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与小职员》

下载本书

36.第 36 章 按摩

作者:聪明机智菜菜菜 字数:1375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天道图书馆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伏天氏 美食供应商
    他太瘦了。[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这是霍沉渊冲进浴室看到程焱之后,心中升起的最直观感受。

    平日穿着衣服不觉得,可此时此刻,霍沉渊微蹙了眉头,竟是不自觉地有些心疼,上前一步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却看到程焱近乎于失态的举动。

    似乎是被沐浴露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迷住了眼睛,程焱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在盲目的摸索着,有些慌乱的,想要拉扯一条毛巾过来,遮挡住他的两条腿。

    浴室里面很安静。

    除了头顶喷头流下来的沥沥水声之外,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霍沉渊站在距离程焱只有几步的地方,沉默地注视着摔倒在地的男人,没有错过他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慌乱,自卑,还有自我厌弃。

    视线落在程焱想要遮挡住的那双腿上面。

    细胞长期失去活力,神经萎缩,还有肌肉萎缩加在一起,跟上半身健康白皙的皮肤相比,这双腿,的确,是有些触目惊心。

    霍沉渊甚至能够想象,若是没有五年前的那一场车祸,原本这双腿应该是什么样子。

    笔直,修长,还有健康。

    而就在这时,程焱半靠在浴室冰凉的墙壁上面,闭着眼睛,原本握紧的拳头松开来,他摸索着将浴巾盖在自己的腿上,全身的血液都似乎涌到了大脑里面去,呼吸却是从未有过的平稳。

    他靠在墙壁上,难以抑制的难堪与自卑感,在这一瞬间到达顶点,他深呼吸一口气,喉咙微微颤抖,眼睛酸的厉害,声音却努力地保持着镇定。

    闭着眼睛仰起头,冲着霍沉渊在的方向。

    “你先出去吧。”

    说完,几乎是用尽了浑身力气,觉得可笑之极。

    你看多可笑,前一秒,他还在喜悦新的生活从今天就要开始,可下一秒,他所有的坚强淡定,都在霍沉渊长久的沉默当中,灰飞烟灭,被碾碎殆尽。

    眼睛仍是烧灼得厉害,不敢睁开。

    程焱心中倒是有些庆幸了。

    幸亏,自己现在看不见。

    不然,若是看到了霍沉渊脸上流露出来丝毫的恶心,嫌弃,又或者是同情怜悯,那自己现在,怕是更加难堪痛苦吗?

    听着声音,霍沉渊似乎是听了自己的话,离开了浴室。

    听到浴室门被拉开又带上的声音,又听到脚步声越走越远的声音。

    程焱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想笑,可笑容还没露出来,一颗心,却是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满嘴苦涩。

    你看。

    霍沉渊这么好,他最终,还是会看清楚现实的,不是吗?

    程焱有些恍惚的靠在墙上,闭着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却是很久很久之前一个夏天。

    天气热,在家里,所以穿了条到膝盖的短裤。

    偏偏遇到那一天,程冉的老师来家里家访,很温柔很漂亮的女老师,像是刚毕业没多久的样子,化着精致的妆容,身上还有一股清新又好闻的香气。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程焱刚刚准备自我介绍的时候,却看到女人落在自己腿上的目光。

    几乎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从沙发上猛地弹起来。

    “你这腿...这腿怎么这么吓人啊...”女老师强装镇定,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表情有些过激,干笑一声又坐回原位,嘴里却是嘟囔着,“年轻人怎么长了两条老年人的腿...”

    程焱还记得自己跟老师解释,说是出了车祸,肌肉失去活力的缘故。(WWW.mianhuaang.LA 好看的小说

    可解释完之后,意料之中的,在女人眼中,看到了同情又怜悯的目光。

    “真可怜啊,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吧?真是不容易――”

    后来女老师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忍无可忍的程冉给打断,不等程焱出言制止,女孩已经连拖带拽的,将老师生生的赶出了家门外,等到回来的时候,程冉已经是双眼通红,扑进他的怀里,眼泪滚烫。

    程焱现在还记得那一天程冉的眼泪落在他胸前的感觉,也记得那一日女孩的情绪竟是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愤怒。

    也是从那一天之后,无论天气再热,程焱永远都衣冠整齐,再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过自己家的那双腿。

    轻轻地笑了笑,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部都驱逐出去,程焱伸手摸索着,想要用水将眼睛清洗干净。

    手刚刚伸出去,就被另一双手握住。

    他一愣,旋即浑身僵硬。

    握住他的那双手宽大,有力,掌心温热,骨节分明。

    霍沉渊。

    程焱喉咙有些微微沙哑,他闭着眼睛,望向来人的方向问:“你不是出去了么?”

