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姬》

下载本书

618 弃暗投明

作者:多木木多 字数:326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仙逆 元尊 最强狂兵
    白哥知道他到万应城,  黎家可能不会太客气,但也万万没想到他一进去就被抓了。

    倒是没杀他。

    只是把他关起来了。

    他问那些被送回来的女子都怎么样了。

    他想了想,  说:“这些女子,乃是我奉摘星公主之命送还的。若有个好歹,  只怕公主怪罪下来,我们都不好交待。”

    他拿姜姬来压人而不是徐公,不是徐公不够威风,而是徐公是个“好人”,姜姬是个“恶人”。人总是怕恶人,不怕好人的。

    黎河青坐在他面前,听了这话叫人去打听,  但仍是晚了。有一个女子回家当天就上吊了,  以证清白。

    白哥一听,脸色都变了。

    他会把这些女子送回来,想的是万应城是她们的家,能回到父母身边,  总比在姜姬手里任她摆布要强些。

    可这些女子虽然被姜姬骗了,  但好歹一直活得好好的,结果他把人送回来,反倒送了她们的命。

    这是他的错吗?

    是!

    是他高估了亲情!这世上本就不缺拿子女当私产的父母!他又怎么能认为这些女子回到家里一定比留在外面安全呢?

    他冷笑道:“黎家家教果然不错!”

    黎河青沉默半晌,对他说:“此非我所愿。”

    他听说死了一个人,也不会感到开心。但在这之前,他也不觉得这需要在意。一个女子,轻如鸿毛,  她活着对家族没有帮助,死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何况要她死的是她的父母兄弟,他们也是为了家里其他人考虑。

    “之后我会替她写赋送别,也会好好的安葬她的。”黎河青说,“她的父母兄弟姐妹,我也会多加照顾。”

    白哥说不出话来。以前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诚然,他并不赞成某些世家中对待子女亲人的方式,但凡事都是有因才有果的。一个家族,需要考虑很多方面,有时为了大家,确实需要有人付出无辜的生命。

    可一旦想起姜姬,这个一直在他脑海里不需要怀疑的“正道”似乎就突然变得不对了。

    她会赞成吗?

    她肯定不。

    她会愤怒吗?

    她肯定会。

    她会认同吗?

    她认同。

    但她心中的正义与道德不是这个。

    虽然姜姬不曾与他交心,他也不算她的知已好友,可他却能懂得她的某些“原则”。

    如果是她在黎家……

    那黎家只怕就逃不过一个死字了。

    姜姬是很奇特的。她的出身是姜氏王族,她却并不认同世家,她似乎认为这天下的世家都可有可无。

    哪怕是徐公,都从来没想过干掉整个凤凰台的世家,独自尊大。他说,这天下的事一个人是干不完的,他收再多的弟子,也收不完天下的俊才。不管是皇帝还是他,都需要许许多多的帮手。

    世家中有好有坏,但好人有好人的用法,坏人有坏人的用处,蠢才也有蠢才的用法。哪怕是他的敌人,也有他可以挥作用的地方。

    同时,世家也是珍贵的。每一个姓氏繁衍起来都不容易,那需要许多代人的努力,他们就像支撑着这大梁的参天大树,他们枝干伸到天空中,撑住天,他们的根系深入大地,将大梁聚拢到一起。百姓就生活在这些大树之下,方能安享太平,不受风吹雨打。

    可姜姬在鲁国时几乎是除尽了莲花台下所有的世家,而她的手伸到哪里,那里就再无显姓著族。

    正因为她的这个做法,叫白哥格外不安。

    徐公说,那是因为鲁王弱小,而她是一个女子,所以为了建立王权才必须把所有比鲁王强大的世家全都毁掉。

    “你看,她离开鲁国多年,鲁国现在仍然没有乱。这正说明她做的是对的。”徐公对他说。

    白哥:“可我还是觉得,是她本性如此。”

    徐公:“你是觉得她凶残?”

