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399 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者:何婪 字数:676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弟弟是恶魔 帝霸 全职法师 全职武神 道君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永恒圣王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秦吏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男欢女爱
    此为防盗章

    “砰砰砰”粗暴的踹门声不断传来。

    “云景,你他/妈给老/子出来!”

    “你小子有胆,  够会躲的啊,  敢拿着我们的钱跑路,  我知道你在里头,给我出来!”

    “你别以为你躲着不吭声就没事了,别忘了借钱的时候你可说了,  没钱还就拿人来偿,等老/子进去把你扒光卖去做鸭……”

    ……

    云景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破旧的房间,脏乱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他揉了揉眉心,  纷乱的记忆像海潮一样一下子涌入脑海,各种嘈杂的说话声在耳旁嗡嗡作响,像是有无数人站在他身旁不断对他说话,  有的是他所熟悉的人,有的是这具身体中的记忆。

    在云景的右手边,  放着一台山寨手机,  屏幕还亮着,停留在阅读界面。

    云景眯着眼睛看了那两眼,缓缓的转过头望向一旁,  镜子里头倒映出了另一个人的脸。

    云景出生于一个叫做天鸿大陆的世界中,那个世界充斥着无数灵气,  凡是生于这个世界的人,  只要成年那日精神力觉醒,  便能够修炼灵气,成为灵师。

    云景是天鸿大陆一个小国中的王爷,自小天资聪颖,是个万里挑一的天才,但十六岁哪一年,云景的身躯突然被一个异界灵魂占据,而那个异界灵魂,自称为“穿书者”。

    云景这才明白,原来他只是一本中的炮灰男配,穿书者想要占据他的身躯,抱主角大腿,以求和主角共享富贵。

    费了数年的时间,云景终于摆脱了穿书者与主角的阴影,却没想到自己与自己的契约魔兽梦魔一同坠入黑洞中,再一次醒来,竟然来到了这里!

    他穿到了穿书者的身上,穿书者的灵魂已经在书中被他杀死,所以此刻自己占据的,乃是一具无主的身躯。

    穿书者的名字也叫云景,只是云景在他的世界中乃是王爷,虽然自小父母双亡,但却极为争气,被所有民众寄予厚望,而穿书者则同他相反。

    从小父母离异,他被判给了父亲,穿书者不满于自己的普通家境,自小疾世愤俗,如今正值他高一第一学期开学没多久,因为成绩每次都吊车尾频频被老师劝退,便打算辍学弃读,最近还在一群混混的怂恿下染上了赌瘾,向这群混混借了高利贷。

    此刻在外头踹门放狠话的人,正是几日前还与穿书者称兄道弟的混混们。

    将脑中的记忆理清,云景缓缓地站起身,感应这个世界的灵气。

    片刻后,云景面色凝重的睁开眼。

    这个世界同样有灵气,分布却与天鸿大陆截然不同!

    在天鸿大陆,灵气充斥着世界各地,谁的能力强,谁自然就能吸收的更多,而这里的灵气虽然浓郁,却大都集中在一起,不为普通人所用,最近一处灵气集中地,乃是往北方向两千米左右的地方。

    没有灵气,云景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他感应了一下自己与梦魔的精神力,发现受这个世界特殊灵气布局的影像,他和梦魔的契约联系已经变得很弱了,云景只能隐约感觉到梦魔也与他处于同一个世界当中,具体在哪里却不能知晓。

    就在这时,“咚”的一声,木门上的锁松动了几下,落到了地上,紧接着,木门便被门外的混混一脚踹翻。

    云景转过头,便见数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们,叼着烟站在门口。

    看到云景的那一刻,混混们纷纷冷笑起来,一个个揉拳擦掌狰狞地朝云景走来。

    “小子,你再躲啊,你躲啊!”

    “如果你刚刚开门,跟我好好磕头认错,我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一点而尊严,但现在……嘿嘿……”

    “——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为首的混混说着,在小弟们的簇拥下,快步冲到云景面前,高高抬起脚,打算狠狠踹在云景身上。

    云景冷静地看着混混的动作,在他即将落脚的那一刻,不紧不慢地微微往旁侧了一下,不仅避开了混混的拳脚,反而让混混因为失衡当场倒在地上。

    “许哥,没事吧!”

