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重生]》

下载本书

421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作者:何婪 字数:944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弟弟是恶魔 帝霸 全职法师 全职武神 道君 黄庭道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王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秦吏
    云景闻言,面上虽然没有显现出来,  心中却暗自有些心惊。

    云景之前的资料想要查到,  其实并不难,  原身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虽然是个小混混,  但在这群修炼这眼中,也算是极为简单的人生。

    但伴随着云景来到这个世界,  开始吸收世界的灵气踏入修炼者的门槛,云景的修炼方式和轨迹与所有人都不同,云景从来都不担心别人揣测他的实力,  因为连他自己有的时候都不好把控,  到底会修炼到哪一个程度。

    没有想到石川家族的人,早就对他留心上了。

    对方想要调查揣测云景,这点无可厚非,  但想到过往所有涉及到日本修炼者的事件,全都是以日本修炼者死亡告终,  云景以为石川阁下会为了自己手下损兵折将而惋惜,哪里想到对方竟然反而利用了这一点,  直接用死去修炼者的数据,  来对云景的实力进行反推测。

    最近一次和日方修炼者交锋,便是山岛学院事件,  至此云景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某种程度,  如果石川家族有数据进行分析的话,  确实可以很容易推测出,  云景平均修为增长的数额,来推测他现在的实力。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百魔洞一行,云景掌控自然之力,实力突飞猛进,直逼墨菲斯,根本无法用修炼者的修炼度来进行衡量了。

    见敏察大师神色淡定,但看着云景的眼神也难免有几分惊异,估计他也在心中称奇,明明数据上的云景修炼度,已经远于普通人,是个非常变态的水准,云景究竟是怎么做到,能在这样的基础上再继续更进一步,在这么小的年龄段里,就和他们这种修炼上百年的老妖怪并肩的。

    这种涉及修炼者实力的事情,就和普通人的财产一样,乃是安身立命之事,有岂会对陌生人随口吐露。

    敏察大师见云景沉吟着没有说话,从面上也看不出云景到底是什么态度,便继续道:“按照石川阁下的意思,谁若是杀了云景小友,谁就能直接取走小友所拥有之物,石川阁下并不觊觎小友之宝,只想要夺取小友的性命吧了。

    “老朽承认,老朽是曾经对小友的宝物动过心思,毕竟……”

    敏察大师说着,看了墨菲斯一眼。

    一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看透墨菲斯。

    好歹他刚刚都差点让云景着了道,他的那道无形蛊虫还是进云景体内游走了一圈,虽然最后一无所获,但至少给了他一个出手的机会。

    而眼前这个男人,就仿若一座沉甸甸的死物,精神力无法穿透他的身躯,一分一毫都不能窥探,与此同时,他又像是一座大山,一汪海洋,身上具有着天地才有的威能,这种上古的气息,让敏察大师这个活了几百岁的老东西都忍不住心悸。

    所以他刚刚敢对云景动手,但根本没有考虑过,要对墨菲斯出手。

    当然,现在他也很清楚了,云景的实力同样可怕,根本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其实敏察大师有一点对云景说谎了,全球的修炼者人口对比起普通人,寥寥无几,那站在各国顶尖的修炼强者,更是凤毛麟角,大家看似相距甚远,但实则一直互通往来。

    海怪们如果只邀请一个强者,或许这个秘密还能不被别人现,但当每个国家都有修炼强者参与其中后,这个秘密就不再可能会是秘密。

    敏察大师,也就是这样才和石川家族的人联络上的。

    所有收到邀请函的强者,都被海怪这突如其来的举措弄懵了,所有人都知道,大海远比6地要更加危险,6地上他们尚且不能称王,更何况进入海底三层参加海境试炼。

    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各国的强者不自觉产生了联络,但凡收到邀请函,心中忐忑的人,都必然会主动互相联络。

    由于强者们收到邀请函的时间比普通修炼者要早,也给了他们更多联络彼此的机会,当到了某个时间点,大家都现再没有新人加入后,就明白了,这一波的邀请已经结束。

    有意思的是,华国的年长强者,居然一个都没有!

