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399 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者:何婪 字数:698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永恒圣帝 元尊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道君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狼与兄弟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神医凰后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夜越来越深, 月影倾斜, 冷清清的星光落在悬崖黑洞之中。

    云景面色苍白地坐在平台之上,脸色煞白, 警惕地盯着四周每一个角落。

    这么长的时间, 他已经不知应对了多少个阿香, 每当他的精神力即将休养起来, 下一瞬间阿香便立刻出现, 硬生生逼得云景毫无喘息的时间。

    他本就受了伤, 又不断注意力高度集中应对频繁出现的阿香, 饶是云景这样的实力,都逐渐开始力竭。

    云景有预感,再这样下去,他恐怕会死在这儿。

    “呜呜……我不想死。”一道小女孩哭泣的声音又一次缥缈的传来。

    正在闭目休息的云景猛地惊醒,抬起头,便又在老地方见到了阿香的脸。

    她的脸已经完全面目全非, 腐烂的肉挂在她的脸颊上, 阿香睁着爬满驱虫的眼睛,渴求地看着云景:“云老师,你拉我上去好不好, 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云景看着这样的阿香,缓缓后退一步, 不想再看到她的脸。

    一只手抓着云景的包, 手指不断收紧, 然后一点一点用力拽着,努力爬上来。

    云景伸出手想要把她的手指掰开,下一瞬间,就被阿香的手反抓住:“救我啊,救救我,我就全告诉你!”

    云景看着如蚁附膻,永远也无法摆脱的阿香,忍不住对她吼道:“滚开!”

    小女孩的哭声一下子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哭声凄惨尖锐,不断在云景的脑海之中回荡。

    云景痛苦地闭上眼睛,感觉到自己体内精神力和灵力双重流逝,眼看着阿香终于沿着他的背包爬上来,紧接着,上方的洞口,平台旁的缝隙,他身边的每一个角落,全都站满了阿香!

    她们感受到了云景的退缩之意,便更加快速地朝云景涌来。

    无数个阿香对云景形成了个包围的趋势,犹如重重黑影,将包围圈内的云景完全覆盖。

    阿香虽然是个小女孩,但当在这样的黑夜,数量累积到一定程度后,所造成的恐怖效应远比一个成人要更加可怕。

    云景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阿香,眼看着有个阿香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脚,云景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将体内最后残留的一丝精神力释放出来,以灵力化作刀刃直接斩断了阿香的手!

    “啪嗒”一声,掉落在地面的手恍若液体一样,一下子流脓变成了血水。

    那个阿香愣了一下,不仅没有感觉到痛楚,反而对云景流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这已经不是云景第一次尝试攻击朝自己扑来的阿香了,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很清楚,云景的攻击对阿香不起任何作用。

    果然下一瞬间,另一个阿香直接朝云景扑过来。

    对比逐渐力竭的云景,这无数个阿香的动作却灵活诡异的不可思议!

    无奈之下,云景即便头痛欲裂,也只好继续用灵力斩杀这群阿香。

    他杀的越多,阿香就出现的越多,密密麻麻铺满整个洞口,不论云景的视线落在哪个位置,都能看到阿香那诡异狰狞的面庞。

    一边杀,云景的身躯一边后退,当云景的手碰到平台边缘的石头时,云景忍不住回头往下一看。

    平台之下,漆黑幽深的洞口,一眼望不到底的黑暗,潺潺的流水声幽幽传来,隐约还伴随着夜间的晚风。

    眼前的阿香虽然有很多个,但她们不论是从洞口,还是平台底部出现的,都在向云景传递一个信息。

    ——她们不想落下去!

    所以见云景大半个身体已经离开平台,悬挂在半空中,随时可能落下去,阿香们的攻势稍稍缓和,她们有些警惕地看着云景,既想将云景的生命永远留在这儿,又不想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万一云景落下去的一瞬间,把她们也一起待下去,岂不是要跟着云景陪葬?

    阿香们的警惕迟疑给了云景一丝喘息的机会。

    一边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一边是无数个阿香,只要是想要活命的人,权衡利弊之下,定然会做出抉择。

    云景似乎也有些意动。

    当最后一丝灵力从指尖消失,阿香们立刻骚动起来,再一次朝云景爬来。

    云景的目光仔仔细细地,从每一个阿香的身上划过。

    从一开始的第一个,第二个,到后来人数不断地增加,此时此刻,平台上,居然一共站立了十一个阿香!