    一旁的小弟们见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将这个瘦的只剩排骨的混混扶起来。

    许哥在这么多人面前摔了个狗吃/屎,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喘了几口气,刚想指挥小弟们上前群殴云景,云景却在这时开口了。

    “你喜欢男人?”云景望着混混的脸道。

    混混很瘦,穿着极为紧身的短袖和长裤,刚他走近了,云景注意到混混的脸上有涂着白/粉。

    当初云景被穿书者占据身躯的时候,穿书者曾在脸上扑粉去勾引男主,照云景看来,一般男人哪里会这般化妆,这个混混让云景想到了穿书者,不由得便这样问出来了。

    他虽然因为重生失了身体修为,但精神力却还在,此刻他发现,这里的每个人体内都有微弱的灵力在周身游走,而此刻这混混体内的灵气,游走到后/庭处,便滞涩住了,可见那处受了伤,而且还不是新伤,乃是长年累月累积而成的。

    发觉这一点后,云景一脸认真地看着混混问道:“面色青白,神疲气怯,小腹微胀,口干口臭……你是否长有痔疮,经常便秘,且肛/裂?”

    混混一愣,其余的小弟也怔住了,刚才还火爆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下来。

    云景又看了几秒:“你这个情况挺严重的了,滞涩处已经朝四周扩散,再这般拖延下去,恐怕会形成肛/瘘……”

    “我操/你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混混一下子反应过来,脸红的滴血似的,指着云景暴跳如雷,还将怒火发泄到一旁的小弟身上去,“你他/妈发什么愣,揍他啊!!”

    一旁的小弟从肛/瘘的震撼中勉强回过神来,转头愣愣地看着云景,只觉得今儿的云景,似乎与平日的云景不同?

    脸还是那张脸,但脸上的神情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他神色淡然,面对这么多人,完全没了之前的孬样,仔细一看,会发现他的眼眸又黑又深,乌漆漆的,仿佛连光都照不进去,看着让人毛毛的。

    再联想之前许哥揍云景的每一个细节,似乎从开门起,云景就表现的过于冷静了一些。

    这也太邪门了,人还是那个人,怎么就让人觉得打从骨子里的畏惧呢。

    许哥见小弟们中邪了一样全都傻愣愣的站着,气的肺都快炸了,随手拎起一旁的椅子恶狠狠地朝云景砸去,见椅子砸不到,他还不解气,直接操着水果刀就冲上去了。

    小弟们看许哥这模样,怕是待会儿要见血,连忙阻止道:“许哥,冷静,冷静!赵哥说鸭子都要给他过目,你不是打算把这小子卖了当鸭子么,赵哥要看人呢,见了血赵哥会生气的!”

    不提还好,提到要把云景提去见赵哥,许哥就更生气,今儿云景的邪门他也是瞧出来了,万一把他送去赵哥那边,被上头的人瞧上了,金主有了新欢,还有他什么事儿啊。

    许哥冷笑:“不卖了,这小子的钱我来填,今儿我非要废了他不可!”

    水果刀在灯光的折射下,亮的晃人眼睛,云景眼看着水果刀朝自己的脸上割来,心中略有迟疑。

    若是在天鸿大陆,有人敢杀他,云景自然毫不客气取其性命,但这是现实世界,与天鸿大陆是不同的。

    根据穿书者的记忆,这个世界的律法条例比天鸿大陆要严苛许多,今日这群混混大张旗鼓的来找他,四周的人早就被惊动了,如果全部都死在这,云景定然会被判刑。

    算了,先忍着吧,给他个教训得了。

    云景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抬,直接击中许哥胸前要害。

    水果刀“叮”地一声落在地面,随着许哥的身躯缓缓倒下,云景不客气地把许哥体内的灵力吸走大半,剩下一点儿足够许哥维持生机,只是肛/瘘恐怕要提前发作了。

    一旁的小弟们看云景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把许哥给击倒了,顿时流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云景转过头,目色温和的看着他们:“我一共欠了你们多少钱?”

    小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才有个人回答道:“不、不是欠我们的,是欠赵哥的……今天我们只是帮赵哥过来要钱而已,你要找的话,去找赵哥吧……”

    “赵哥在哪里?”

    “在新场区的江岸场口,赵哥说新来了一批货肯定有好东西,今天就去看了。”

    “场口?货?”云景扬眉。

    “赌石,赵哥在赌石呢。”另一个小弟见云景不明白,立刻道,还将江岸场口的方位地址爆了出来。

    云景惊讶的发现,这个地址竟然和他感应到灵气的位置重叠了!