    是实力不够,还是有别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天峦门海境试炼资格战中大出风头的云景,也迅被各国的修炼者们注意上了。

    这个年轻人,才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居然堪比他们二百岁的强者!

    这十倍的年龄差,多么的可怕,常人的寿命不过短短七八十年,有些强大的修炼者能够活得久一些,但随着岁数的增长,也逐渐油尽灯枯,在这种时候,让他们看到了一名二十岁的年轻人,就已经达到了他们毕生奋斗的巅峰,更可怕的是,这个年轻人,没有门派,没有流派,一切都靠他可怕的运气,还有自学成才。

    这样的人,太过令人眼红,太过令人嫉妒,也太过危险!

    连海怪都承认了他的实力,华国本就在崛起,若是云景此番能从海境试炼中凯旋而归,在他的带领下,华国必然成为世界第一,这是所有修炼者都不愿意见到的。

    各国的修炼者之间,互相猜忌着,算计着,全都在等候着今日,海境试炼终于到来,敏察大师也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年轻人。

    想到这,敏察大师对云景道:“但老朽也同样对石川阁下的家族,十分动心。”

    嗯?

    云景微微扬眉,看着敏察大师。

    敏察大师笑道:“全世界各国,只要是站在最顶尖的修炼者,身后都具有无数的宝藏,这是我们这么多年修炼下来的累积,并不是只有小友一人身怀巨宝,只不过,小友是一人,而我们身前身后有无数人,所以才令小友看起来,格外势单力薄,格外好欺负,格外地想让人杀掉你。

    “但既然我这样想了,石川阁下又何尝不是呢,日本修炼者命丧与小友手中无数,对比之下,华国的降头师,不过是我泰国降头师的分支而已,那些人,我连见都没有见过,我和小友,才是真正的无冤无仇。”

    云景略微听出了敏察大师话中的意思,缓缓道:“没想到敏察大师竟然会这样想。”

    敏察大师露出了个谦虚的笑容:“连这么痛恨你的石川阁下,都不敢对你贸然出手,我又怎么可能自讨苦吃,随意乱来。”

    他话说的十分在理动听,然而云景却道:“那么为什么派降头师堵在通道入口,阻挡我华国的修炼者入内,还以我的名义,想要挑拨离间?”

    敏察大师似乎早就料到云景会这么问,立刻道:“虽然海怪和石川家族,都已经证实了小友的身份,但我还是想要亲自看看,小友到底值不值得我违背对石川阁下的约定,转而决定与你交好。

    “尽管这样可能会影响小友与我之间的情谊,但我并不后悔,小友若是意难平,我愿意做一件事情,取得小友的原谅,只希望小友切莫因此,影响两国交好。”

    说完,敏察大师拿出了一面破烂的铜镜,展现了在云景的面前。

    那铜镜的镜面,瞬间就像水波一样涌动,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场景出现在了云景的面前。

    云景定睛一看,现这铜镜内的景象,竟然是他们他们进入的那个通道内的情景。

    刚才云景进入的时候,运用降头师的力量反作用在他们的身上,降头师们被云景弄混,全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云景只想带着大家快进入海境试炼,因此也懒得将这些人一一斩杀。

    然而此时此刻,那些原本昏迷倒地的人,竟然纷纷转醒。

    伴随着他们清醒过来,从地面上坐起,互相搀扶着站立,打算也一一进入海底通道内部,紧接着,令人意料不到的事情生了。

    那些降头师没有走出几步,身体突然莫名摇晃,紧接着,一口口白沫从他们口中不受控制地吐出。

    正站立的降头师们纷纷跪地呕吐。

    几秒之后,口中的白沫逐渐减少,正当他们放下心来,没想到白沫之后,竟然化作了绿色的汁水。

    又是吐了几口,绿水变作了粘稠的紫水,最终,又从紫水变成一只只黑紫色的蠕虫。

    那些原本正常的降头师们,伴随着每一口的呕吐,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消瘦,当他们再也支撑不住,无法跪着,而是倒地干呕后,一群群白色的蠕虫从他们体内破腹而出,原本满通道的活人,转瞬之间,竟成为蠕虫的海洋,再无一个活人。