    霍沉渊淡淡嗯了一声,随手将刚刚出去干净浴巾和睡衣挂在一旁的挂钩上面,再把淋浴头取下来。

    “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但是你要睁着眼睛。”

    说着,喷头对准眼睛,再用手减弱水流的冲击力,帮程焱清洗眼中残留的沐浴露。

    动作细致,缓慢,又温柔。

    的确是有些不舒服,程焱忍不住皱起眉头,却很快的,发现眼睛已经能够重新睁开。

    第一个看见的,就是霍沉渊的侧脸。

    男人微抿着薄唇,眸色深沉似海,看不清楚什么情绪,见程焱眼睛已经没什么问题,伸出左手覆住他的眼睛,开始帮他洗头发。

    这种气氛,实在是有些奇怪的厉害。

    程焱伸手就要接过喷头自己洗,却被霍沉渊一个眼神制止。

    于是,霍沉渊沉默着帮程焱把头发冲洗干净,拿了毛巾擦干,将刚刚他出去拿进来的宽大浴巾,将程焱身上擦干。

    在毛巾即将落到腿上的时候,程焱抿了抿唇,开口就要拒绝。

    霍沉渊动作微顿,却是看也没看他一眼,沉默地,用浴巾将腿上的水渍揩干。

    目光落在程焱腿上的时候,眼神沉静深邃,一如往常。

    而动作,却是轻轻缓缓的,似乎生怕哪里重了,会弄疼了他。

    程焱喉咙微动,看着男人的动作,心中不自觉地情绪翻涌,竟是堵得不像话,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将轮椅从地上扶正,抱着程焱坐上去。

    帮他将睡衣穿好。

    明明是有些旖旎,甚至可以令人遐想连篇的画面,偏偏霍沉渊从头到尾,紧抿着薄唇,沉默不语。

    穿好睡衣之后,没有推轮椅,反倒是直接将程焱从上面打横抱起,走出了浴室。

    从头到尾,两个人全程沉默,没有任何交流。

    将程焱放在床上,沉默着将被子拉上来给他盖好,拢了拢被子,深深地看了程焱一眼,霍沉渊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房间。

    “等一下。”

    程焱终于忍不住叫住霍沉渊。

    程焱心情实在是有些复杂。

    最开始,当霍沉渊离开的时候,他几乎是觉得一颗心,都掉进了地狱里,自卑,受挫,还有难以抑制的觉得可笑。

    可是当他发现,男人出去,只不过是为了再拿一条干净的浴巾,再拿一件新的睡衣时。

    他误会了霍沉渊?

    可是叫住了他,程焱张了张嘴巴,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抿了抿嘴唇,陷入了近乎于尴尬的状态当中。

    霍沉渊脚步微顿,转过身,站在床边,视线落在男人的身上。

    似乎是看出了程焱的心理活动,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终于开口。

    “程焱,你不信任我。”

    这句话霍沉渊用的是陈述句。

    没有询问,也没有质问,语气平平淡淡的,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他说程焱,你不信任我。

    这话一出口,程焱心中一颤,习惯性的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竟是无话可说,只得苦笑一声,望着霍沉渊的眼睛点头。

    对。

    他的确是不信任他。

    可是他不信任的又何止是他?

    从头到尾,他最不信任的,其实是他自己。

    残疾,这双腿。

    是程焱心中挥之不去的魔障。

    在别人面前,他可以温和有礼,镇定自若,不卑不亢,平静自信,可是面对霍沉渊呢?他们的关系,还有霍沉渊这个人。

    程焱一边心动的同时,也在忍不住的自卑啊。

    他怎么配得上他。

    注意到程焱脸上的表情,霍沉渊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坐回床边的位置。

    房间里灯光很暗,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投射在程焱脸上。

    霍沉渊深深地凝视着面前的这张脸,眸中有挣扎,有恼怒,最多的,却是深深地心疼跟无奈。

    摇了摇头,轻轻呼出一口气,将这些翻涌的情绪全部都压抑下去。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以前是学医的?”

