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402 第四百零二章

作者:何婪 字数:6897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永恒圣帝 元尊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道君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狼与兄弟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神医凰后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在融合自然之力之前, 云景的精神力在百魔洞内层层受阻, 但当云景掌握整个百魔洞的力量之后, 所有存在于百魔洞内的生灵, 全都在云景的掌控之中。

    恰好这时, 有两个老朋友, 正仓皇地从百魔洞境内朝外分头逃亡。

    两人逃亡的方向不同, 显然是担心被云景追上。

    这二人与宫灵子合谋给云景布下了这个局,既然这个世界有百魔洞这样能阻拦云景的奇景, 只要给他们时间,一定会找到相仿的地方来逃避云景的追捕。

    云景来这个世界是学习的, 不是来追着杀人的,今日一旦任其逃亡,无异于放虎归山。

    云景查看了一下两人的情况,没有犹豫, 最终选定了一个方向前往。

    云景本是修炼者, 凭靠灵力赶路速度本就奇快无比,此刻在百魔洞境内, 还有自然之力辅佐云景, 那速度更是鹏程万里,几乎转瞬之间便斗转星移。

    此人逃亡的方向为与桂宁省接壤的省份:鼎州省。

    说来也巧, 鼎州省是云景来这个世界后, 第一次外出造访的省份, 当初受天峦门所托, 与天峦门的几名弟子, 陪伴戴艺平和杜学志两位教授前往耶郎古国旧址考古,不想却牵扯出了一段千年前的往事,结识了白泽后裔。

    之后云景在归途之时,还遇到了丁雨涵,黄高等人,当初云景与降头师的恩怨,也是就此结下的。

    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降头师一脉早在上次海境试炼争夺资格战时被云景和墨菲斯联手灭绝,再一次回到鼎州省的云景,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初来这个世界,什么都一片懵懂的少年了。

    也不知道离开了耶郎古国的白泽后裔,如今又过的如何。

    逃亡者驾车逃窜到一片荒林,见四周一片寂静,似是无人,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车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停下,然后朝旁边伸出手,想要拿过一瓶水来喝一口。

    宫灵子乃海外华裔修炼者的佼佼者,自他掌管宫家至今一百余年,从来没有失败过,宫家在他的率领下蒸蒸日上,只要有他出手,必然成功,更何况他们三人筹谋已久,本以为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谁又能想到,短短一夜,不论是宫灵子还是宫家十二星,居然全都形神俱灭!

    按照约定,宫灵子将在昨夜天亮之前掌管百魔洞,到时百魔洞自然之气冲天而起,宫家星徽在夜空浮现,相当于宫灵子向全世界宣布宫家回归华国,掌控自然之力,宣告宫家真正的实力和地位。

    眼看着距离黎明越来越近,李夫人率先感觉到不对,要求她身边的修炼者带着她逃亡。

    李夫人作为国际名人,以一个女人之尊手揽巨额的财富,人人都知道,这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除了在儿子的教育上稍稍有些失败外……当然,李夫人本人是绝对不会愿意承认自己的宝贝儿子有问题的。

    总归来说,她虽是个女人,但从来没有人因为她的性别而小瞧她。

    李夫人都跑了,他犹豫了一会儿,当黎明的光辉出现的那一瞬间,他也立刻驾车逃离百魔洞。

    特意挑选了和李夫人不同的方向,想到李夫人逃亡时那浩浩荡荡的阵容,逃亡者看着镜子里满面胡渣,邋里邋遢的模样,刚想松一口气,忽然,他的视线一凝。

    他迅速扭头,便发现原本空空荡荡的副驾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他十分熟悉的——

    “云景?!”

    云景的视线和他对视上,缓缓道:“好久不见,范尹桥。”

    范尹桥面色铁青,他的一只手还打算伸向矿泉水瓶,此刻看到云景,他的手一顿,然后继续握住矿泉水瓶,另一只手却快速摸向口袋。

    一把枪出现在了他和云景之间,尽管范尹桥极力掩藏,但声音却依旧忍不住微微颤抖:“我知道你不怕枪,但这把枪里还有个机关,一旦我按下去了,我埋□□的地方,就会爆炸,会死很多很多的人……这些人,可都是因你而死的!”