    “啧啧。”裴春秋看着,有些嫌弃地皱着眉毛,“就不能唯美一点吗,这不恶心人吗这。”

    敏察大师听着裴春秋的吐槽,也不气恼,对三人温和一笑:“让三位见笑了,这些惹你们不愉快的人,已经全部处死,不知三位对此是否满意?”

    云景沉着脸,没有说话。

    虽然这些降头师十分可恶,但他们只不过是听命行事的小人物罢了。

    云景要是真的想杀他们,早在进通道的时候,就已经斩草除根,又何必敏察大师这样多此一举。

    敏察大师的行为云景不苟同,但他以牺牲自己年青一辈修炼者,来作为歉意向云景道歉,这对泰国修炼者而言,又确实是一笔巨大的损失,算是极为有诚意的行为了。

    “大师所行,亦正亦邪,变幻莫测,实在让人无法招架。”云景道。

    敏察大师依旧保持着他从容的笑容,并没有因为云景带刺的话而不高兴。

    这种修行千年的老妖精,心智早已不能用普通人来进行衡量,云景也知如此,因此此事就此揭过,没有必要再多言。

    敏察大师又给云景介绍了一下这三层的奥妙之处。

    这海底大楼,虽然外表看起来像是在同一栋建筑内,但其实每一层,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有意思的是,楼层高的人,是能够站在高处往下,看到楼层低的人没一举一动的。

    “三层根据受邀者的数量,已经准备好了每一个房间,当小友走到自己房门前,你的渡海法器便会响应,里头就是属于你的独立空间了,比如此地,就是老朽在这海境试炼期间的休息空间。”敏察大师道。

    这海底大楼的结构,顿时引了云景和裴春秋的兴趣,两人在敏察大师的带领下,走出了他的房间。

    门一打开,门外的景象顿时映入眼帘,云景惊讶地现,这海底大楼的内部,竟然效仿的是闽省龙岩永定客家土楼中的承启楼。

    作为土楼中的楼王,承启楼闻名与华国,云景自然也略有耳闻,整座楼呈巨大的圆形,圆中有圆,圈中套圈,而此时此刻,云景一行人还有敏察大师,便站在这土楼中的三层走道上。

    云景不由得往上一看,抬头便能看到土楼的屋檐,再上空便是层层海水,这海中大楼的位置,似乎比刚刚的通道要稍微高一些,抬头仰望时,隐约还能见到非常浅的光线,令人站在土楼中,也能捕捉海中奇景。

    海中各种鱼群在土楼上方游荡,由于海底生物种类繁多的缘故,小鱼群往往成群结队地出现,而大型的海中生物,则单独而缓慢地,在上空飘摇。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云景就看到了千万只小鱼成群涌动,在它们的身后,还紧跟着一只鲨鱼。

    敏察大师见云景看的入神,笑着道:“低层的人,是看不到高层的,所以我们在三楼,往上看到的只是海洋,但三楼以上的人看我们,就像我们现在看他们那样。”

    云景闻言,低下头一看,便见一层和二层,无数修炼者来来往往,不少人竟然已经开始了厮杀!

    突然,云景目光一凝。

    土楼是圆柱形的建筑,每一层楼的面积都相同,但不同的是,一楼是没有休息室的。

    墙内便是往来走动的修炼者,没有任何遮挡物,只要在现场,谁都能看得到对方,这样的情况,顿时给人增加了无数的危险感。

    只有在一楼中表现良好的人,才可以进入二楼,这个标准具体是怎样的,云景不太清楚,此时此刻,他只能看到二楼有零星三五人在走动,这三五人,没一个面熟的,因为云景所熟识的华国修炼者,现在全都出现在了一楼!