    白哥:“……还有,贪婪。”

    可徐公仍然觉得没关系,这不重要。

    他笑着说:“等她坐在那个位子上后,再仁善宽和就行了。”

    徐公并不觉得姜姬的行事有什么问题。不管她是凶残也好,贪婪也罢,反正现在是争天下呢,仁义谦让也不合适。等把天下打下来,她就该换一种作风了。

    徐公还说,姜姬并非一味残忍,看她对百姓就很“仁善”。杀官杀得毫不手软,治起民来却像慈父慈母,只要肯好好干活,种地也好,行商也罢,纺织、打铁……等等,她都没意见!不收税,减赋,还给百姓钱授官。

    徐公问他可曾在鲁国之外的地方见过给工匠授官的?

    白哥当然没见过。

    有见过种地不交税的吗?

    没见过。

    鲁商出入鲁国都不收关税和城门税,别处的商人进出鲁国都必须交出税,结果现在鲁国的人再行商,也很少跑到外面来了。

    ——在鲁国里面做二道贩子就可以赚很多钱了!

    白哥承认,姜姬确实“悯民”。

    徐公摇头:“她不是怜惜百姓辛苦,而是在养民。这才叫治国。”让百姓安心留在国内,繁衍生息,生生不息,这样的国才叫国,国才安定。

    徐公说:“而且,她也确实贪婪。她用这种方式夺去了不少百姓呢。”

    人皆向利,向善。哪里的日子更好过,百姓们或许没读过书,说不出道理,可他们都知道。

    公主城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尾大不掉?

    解县和新县的世家被抓之后,百姓们为什么不逃?还有的就算是跑,也是往公主城跑,而不是跑到更远的地方去?

    还有鲁国。

    虽然远了点,可徐公现在对鲁国下的功夫比对凤凰台下的都多。这几年人是越派越多,已经有人在鲁国乐城安家落户了。

    鲁国蒸蒸日上,可旁边的郑、燕、魏呢?

    都已经无力与鲁相争。

    三地百姓都在争向逃到鲁国。

    宁可在鲁为民,不愿在郑为仕。这种话在郑国可不鲜见。

    燕国燕贵手底的兵也都在往鲁跑。燕地为祸鲁国多年,从没像这一代一样,他们的兵跑到鲁国,鲁国一个小小的边镇太守不肯还给燕贵,燕贵竟然没一个敢派兵去打的。

    什么时候燕贵也如此知礼了?

    魏国是蛀虫赶不尽,杀不绝。

    今年才出了一件事,魏王开库,现库中的祭器不见了,兵器也少了大半,怒砍了许多人后,东西仍没找回来——早就被商人运走了。

    魏王并不软弱,心胸手段都不缺。可他砍一批人,好一点,过一阵子又死灰复燃。

    他也不能把国中世家都砍完啊。就算那些不听他话的砍了不可惜,可他自己的亲信中也有蛀虫,难道还能杀光亲信?亲信不扶持也就罢了,怎么能砍自己好不容易立起来的手足耳目呢?

    魏王的手一软,就更管不住底下的歪风邪气了。

    徐公开始百思不解,后来千方百计追根究底,到底从鲁商的行事上猜出了一鳞半爪。

    最早从魏国贩货的正是从鲁国过去的商人。他们在鲁国经营数年后才被魏王赶出魏国。

    但魏国的风气已经被带坏了。

    可一开始是谁的手笔呢?画下这百年毒计。此计非图一时之快,而是图十年、百年、千年后,能将魏国一举击垮!

    徐公对白哥说过很多,道最终令他下定决心的,正是姜姬在这三国的布置。

    “她如日中天,而我早已是垂暮之年。十年内,我没有把握把她除掉。十年后,这大梁无人可阻她。所以到不如我将大梁双手奉上,求她怜惜一二。”

    这黎家在她眼中算什么?案上之肉而已。

    白哥突然觉得眼前的黎青河不值得他再费心了。一臂之力,何以阻车?

    这万应城能算一臂吗?

    既然她都不在意,他又何必把黎氏放在心上?

    与其助黎氏,不如助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3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331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3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618 弃暗投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617 甘为……     返回目录     下一章:619 白哥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