    云景平淡地看着他,完全没有因为范尹桥的威胁而有什么反应。

    范尹桥其实心中也明白,云景不追上来还好,既然他出现了,那么就证明了他们筹谋了这么久的计划彻底失败。

    天亮了,宫灵子没有成功掌控百魔洞,反倒是云景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连宫家的人都拿他没办法,范尹桥区区一个凡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想到这,最终,在云景的注视下,范尹桥缓缓地将拿着枪的手放下。

    “我不明白……如果我是你,我应该先去找李夫人才对。”即便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范尹桥还是有些不甘心,忍不住道。

    “我也没有想到,和宫家联手的,居然是你们。”云景道。

    虽然事先没有预料到,但现在发现是他们后,其实云景也没有太过惊诧,毕竟这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迹可循的。

    不论是宫灵子,李夫人,还是范尹桥,都曾和云景结过仇怨,三人若是有机会碰在一起,当发现三人有共同的仇家后,云景几乎是他们三人合谋的完美催化剂。

    现在回想起来,整件事情,最初的起点便是范尹桥离开学校,来到桂宁省。

    江一琪应该是发现了范尹桥的异常,才跟踪他一同来到桂宁省,也许当时江一琪已经发现了什么,却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她又回到了学校,等到寒假找到机会再一次过来。

    由此,计划展开。

    李夫人,李威廉的母亲,国际名人,与宫灵子早年结识,关系十分不错。

    随着华国新国成立,改革开放,引入不少外资,像李夫人这样的华裔,当初为了吸引他们回来投资,带动华国的经济,整个华国都给这些投资者各种优惠政策。

    李夫人便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华国,在华国展开她的事业宏图。

    其实云景早就应该想到的,李威廉被告发后,人证物证聚在,整个工厂都是李威廉的犯罪现场,光能找出来的头颅就是两位数以上,铁证如山,以华国的律法,即便是李夫人这样的人物,也不可能保住李威廉。

    能把李威廉养成一个心理变态,除了反应李夫人育儿失败之外,其实也侧面反应了她对儿子不正常的溺爱。

    这一整件事情,云景本人虽然没有出面处理,但他的容貌被阵法传送回到宫灵子的面前,根据宫家的后续手段来看,他们早就调查出了云景的身份,那么与宫家交好的李夫人想要知道一切的真相,知道云景才是真正“害死”李威廉的凶手,其实并不困难。

    李夫人虽然是普通人,但她有能力,有事业,有钱。

    她虽然年岁已高,但这些年在事业上的铺垫,并不是毫无益处的。

    云景道:“宫灵子虽然修为不错,但许久没有回到华国,对于华国的一切都极为陌生,光靠宫家在华国那浅薄的根基,根本不可能找到百魔洞松木村这样偏僻又绝佳的地方,但如果加上李夫人就不同了。

    “我没猜错的话,松木村原本应该是李夫人捐建慈善学校的地方,像李夫人这样的生意人,通过慈善做一些猫腻几乎成为了业内的潜规则,她对华国的了解远胜宫灵子,只要知道宫灵子有这方面的意图,李夫人负责帮忙出谋划策就可以了。”

    范尹桥见云景的注意力似乎在李夫人身上,连忙道:“你说的没错,李夫人从很多年前就入驻华国做生意,表面上她经营的是房产纺织品之类的正经生意,其实她很早就开始以慈善的名义,勘察整个华国的偏远地区,然后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底下贩卖人口系统。

    “拐卖妇女,拐卖儿童,还有把普通人弄成残废这些事情,李夫人和他手下的人可没少干。自古黄赌毒是一家,拐卖和黄色产业都涉及了,在这些边境区域,李夫人一手遮天,毒品这种暴利行业,李夫人当然也不会放过……”

    云景听着范尹桥各种爆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来你父亲也是李夫人收下的一员大将了。”

    范尹桥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很快咬牙承认:“没错,他早期做的是房地产生意,手里不小心犯下了人命,后来和李夫人这边的人联系上,有几年,我的父亲是把命卖给李夫人的……不过后来李夫人生意越做越大,她自己虽然是普通人,但很清楚修炼者的能力,所以慢慢地就不满足于驾驭普通人,开始用钱财人命这些东西,招募修炼者,我父亲发现自己在李夫人手下的地位越来越低,根本竞争不过那些修炼者,就找了个机会离开,临走前给李夫人立了个功,李夫人这才放手的。”

    云景道:“这松木村,就是你父亲的手笔?”