    更让云景心焦的是,姜皓等人,比万丈山弯刀门的人进入得要早。

    毕竟是华国最精英的修炼者,而且姜皓这一行人数量较多,因此还是占据了一楼某一个靠墙的位置,看得出来,为了占领这个位置,他们吃了不少苦头,此刻姜皓率领着人,站成了一圈防守,而圈内的人,则坐在原地闭目打坐,快疗伤恢复精力。

    他们并不知道,在另一个角落,万丈山和弯刀门的人,在刚刚也已经进来了。

    但是他们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被一楼的修炼者盯上,如果他们人多的话,还可以考人数快冲出,但偏偏他们人少,一下子就被国外的修炼者围堵。

    层层人群阻碍了视线,姜皓他们刚刚经历过大战,这种人头攒动的战乱中心,距离他们越远越好,根本不会去关注,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同胞正在被围堵。

    虽然云景和万丈山弯刀门雁荡山的修炼者没什么交情,刚刚进入海境试炼时,还生了一些令人尴尬的事情,但是毕竟是一国同胞。

    刚刚云景在进入隔阂前,他们还叮嘱云景小心谨慎,没想到转瞬间,云景和墨菲斯站在三层,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陷入了困境之中。

    围堵万丈山等修炼者的是英国的吸血鬼家族。

    对比起普通人,血族有着各种奇妙的能力,但在修炼者的世界中,却显得有些单一薄弱了。

    不少东亚国家的修炼者,大多是借用外界的“气”来进行修炼,而血族却十分受局限,必须依靠鲜血才能蜕变进步。

    当然,不论是任何修炼方式,修炼到最后,莫过于强化自身,这一点上,血族与全球所有修炼者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且血族从最基础的新人时期起,就一直在单一地重复进行强化,世界是公平的,但血族跨入某一个阶梯后,将会生质的改变,而且血族的寿命比普通修炼者要长许多,只要出现一个强者,就能守护家族数年,这便是血族一直屹立不倒,现在还能再次参加海境试炼的缘故。

    可惜的是,强者和年轻人不会在同一层,大多血族年轻人都比别的修炼者要弱,为此他们不得不凝聚在一块,严防死守。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华国修炼者出现在他们的后方,立刻引起血族极大的反弹,当现华国修炼者居然兵分两路,血族立刻找到了契机。

    在场除了同宗之外,别的全都是敌人,能消灭一个是一个,万一真把这群华国修炼者宰了,他们的鲜血便是血族接下来的食物了!

    修炼者的鲜血,可比普通人要更加的美味呢。

    贪婪地看着每一个华国修炼者,血族红着眼睛,獠牙不受控制地生长出来,犹如一只只灵活的蝙蝠,不断地扑向华国修炼者。

    他们不仅牙齿能够吸血,指甲也同样具有吸血的能力,但凡被他们的指甲碰过的皮肤,立刻出现了血痕,而且伤口里的肉都成一种诡异的白色,因为皮肉里的鲜血,在被抓伤的那一瞬间,就被吸走了大量的血液。

    云景眼见万丈山弯刀门的人情况越来越危险,再这样下去,他们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更可怕的是,血族具有改造对方体质的能力,万一这群华国修炼者都被改造成了血族……

    想到这,云景忍不住站在扶栏上,对姜皓大喊道:“姜皓!”

    敏察大师见状,对云景微笑道:“小友莫操心,这每一层都是单独的空间,级别越高,所也能看到的东西就越多,一层情况可以让这栋楼所有的都看得到,而三层的人呢,可以在三层之中自有穿梭,但无法下楼,不论是能量、法器、灵器、声音,还有各种物品,都是不能传送下去的。”

    云景看了敏察大师一眼,见他不慌不忙的模样,道:“多谢大师提点。”

    说完,云景又立刻看向一楼。

    让云景惊喜的是,万丈山不愧为道门名门,在这样劣势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找机会冲了出来,虽然他冲出吸血鬼的包围圈后,很快又被别的修炼者现,但在这个期间,一直放手的姜皓等人,终于也看到了他们的踪影!