    没有犹豫,当阿香们再一次要拽住他的身体那一瞬间,云景在最后关头抓住自己的背包,然后纵身一跃,投身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呼啸的风从耳旁飞过,失重的感觉令云景头晕目眩,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站在平台上看着很深的黑洞,落下之后,却发现居然比想象中要浅很多!

    一条小溪顺着岩石的缝隙留下来,经过水流日积月累的堆积,底部不知不觉累积了一层又一层细腻的沙子。

    溪流与沙子上湿润的水渍倒映着洞口的光,影影绰绰地将地底地貌展现出来。

    这样的高度,这样柔软的沙滩,哪怕云景不是修炼者,即便是个普通人落下来,最多受点伤,根本不致死。

    云景目光灼灼地盯着那沙滩,脸上流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当即张开一只手臂,迎向了沙滩。

    平台上的十一个阿香趴着,探出了十一个头颅,盯着云景下坠。

    眼看云景就要落到了沙滩上,十一个阿香嘴唇微微向上一翘,共同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然而下一瞬间,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本该落到沙滩上的云景,身躯居然穿过了沙滩,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十一个阿香一愣,下一瞬间,平台“咔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自从第十一个阿香出现,不知不觉中,平台那龟裂的声音逐渐消失不见,此刻十一个阿香眼看着平台突然发出了这种声音,其中一个阿香忍不住惊道:“这不可能!”

    那个阿香话音刚落,另一个阿香立刻喝住了她:“宫海亥,冷静!”

    就两人说话的这几秒之间,平台龟裂的“咔咔”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

    刚才云景在这上面的时候,平台虽然频频要裂开,但却因为云景一直在“挽救”,因此平台实际上却是稳的。

    然而这一刻,平台不仅发出了即将要断裂的声音,而且十一个阿香站立的位置,更是直接开始摇晃起来。

    其中一个阿香站得比较边缘,一个不察,当即脚下一滑,竟然直接从平台上落了下去!

    “啊!海子大人,救我——”她下坠的速度奇快无比,声音都还没完全传出,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宫海未!海未你怎么样了!”其中一个“阿香”见状,忍不住尖叫起来,见宫海未没有再做出任何回应,她忍不住看向刚刚喝制宫海亥的人,“海子大人……”

    宫海子面色一沉。

    此刻他们十一人虽然还是阿香的外貌,但每个人脸上神色各异,皆是不同的神情,赫然是有十一个人披着阿香的皮在算计着云景。

    宫海子沉声道:“他早就发现我们了,却不破阵,一直在等我们上钩,把我们十一个人都引出来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我们困在了这里面……”

    “怎么可能,他一进入这里,就被老祖重创,紧接着被我们拖入阵法,我们十一个人困住他一个,令他节节败退,体内元气连普通人都不如。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逃出去还把我们困在这里?!”宫海辰不可思议地道。

    “可恶,海戌命丧他手,如果宫海戌还在,我们宫家十二星组成的阵法,他绝对破不了的,现在只有十一个人,看来还是被他找到了破绽……”宫海申愤怒地道,“这个奸恶小人,真想把他抓回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为海戌报仇!”

    “好了,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宫海子道。

    宫家十二星,是宫家内部根据实力进行的封号排行,依照古时昼夜十二时辰进行排列,依次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宫海子作为海字辈的第一,星位排行第一,便命名为宫海子,也是十二星之中的首领。

    他显然在十二星之中十分有威严,宫海子一发话,所有人都闭上嘴巴,等候他的决定。

    宫海子看着身边的宫家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在胜利在望之际,反而被云景将一军,直接反套牢在自己布置的阵法中。

    这不仅仅是奇耻大辱,而且由于阵法是他们设置的,便越发明白阵法的可怕威力。

    “我们奉老祖之命斩杀云景,为宫海戌报仇,没想到这云景远比我们预估的要更加强大。”宫海戌沉声道,“他若是破阵直接走人,老祖危矣,现在他要留下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有人比我们更明白,这个阵法多么耗费心神……

    “我们虽然是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但只要宫家在,老祖在,我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极力拖住他,不得让他逃脱!”

