光真相,村民们就一呼百应,自发地对学校做出这种事,为什么?学校和村民之间,一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吗?”

    郑老师点头:“是的。”

    “什么矛盾?”云景问道。

    郑老师却犹豫了,沉默着不肯说话。

    这是郑老师第二个回避云景的问题,云景却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他:“郑老师,我能自由出入学校,去松木村也不难,这么大的一件事,死了这么多学生,居然没有人报警,没有相关部门的人来处理,我不可能坐视不理,而一旦由外界插手,你想隐瞒的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

    郑老师连忙道:“村民们不敢报案,是因为他们杀了人,而我们死后也被困在了松木村里,没办法去更远的地方,松木村本身很封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很少与外界联系……

    “更何况,学校现在这样,没有人敢来,无人打扰,孩子们还当自己活着,学校还能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下去,一旦有人进来,这些孩子不仅会知道真相,甚至有可能……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他们都才读小学,家境贫困,但却渴望学习,都是非常乖,非常听话的好孩子,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学习到新的知识,长大了考大学,去大城市读书,出来努力工作,赡养父母,这样的孩子们……实在是……”

    说到后面,郑老师的话中都带了几分哽咽之色。

    云景听出了郑老师话中的祈求,对郑老师道:“我只想告诉你,你现在对我的隐瞒根本只是无用功,我想知道的,迟早会知道。”

    郑老师看着云景,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拥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力量,他远比之前的江一琪要强大,更比江一琪要冷静睿智。

    郑老师道:“村民和学校,发生了利益冲突,这些年,关系越来越差,已经到了世仇的地步,他们一直想找个机会毁了学校,江一琪带着阿香的出现,就成为了所有村民泄愤的契机,为了能快速摧毁学校,让所有的一切都成定局,所有住在学校里的人,都在这场争斗中牺牲了。”

    见云景盯着他,等候他的回答,郑老师最终咬牙说出了真相:“几年前,有人来到松木村,承包了整个村的村民,让他给他们集团的人打工。

    “只要接收他们派下的种子,将植物养大,根据他们所教导的流程制作,就可以给所有村民大量的钱财。高峰期时光是一个月的工钱,就远超于一些村民一辈子所能赚到的钱。

    “天降财神爷给松木村发财的路,让所有人都赚大钱,整个松木村喜气洋洋,全身心投入工作,直到某一天,有学校的老师发现,村民们种的花,是罂粟花,村民们手工制作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花茶礼盒,而是……毒品。” 166阅读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95 第三百九十五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394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396 第三百九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