    “是万丈山的人!”姜皓最为眼尖,虽然万丈山修炼者的身影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立刻大喊道。

    华国道门修炼者见状,纷纷沿着姜皓所指抬头望去,虽然人群影影绰绰,但一旦有了目标找寻后,很快,他们又现了被吸血鬼包围的雁荡山和弯刀门的修炼者们。

    连云景这个对世界修炼者了解甚少的人,都知道吸血鬼们的特性,道门众人更是明白此事有多么严重。

    众人顾不上疗伤,纷纷起身,快准备战斗救人。

    华国修炼者这边一动,一楼的世界修炼者们也跟着惊醒起来,当华国修炼者和吸血鬼们战成一团之时,不少人当即蠢蠢欲动。

    吸血鬼们不可能是华国修炼者们的对手,但很关键的一点是,在此之前,华国修炼者已经经历了一番厮杀,此番再被吸血鬼一消耗,华国修炼者岂不是苟延残喘,正是铲除他们最好的时机?

    眼看着华国修炼者和吸血鬼们战成一团,不少围观的各国修炼者立刻彼此对视,互相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神情。

    他们逐渐改变了原本驻扎的阵营,悄无声息地为接下来的一场大战而部署。

    那些一直被吸血鬼作为人质困住,用以钳制姜皓等人的弯刀门和雁荡山的修炼者们见状,立刻有了不详的预感。

    其中一名修炼者当场点道:“我失血过多,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就算被救回去,也起不了作用,你们别来救我了!”

    有他开头,别的修炼者见状,在生于死面前,最终竟然纷纷都选择了死亡的一方,对姜皓等人大喊道:“我也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救了我也是拖累,别来了!”

    “也别来我这边了,我不想活了,让我死吧!”

    这悲壮的气氛顿时传染到每一个被俘虏的修炼者身上,其中一名十分年轻冲动的修炼者,在被擒拿的那一瞬间,直接大喊道:“去死吧,老子就算死了也不会便宜你,大不了来喝死人的血!”

    他说完,体内所剩不多的能量当场爆,临终前,居然还拉下了对方一名较为勇猛的大将一起共赴黄泉!

    这一自爆顿时震惊全场,那些被困住已经没有求生欲的俘虏们,想也不想,立刻开始纷纷效仿,由于这些华国修炼者们非常果决,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就这么一转眼的时间,他们以命换命,居然用自己的生命,带走了六名战斗力完好的吸血鬼!

    这一结果是许多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包括华国的修炼者们,之前他们身处于战场中心的华国修炼者们,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海境试炼,居然会出现这么惨烈的结局。

    在华国修炼者们因为同胞死亡,而变得更加疯狂开始战斗的同时,吸血鬼们则相反,开始萌生了退意。

    对方用弱者换了他们六名战斗力完好大将的性命,对吸血鬼们而言,绝对是损失惨重。

    本来他们想对万丈山弯刀门的人下手,就是因为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秉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态,才动了这场战争,此刻见他们已经成为了劣势的一方,不少吸血鬼且战且退,不断地朝其余国家的修炼者那边跑去。

    而令人捉摸不透的,则是那些其余国家的修炼者,竟然也放任吸血鬼躲到他们的后方,然后由他们这群没有激战过的修炼者,来面对华国的修炼者。

    如此战局,看得云景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此刻他就是其中一员,将那些趁火打劫的人通通杀死,以儆效尤!