    霍沉渊突然开口,程焱猛地一愣,习惯性的望向坐在床边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他这幅表情,霍沉渊轻轻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温声开口:“不用这么惊讶,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以后啊,这都需要你慢慢发现。”

    掀开被子,将程焱的腿放在自己腿上。

    程焱一惊,伸手就要阻止。

    霍沉渊却是低头,在程焱的腿上印下一吻。

    程焱几乎是被吓了一跳,浑身僵硬,而当反应过来之后,眼眶又酸涩的厉害,他皱着眉头冲着霍沉渊笑。

    “你干什么啊,别人看了我这双腿都觉得害怕。”

    “霍沉渊,你完全没必要这样的,我知道――”

    “你不知道。”

    没等程焱把话说完,霍沉渊便是打断了他。

    “程焱,你不知道。”

    “你说你知道,可你知道些什么呢?你以为我会同情你,还是怜悯你,亦或者是看到你这双腿,然后被吓得跑得远远的?”

    霍沉渊轻轻笑了笑,望着程焱,几乎要看进他的心里。

    他缓缓摇头,声音平淡。

    “如果是那样,你就太小看我霍沉渊了。”

    “今天我只说这么一次,你给我听清楚了。”

    霍沉渊声音低沉,含了些许薄怒,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传入程焱的耳朵里。

    “你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我要你。”

    “现在你双腿残疾,站不起来,我也要你。”

    “就算是未来你情况恶化,话说不清,眼看不见,变成只会流口水咿咿呀呀的老头,我霍沉渊也依然要你。”

    “同样,你也是一样。”

    “未来不论我变成什么样,白发苍苍,牙齿掉光,或者是老态龙钟,你也必须得陪在我身边,互不嫌弃。”

    “听清楚了吗?”

    霍沉渊深深地凝视着程焱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开口。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

    “从你点头说要跟我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程焱心头一颤,怔怔地望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也是男人。

    另外一个男人,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这样的话。

    程焱唇角干涩,喉咙发堵,他有些想笑,眼眶却是红得厉害。仰起头来望向霍沉渊的脸,程焱抿了抿嘴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他笑。

    “你以为你是古代的皇帝吗?这么强势。”

    霍沉渊也笑。

    点头,一本正经的模样。

    “如果在古代,倒是很有可能生成皇帝,到时候,你就更跑不了了。”

    “我现在也跑不了啊。”程焱嘟囔着说了这么一句,顿了顿之后,望向霍沉渊轻轻呼出一口气。

    眼神散去阴霾,多了几分坚定坦然。

    “霍沉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不会了。”

    他点了点头,伸手整理了一下程焱面前的被子,若无其事一般淡淡开口问道:“医生应该交代过你的腿应该每天按摩吧?这几年每天都有做吗?”

    程焱摇头。

    “原来小冉每天都会给我按摩的,可是后来我怕累着她,再说了,她学业也越来越重了。”

    “没事的啦。”怕霍沉渊不高兴,程焱故作轻松的开口道:“反正这双腿也动不了了,何必浪费时间跟精力呢?”

    霍沉渊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我一下。”

    等到他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来了一瓶药膏,英文字母,程焱也不知道这药是做什么用的。

    掀开程焱的睡裤,将药膏倒在手掌心上,霍沉渊眼神专注,动作专业又温柔。

    一边将药膏通过手掌均匀的涂抹在程焱的腿上,一边开口解释。

    “这是前段时间让人去美国买回来的药,对肌肉坏死很有疗效,早就想给你了,今天才有机会。”

    这双腿已经坏了五年。

    哪怕是医生曾经说过,有极小极小的概率可能恢复知觉,程焱也早就放弃希望了。

    现如今,他看着霍沉渊给他按摩,给他涂药。

    他腿上没有丝毫知觉,可心里却莫名的觉得暖。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嘲笑霍沉渊。

    “别人要知道堂堂霍氏总裁在给我做这些事情,会不会笑掉大牙?”

    霍沉渊笑,扬眉望向程焱。

    “谁敢笑我?”

    程焱忍不住被逗笑,瞪了霍沉渊一眼,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霍沉渊手上的动作,却是一刻没停。

    程焱逐渐收敛了笑意,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霍沉渊,你别按了,没用的。”

    听到这句话,霍沉渊表情不变,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有想要停顿的意思,一边均匀而有力的给程焱毫无知觉的双腿按摩,一边抬起头来望向他的眼睛。

    “不管有没有用。”

    “程焱,我给你按一辈子,怎么样?”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9111.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9111/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9111.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6.第 36 章 按摩)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35.第 35 章 浴室     返回目录     下一章:37.第 37 章 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