    宫海子说完,见大家逐渐冷静下来,宫海子激励道:“别忘了,老祖从未小瞧他,即使从我们的手中逃脱,今日,他也逃不出这个百魔洞,谁胜谁负,还尚未定夺!”

    宫海子这话不仅是说给眼前宫家十星的,同时也是想要给操控阵法的云景一点心理压力。

    然而他还是太低估云景了,当他以为云景正在努力困住他们的时候,其实云景早就离开了这个黑洞,穿梭于百魔洞之中。

    这一切,还得从昨天晚上开始说起。

    从一开始,云景对于阿香就处于将信将疑的态度。

    云景来到这个世界,见识过那么多人,落入西铜村被人糟蹋的小孩,云景也在救程晓云的时候接触过,他在给那些孩子输入灵气的时候,有个孩子因为太舒服反而从梦中惶惶不安地醒来,云景一直安抚她,一直等到她睡着了,才和墨菲斯一同离开。

    当阿香要用自己的身体和云景做交易事,云景的内心确实震撼到了,但阿香后续的表现,却和云景曾经见过的,真正受到伤害的孩子不同。

    那些被伤害过的孩子,因为心智尚不成熟,就在畸形的环境下成长,也许有的孩子长大后,学会了掩饰自己,但至少在阿香这个年纪,只会依照本能行事。

    他们内心自卑敏感脆弱,因为长期遭到虐待伤害,令他们本能地瑟缩自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对所有人都充满了警惕和惶恐,绝对不会像阿香那样,哭哭笑笑,肆意张狂,不仅对成人没有分毫的畏惧之心,反而清晰地掌控着成年人的软肋,知道用自己的身份为自己从大人手中争取好处。

    与云景交流时,一问到与江一琪相关的内容,便含糊带过;那个明明没电,却交给云景的手机;还有那隐藏在角落的针头,无疑不是疑点。

    因此当和郑老师交流过后,云景便对阿香充满了警戒。

    故意带着阿香翻过学校正门的墙,当阿香被村民围攻时,在最后关头救下阿香,直接带着她切换了场景,转移了空间,云景当着阿香的面,展现了无数普通人绝对没有的神通,然而从头到尾,阿香除了觉得有意思的惊喜之外,居然对云景的能力没有任何好奇与疑惑。

    通过阿香之前的表现,看得出来她比普通的小孩要聪明一些,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每当遇到关键的问题,她便习惯性的回避。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些表现,让她看起来和普通的小孩格格不入。

    对于村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对于学校内人员的死亡,阿香通通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除了毒品,她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毫无感情。

    很显然,阿香知道云景不是普通人,甚至有可能早就知道云景是个修炼者。

    云景很清楚,光凭阿香这么一个生长于乡村的孩童,不可能有那么高的眼界,这么强的能力,将整个松木村和学校搅得天翻地覆。

    阿香背后一定另有高人。

    这个高人,是修炼者,是毒贩,是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棘手人物。

    事情一直进展到这一步,这个高人还能一直隐藏在幕后,完全不露一丝马脚。

    想到松木村早在多年前就建设的小学,想到这么多年种植的罂粟,可见此人在华国潜伏极深,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

    因此阿香递过来的水和馒头,云景没有犹豫,立刻选择将计就计。

    故意压制自己体内的灵力,只保留了和墨菲斯互相联络的最后一丝清明,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云景才会清醒过来。

    于是到了傍晚,但临近百魔洞的时候,云景的身体本能立刻提醒他惊醒。

    假装自己被阿香算计后恼羞成怒,假装听从了阿香的哄骗急于救人,而遭到那黑洞中幻术的一时蒙蔽。

    但遭遇到那洞内的粘液时,云景内心确实极为惊诧。

    他的精神力确实受损,被对方蚕食了大半,但问题是,云景的精神力远超普通修炼者,一直到目前为止,除了几位活了千万年的老妖怪之外,人类之中,云景还没见到精神力能比自己更强的。