    想到自己早已经死去多时的父亲,范尹桥点了点头,很痛快地就承认了。

    事情到这里已经十分明朗了。

    范尹桥上了通缉名单后,快速逃亡来到了曾经范父为李夫人效命的地方,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联络上了李夫人和宫灵子。

    宫灵子想要夺走云景的一切,李夫人想要找云景报杀子之仇,范尹桥对云景自然也有深仇大恨。

    宫灵子是修炼者,李夫人在华国根深蒂固,有强大的人脉和能力,而范尹桥则是云景的同学,对云景极为了解。

    用江一琪作为诱饵,将云景钓来松木村,让云景接触阿香。

    云景曾经帮助过范尹桥,所以在面对阿香这样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云景一定会答应帮忙。

    借助阿香给云景下药,引诱至百魔洞,宫灵子趁机对云景出手,既能夺走云景的一切,还能废物利用,让云景成为百魔洞攻击的对象。

    云景甚至怀疑,如果这一切顺利,他被百魔洞弄死后,估计这三人还会帮他好好收尸,在弄回松木村去。

    毕竟松木村这么多条人命,即便现在没有被人揭发,将来总得需要一个背锅的人,云景这不就是现成的背锅侠了。

    这三人一同合谋,几乎是万无一失,难怪在来之前,晋江水曾百般交代云景此行必须谨慎小心。

    只不过他们计划着利用云景的善心来完成计划,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能成功把云景引诱过来是因为这点,而计划失败的最关键原因,也同样是因为云景没有对阿香下手。

    范尹桥见云景陷入沉思,并不急着动手的模样,心中不由得燃起一线生机:“云景,我就一个人,以你的能力,我根本没有逃掉的可能,但李夫人就不一样了。她在华国势力极大,又不是华国国籍,身边还有很多很多的修炼者,一旦让她逃出,她肯定会立即离开华国,以后你想要抓住她就更难了。”

    云景看着范尹桥临死前还精于算计的模样,不免有些好笑:“我来找你,不是因为你好对付,我来桂宁省的最初目的,只是来找江一琪而已。”

    提到江一琪,范尹桥表情一僵,脸上的神情难免有几分闪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江一琪被我藏哪儿了。”

    说完,深怕云景想到别处,范尹桥赶忙补充道:“江一琪隐藏的地方,只有我知道,我发誓,她还活着!”

    “我能找到你,当然也能找到她。”云景怜悯地看着范尹桥道。

    范尹桥一怔,心中顿时就不明白云景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明明已经找到了他,却不急着杀他,也不需要从他这儿知道什么线索消息,那么现在云景是在做什么,和他谈人生谈理想吗?

    就在这时,不远处隐隐有警车鸣笛的声音传来。

    范尹桥是逃犯,对于这种声音再敏感不过,他的身体猛地一弹,不可置信地看着云景:“你报警了?你疯了,你居然报警?”

    听那鸣笛声越来越近,范尹桥顿时坐不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转身要打开车门逃跑。

    然而云景坐在他的身边,又怎么可能给他逃跑的机会。

    “你索性就杀了我,还来得干脆利索一些,你居然选择报警,你一个修炼者,你居然想用警察来羞辱我吗?”范尹桥像是完全被激怒了,确认自己逃不了,他转过头,忍不住对云景怒吼道。

    “我不杀普通人。”云景道。

    范尹桥愣了一下。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像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让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然后又憋得青紫。

    他一直想要成为修炼者,甚至为了修炼,不惜向云景下跪求云景指点,最终却落得了逃亡的下场。

    为了修炼,他不要身份,不要名利,跑到了桂宁省这个偏远的角落来。

    他找到李夫人,愿意和宫灵子一起算计云景,除了想要报复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希望宫灵子在成功之后,能够指点一二。

    到时候他就能以修炼者的身份,站在云景面前告诉他,当初他不肯教导他,错的有多么离谱!

    他虽然是普通人出身,但他明明是个有天赋的人,他要让云景知道,他曾错过了一个多么伟大的天才!