    不仅云景,连一旁的墨菲斯和裴春秋,都面色凝重,毕竟都是他们的同胞,眼看着各国一同欺凌他们,谁的心中也不好受。

    唯有敏察大师在一旁,依旧保持着微笑:“几位莫操心,华国修炼者实力强劲,团结一心,最擅长反败为胜,这些别国的修炼者看似强大,但不会是华国修炼者的对手的。”

    云景看了敏察大师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多谢大师吉言。”

    其实此刻云景已经微妙地察觉出了不对劲,但眼下那一层的战况更牵动云景的心,他没工夫去和敏察大师计较,所以也没再多说话,继续关注着姜皓他们的情况。

    吸血鬼虽然且战且退,但也并非一下子落跑,而且吸血鬼本就灵活,此刻他们转换了战术,虽然已经没有人质困在他们的手中,但相对应的,人质的压力全都转换到了姜皓他们的身上,他们逐渐由攻转为了守,反而增加了难度。

    姜皓等人正在拼尽全力战斗,即便已经现了四周不少豺狼蠢蠢欲动,但此时此刻,正在和吸血鬼厮杀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抽出空来进行重新布局。

    当最后一个吸血鬼消失在华国修炼者眼前的这一瞬间,不知不觉中,姜皓他们已经退到了墙角的前面,在他们面前,世界各国的修炼者都有,只要认为自己能在这次战斗分一杯羹的修炼者,全都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无数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每一个眼中,都闪烁着贪婪和嗜血的光芒。

    道门曾经因为近代战乱而颓败过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年来,好不容易逐渐恢复以往,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海境试炼,数年前“八国联军”的盛况,居然还能再一次出现!

    虽然华国修炼者们不全都是一个门派的,但只要身处于这个国家,当年的耻辱就无法忘怀,眼看着华国又一次面临包围之境,不少人心中觉得讽刺之余,更是激了他们的怒意。

    姜皓当即率先大吼道:“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屠刀,谁与我——屠狼!”

    “你要战,我便战!”下一瞬,便有人高举灵器,释放出所有的能量,嘶声大吼道。

    没有多余的话,剩余的所有人全都举起手中的灵器,释放出所有的能量,以姜皓为起点,成三角锥子型阵法,每一个人的能量层层递进,当冲击到姜皓面前时,姜皓的身躯因为累积了太多的能量,浑身的肌肉猛地鼓起,毛细血管瞬间炸裂开,整个人犹如化作了个血人。

    他痛苦嘶吼一声,手中握着一柄没有剑身的剑柄,在大量灵力的催动下,混合着姜皓的血液,大量灵力在他面前肆虐席卷,犹如龙卷风一般,而这龙卷风的最中心,便是那完全由灵力所形成的剑身。

    “这个小家伙……不得了……”裴春秋看着姜皓,略微惊讶地道。

    这剑柄上的剑身,必须依靠大量的灵力累积,才能够形成,以姜皓目前的实力,根本没办法运用这种使用条件苛刻的灵器,但他竟然另辟蹊径,想办法把别人的能量集中在自己身上,短期内骤然提升实力,然后来催动这把剑。

    问题是,人将天地灵气吸入体内,为自己所用,本来就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这股灵力释放出去,相当于已经是有主的力量,想要直接将这股力量引入体内,先从天赋上来说,就有许多人做不到,其次从危险性上来说,这种方法过于冒险,很容易爆体而亡。

    正常人,在刚刚阵法催动的那一瞬间,就应该直接爆炸死了,但姜皓仅仅只是变成一个血人而已,其中展现出来的潜力和天赋,简直令人震惊!

    更可怕的是,这剑身,怕是真要被他催动成功了。

    云景几乎顾不上回应裴春秋了,他双目死死盯着姜皓,当万丈光芒化作一丝光辉,凝聚成一把锋利的剑刃后,整个一层都骤然一暗,仿佛所有的光线,全都被这把刚刚出现的剑身所吸引。

    下一秒,姜皓大吼一声,艰难地挥舞着灵器,对着所有包围他们的修炼者猛地一甩!

    “万剑归宗!”裴春秋惊呼一声,伴随着他话音落下,那一柄锐利的剑身,化作千万璀璨的雨点,竟比那蜃楼之中的灵器灯光还要明亮,穿透所有包围他们修炼者的额前。

    ——穿脑而过,一击毙命!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63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63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63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421 第四百二十一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20 第四百二十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422 第四百四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