    一直以来,云景的灵力和精神力是极为不匹配的,他的灵力在修炼者之中,已经是佼佼者,精神力那更是头筹。

    这人费尽心机,特地为他准备了专攻精神力的粘液,云景也确实吃了亏,但这点儿小亏,并不能给云景造成什么实质性损伤,更何况云景背后还有个墨菲斯,要真有什么损伤,通过灵魂契约,墨菲斯也能迅速给予云景支援。

    当然,好不容易把对方引了出来,使用了这么霸道凶残的粘液,要是让对方知道云景还生龙活虎,随时可以大战三百回合,万一把对方吓跑了,那云景岂不是白走一趟。

    因此,云景非常配合地演了一出好戏,完美扮演了被对方层层算计,耍的团团转,却毫无招架之力的人。

    伴随着十一个阿香陆续出场,云景仔细对比了一下,便发现这十一个阿香虽然难缠,却又不如最开始对他精神力出手的人行事来得霸道。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人也要一个一个地抓。

    这十一个阿香虽然不如最初的那个人厉害,但在云景目前见过的修炼者之中,也算是强者了,特别是十一个人配合默契,要不是云景实力远超于他们,又见多识广,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秉着在博阳里学习到的勤奋刻苦,走到哪学到哪的精神,云景一边伪装中计,将十一个人全部引出来,一边反向学习他们的阵法。

    云景早在自己的世界,就学习过阵法相关的内容,一直是当年学校里的尖子生,后来来到这个世界后,即便面对不同世界的文化碰撞,云景也最终当上了学霸,不论是学习能力,还是学习的速度,都奇快无比。

    等十一个人全都被引出来,云景见自己也学的差不多了,他便反身朝黑暗中纵身一跃。

    按照这个阵法的设计,如果真往下跳,掉入那个沙滩上,便是后患无穷,毕竟阵法是逐步累加的,十一个人的能力一层层逐渐放大,到时候即便云景脱困,也需要耗费不少的事件。

    想要从阵法中逃离出来,真正要做的,便是找到阵法的阵眼和生死门。

    而这布阵的人极为狡猾,当云景的精神力被那粘液蚕食后,就立刻把云景被吸走的精神力放入了阵法的最中心。

    也就是说,这个困住云景的阵法,云景本人就是阵眼,也是生死门。

    他想要出去,杀别人是没用的,只要他不死,这个阵法就生生不息,只有他死了,阵法才能停止。

    所以在即将碰到沙滩的那一瞬间,云景在阵法之中“自杀”,快速冲出阵法,把那十一个阿香留在了原地。

    然后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景很坏心的,在他们身边放了一个小杯子——

    蓬莱仙杯。

    也就是说,这十一个人,不仅仅是被云景刚刚从他们身上学到的阵法困住了,同时在这阵法之外,还有仙杯幻境在等着他们。

    蓬莱仙杯的幻术能力,那是连墨菲斯都点头认可的,这十一个人以为他们拖住了云景,等着自家的老祖来救命,却不明白,他们永远也不会有出去的可能了。

    至于他们的身份,也不难猜。

    很久以前,云景在博阳曾被人用相似的手法对付过。

    那人先是利用博阳的舆论给云景施压,然后再布置层层阵法要置云景于死地。

    而今,这十一个人利用阿香欺瞒云景,然后再将云景拖入阵法之中妄图将云景永远留下。

    当初的宫海戌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也没有给云景造成任何损伤,今日这剩下的宫家修炼者,自然也是同样的结局。

    宫海戌死后,宫家沉寂了许久都没有动静,云景原本以为宫家是在等候着海境试炼,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把手伸到了华国的桂宁省内。

    这宫家十二星虽然对比普通修炼者算是不错,但对比那最初用粘液给云景精神力造成损伤的人,还是弱了一些。

    实力能完全凌驾于宫家十二星的人,如果也是宫家人,云景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唯一的名字,宫家老祖,当初带着宫家趁着华国国难逃脱海外,如今见华国日渐鼎盛,想要反口撕咬自己祖国的宫家掌门:宫灵子。

    就在这时,背着双肩包走在百魔洞内的云景脚步一停。

    “宫灵子,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呢。”云景道。

    他话音落下,一道黑影从地面逐渐腾升而起,最终化作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 166阅读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99 第三百九十九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398 第三百九十八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400 第四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