    云景立刻来了兴致:“带我去!”

    难道平日云景在家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所以才变成那混混模样的?

    说起来云景小时候虽然不见得多聪慧乖巧,但好歹也算是正常范围内不听话的小孩,自从这个继母来了之后,云景一天比一天乖张怪戾,最后更是叛逆的不成样子。

    这好不容易离家出走了不到两月,决定回来痛改前非,大家刚和他聊了一顿,都很喜欢他,此刻又被父亲好一顿冤枉,不会这孩子再走上歪路了吧……

    这样想着,便有邻居站出来劝阻道:“孩子还小,老云你别当着他的面说气话,万一孩子当真怎么办。”

    “是啊是啊,小景都连夜回家了,说明心中是记挂着这个家的,你这当爸妈的,让着孩子点,别再吵起来了啊。”

    继母一看邻居都站在云景那边,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她连忙双目含泪地拉了拉原身父亲的手:“大家是说的没错,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和小景没有关系,是我的问题,你别骂小景了,免得他更加不喜欢我,再也不可能叫我妈妈了。”

    “他敢?!”原身父亲气哼哼地道,更加怜惜继母。

    不过云景至始至终都不说话,和往日那不断与他顶嘴的模样也不同,原身父亲不好当着邻居的面再过火,最终冷哼一声,扶着继母的身体进屋,一边走进去还一边道:“你就是太纵容他了,哪怕这次不是他推的,但如果没有他以前做出的那些事,你的身体也不至于这么差。这么多年你为这个家不断操心劳力,他却这么不懂事,连叫你一声妈妈都不肯,我都说他两句,你还帮着他,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云景望着他们的背影,只见继母的阴灵被云景稍作惩戒后,急需更多的灵气修补自身,因此此刻继母一边靠在原身父亲身上,一边疯狂地从他身体汲取灵气,也亏得原身父亲一点感觉都没有,满心思都放在怀中那个娇弱的女人身上,一点也没发觉自己脚步越来越虚浮。

    云景目送原身父亲和继母走开的画面被一旁的邻居看在眼里,顿时对他充满了同情。

    这要是以前那个小混混云景,邻居哪怕知道真相也因为恶感,指不定还吐槽一句活该。

    但今日云景表现的这么好,父母亲还这样对他,便令人不免唏嘘了。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刚上高中的未成年孩子呢。

    当夜,云景在这个风水极其不好的房子内住下。

    城乡结合部顾名思义,城镇与乡村建筑结合的地方,这里有近几年新盖的高楼套房,也有像云景家这样矮小的自建三层房。

    云景家的杂货铺开在一楼,厨房放置这杂货铺里面,顺着楼梯往上,云景的父母住在二层,而云景自小则住在三层的阁楼。

    由于光线完全被隔壁两栋七层楼给遮挡,因此一进屋,哪怕白天都得开灯,否则满屋昏暗,很难看清。

    房内空间窄小,楼梯又窄又陡,还有点儿潮湿,也不知道哪来的水汽铺满了阶梯与扶手,走路的时候得小心翼翼的,否则一个不小心就顺着楼梯滑倒。

    云景一步一步往上,一边走一边打量这个房子。

    因为风水格局的缘故,这房子阴气极重,这常年潮湿的水汽便是证明,不仅楼梯布满水雾,墙上更是充斥着发霉泛黑的痕迹,乍一看上去像各形各态的鬼脸印在墙上盯着屋内的人。

    云景深吸了一口气,这阴气不仅没让他冷的发颤,反而通体冰凉舒爽。

    难怪那继母愿意长年累月和原身父亲生活在这么个旮旯角落,屋内的阴气适合阴灵居住,同时还可以从原身父亲体内随时汲取纯粹的灵气,简直不要太痛快。

    云景也不和继母客气,直接释放出精神力把房内的灵气全吞了,然后抱着梦魔上楼美美地睡觉去了。

    背包的拉链才刚打开,抱着舍利子的梦魔就一下子从包内跳出来,这云景面前震来震去,似是表达对云景不让他吸灵气的不满。

    “楼下的人太多了,我们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等晚点再说吧,那群小鬼迟早会动手的,我们等着就行。”云景道,一边说还得一边摸着蛋壳表面,不断安抚着。