    但伴随着宫灵子失败,百魔洞被云景掌控,这一切都不可能再发生了。

    死亡的恐惧让范尹桥暂时忘记了自己内心的梦想和宣言,知道这一刻警车的鸣笛声,才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云景不愿意对他出手,用“普通人”三个字来形容他,对他而言,更是最为恶劣的羞辱!

    听着越来越近的鸣笛声,他只要扭头一看,通过后视镜就能看到山脚下,红色的警车灯在闪烁,也许不需要几分钟,那些警察就能将他包围,范尹桥忍不住道:“不对普通人出手?云景,这么久了,你这自以为是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

    “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救世主吗?谁找你帮忙,你都答应,谁在你面前示弱,你就可怜他,怜悯他,但你真的以为,你能救得了对方吗?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无穷的利益和斗争,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可能有一世的安宁。

    “你没见过李夫人手下的产业链吧,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那些为了吸毒而不要家人,不要生命,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这个世界恶人有这么多,你管得过来吗?

    “我告诉你,人性本恶,这还是伪装在和平年代下面的犯罪,地球这么大,每时每刻都充满了战争,无穷无尽的人在死亡。你看似关心爱护我们这些普通人,但是你又做了什么呢,你们这群修炼者,一群伪君子,这个世界会变得这么烂,全都是你们害的!”

    范尹桥怒吼道:“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有能力的人,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优越感里,用你们自以为是的规则,来插手我们普通人的事情,用我们普通人没有的能力,来改变所有的事情,所以这一切才会变成这样的!

    “如果没有修炼者插入,李夫人做不到今天这样的程度,有那么多恶人进入普通人的世界,却没有人来拯救我们,像你这样的,兴致来了,出手帮忙一下,没空了,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哪里会管我们的死活。

    “如果没有你,江一琪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松木村的人,也许全都还活着。而你呢,如果你想救人,你就应该一救到底,如果你不想插手,那就永远也别插手!”

    范尹桥一口气说完时,警车也缓缓进入树林,逐渐缩小范围,将范尹桥的四周逐渐包围。

    范尹桥本还沉浸在对云景的愤怒之中,然而当有个人从车上下来后,范尹桥一怔,忽然觉得有几分眼熟。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跟在这个人身后的一道熟悉的黑影。

    “他……他怎么来了!”看清楚那道黑影后,范尹桥突然脸色一白,也顾不上质疑云景了,慌慌张张地想要逃窜。

    这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范尹桥父亲屠灭了全村,长大后回来复仇的邢励!

    当初范尹桥从校内逃亡,虽然警方一直追捕不到他,可是邢励的阴灵,却是一直跟着他的。

    这个期间,云景救下程晓云后,和墨菲斯在回宝丰市的路上遇到了出租车司机袁笑,得知袁笑与邢励的关系后,云景曾将邢励的徽章归还给袁笑。

    袁笑也受到了徽章的激励,决定不在颓败下去,依然决定再一次回到特种部队之中。

    他们本是缉毒警察,桂宁省位于华国边界,乃是贩毒走私大省,如若有危险的任务需要执行,来到桂宁省的概率极大。

    恰好这个期间,范尹桥拜托宫灵子将一直尾随自己的邢励驱除。

    宫灵子本想要将邢励直接斩杀,但没想到邢励的灵魂有一部分残存在徽章之内,被宫灵子重创之后,邢励很快回到了袁笑的身边。

    宫灵子正忙着查看百魔洞的情况,哪有空根据一个徽章去追杀邢励这个无名小卒。

    见邢励已经不再尾随范尹桥,便懒得再追究,直接和范尹桥说邢励已经形神俱灭了事。

    而袁笑这位邢励的昔日好友,在拿回徽章后,视若珍宝,将徽章保存的极好,每日为他祈福。

    在袁笑的帮助之下,邢励的阴灵也逐渐恢复过来,每当袁笑执行任务的时候,邢励便会跟在他的身边,像以前一样共赴战场。

    可范尹桥并不知道这后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在他的内心中,邢励早就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会出现?!

    云景看着吓的肝胆俱裂的范尹桥,对他道:“这个世界除了人与修炼者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生灵,因果报应,范尹桥,我不杀你,是因为还有无尽的果报在等着你留着性命偿还。” 166阅读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402 第四百零二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01 第四百零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403 第四百零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