    梦魔在云景的劝说下勉强安定下来,云景将梦魔放在了枕头旁边,然后洗漱一通后便躺上床入睡。

    半夜,睡到一半的云景突然一阵警觉,从睡梦之中惊醒。

    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云景从床上坐起来,第一时间伸出手朝梦魔所在的位置摸去。

    入手一片冰冷滑腻的黏腻液体,甚至还摸到了一大把阴冷的头发,若是常人恐怕会吓得尖叫起来,云景十分冷静,他收回手,发现自己满手沾满了液体,一股令人作呕的血水腐臭味迎面袭来,像是腐烂的尸体躺在他的身侧一般。

    云景按了一下床头的台灯按钮,“啪嗒”一声台灯亮起,昏暗的灯光勉强照亮了房内的一角,而再朝枕边望去,哪里还有什么液体和头发,梦魔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枕头上,云景睡前还给梦魔半个蛋体盖了一层小毛巾,此刻连毛巾都没翻动一下。

    虽然梦魔是异世界顶尖的魔兽,但毕竟重回幼年,难免像婴儿般嗜睡,确认梦魔睡的正香,一点事情都没有,云景伸出手将沉睡的梦魔抱入怀中,缓缓起身。

    他才刚从床上站起来,台灯灯泡突然发出了“噼啪“声响,紧接着灯光一明一暗地闪烁起来,耳边传来阵阵幽怨的叹息,像是有幽魂游荡云景的身侧飘来飘去。

    阴冷的感觉不断袭来,仿佛有冷风顺着脖颈“呼呼”地吹着,令人脊背发凉。

    云景眼尾一扫,这忽明忽暗的灯光中,瞧见了一个头发扑面满身血腥的女人,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一双血红色的双眼从头发的缝隙之间露出,直勾勾地盯着他,伴随着阵阵诡异的女声,可怕的让人窒息。

    云景眼眸微眯,不仅没有闪避,反而直接转过身朝长发女鬼走去。

    女鬼能这般出现,自然体内是有灵力支撑的,虽然她外观看起来略略丑陋恶心了点,但那灵力是无辜的,反正又没什么味道,吸过来就能填充自己的实力,云景是不会嫌弃的。

    女鬼仿若感应到云景身上的威胁,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然后猛地飘动身躯,往门外走去。

    她的身影穿过木门,消失在了房内,见云景没有跟上来,女子的一只手又从门外穿进来,那带着血的青黑手指缓缓的摆动着,似是招呼云景跟上去。

    云景饶有兴致地看了两秒,然后打开门快步跟上。

    走廊一片昏黑,只有房间那忽明忽暗的台灯光一下一下透出来,云景见那女鬼的身影缓缓朝二楼飘去,便跟着女鬼一步步下楼。

    当云景到达二楼的时候,女鬼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倒是原身父亲和继母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微微半开,只需站在门口便能将房内的情形看清大半。

    云景使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发现女鬼已经消失了,看来她出现的目的就是想引他下楼。

    这时,原身父亲与继母的房内突然传出了些许动静,云景转头一看,便见继母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坐起,她身后的阴灵全都从继母的体内飞出,趴到原身父亲身上疯狂的吸取灵力。

    每一只阴灵都张大口吞噬着原身父亲的灵力修补自己的亏损,别说原身父亲只是普通人,就是云景现在被这样吸也受不了。

    陷入昏迷的原身父亲两眼翻白,不断抽搐着身躯,喉咙中发出了各种哀嚎想要摆脱,但他的身体被继母按住,阴灵的吞噬让他无法从半昏迷中醒来,因此不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眼看着原身父亲两颊凹陷浑身泛青,按着原身父亲的继母有些慌了,连忙对那群阴灵小声道:“够了没有?够了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他要是死了,我临时可找不到灵气这么足,还这么轻易就能给我们吸的人了……”

    阴灵们闻言,顿时怒了,其中个头比别的阴灵稍大的几个胎儿一下子抬头,冲着继母张口嚎叫了几句。

    它们的声音似婴儿啼哭,又似野兽的嚎叫,稚嫩中透着几分令人胆寒的诡异,那几个个头大的胎儿对继母释放出不满后,似乎还觉得不够,当即从原身父亲身上跳起来,趴到继母身上啃咬起继母体内的灵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99 第三百九十九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398 第三百九十八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400 第四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