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姬》

下载本书

630 摘星宫的日常

作者:多木木多 字数:5461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仙逆 元尊 最强狂兵
    花万里再次“领军”, 心情自然十分复杂。

    一方面, 这些“花家军”虽然似乎仍然听他的号令, 但他很清楚如果他不能喂饱他们,那这些士兵转身仍旧会背弃他;

    另一方面, 鲁国公主好像并不打算真的夺走他的“军队”。

    因为这次交到他手里的人数超出了他的想像, 足有一万七千人!

    虽然他亲手“送”进公主城了四万五千人,但眼下这一万多人也比他想的要多得多了。

    哪怕这一次为了“作戏”,他只能带三千人出来。可经过一番小心且细致又隐密的查探之后,他得知这剩下的一万七千人全都对他忠心不二!

    这个意思是说,他们都表示只肯听从“花大将军”的调遣!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 花万里的心头涌上热流,仿佛重获新生!

    哪怕他下一刻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还是要留在公主城,根本没有第二条路留给他, 他在这一刻仍然重新振作起来了。

    他之前是被接连而来的打击给击垮了。本来他在战场上就是九死一生,能活下来的每一天都值得感激祖先保佑。现在无非也是回不去凤凰台, 只能龟缩在公主城以图后事而已。

    但留在公主城其实也是大有可为的。

    他或许看错了鲁国公主, 但这也说明这个女人野心不小。他以前曾经打算跟随朝阳公主, 现在换成鲁国公主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唯一需要他小心的是避免第二次被人抛弃。就像被朝阳公主抛弃成了跟陶然相斗的弃子一样。

    他到目前仍未感觉到鲁国公主对他的真心真意。这个公主有些捉摸不定。从一开始的假装示弱,到现在的避不见面;之前将他关在府中, 让他无法接触到士兵, 后来却突然敞开大门,任他与他人接触交谈。

    现在又把花家军“还”给他了。

    就算他现在手中无粮无钱,带着军队也走不出一百里,但她竟然敢把一万七千人就这么还给他, 她就不怕他反戈一击,掉过头来打她吗?

    还是她自信他已经除她之外,无路可走?

    “将军,可要围上去。”一个家将问道。

    “围,但不杀,擒住为首的即可。”花万里道。

    家将举起令旗,就有三队人往前包抄,不过片刻就分出了胜负。

    实在是云重虽然长在军中,却从没上过战场。论起兵书来也比不过花家百战之师,只怕连花家一个家将就能轻而易举的将他打败。

    可这样的一个人,公主却让他只能围,不能杀,最后还要将人放走……

    花万里想到一个可能:莫非公主想将那个“庆王”引出来?

    不,她可能是想除掉庆王!

    那他,就是被她安排来“杀贼”的人!

    花万里想到这里,既喜又忧。

    喜的是,如果他做好了这件事,可以再扬一回名!他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花大将军”了。只有当他是“花大将军”时,他才有价值,才能被人看重。

    所以对战“庆王”之师,对他来说是幸而非不幸。如果鲁国公主存着把他养到死的念头,再也不会放他上战场,那他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他以前觉得他的父亲被朝阳公主害死是意外,等他上了战场后才有了另一种感悟:不是朝阳公主不得不杀父亲,而是父亲空有将军之名,没有将军之实。

    朝阳公主要杀人立威,就选中了他的父亲。

    父亲会死是因为他太弱了。除了虚名之外,他并没有其他让人惧怕的地方,也不会让人可惜。

    他以前非常崇拜父亲,认为父亲从不上战场是非常明智的。但当他真的领军出征之后,他才意识到,父亲从不亲自领兵的原因是……他怕死。

    父亲可能一直都把花家是个将门当成了负担。他回忆起父亲在世时的言行,与他谈书论作时的飞扬神采,终于明白,父亲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

    他向往真正的世家大族,比如徐家。他一直想改变花家,可一直没等到机会。他畏惧战场,畏惧领兵,所以终其一生,只是日日披挂,却从来没有用他手中的剑斩过一颗人头。

    花万里从第一次出征起,就发誓他日后一定要死在战场上。一个将军如果不上战场,那他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没有用的摆设。

    他只有在战场上,只有身后有万千兵马时,才是最有力量的。

    忧的是,庆王毕竟是诸侯王。哪怕他现在还没有立国,可圣旨已下,花万里战他,胜了也要被问罪的除非庆王有大逆之罪。

    他担心他会再次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可这回鲁国公主并没有给他后退的机会。她只给他安排了一条路,就是战庆王。

    胜了,可能他会死;败了,那他还是没有活路。

    那要怎么选呢?

    花万里没有多费思量,片刻就拿定了主意。

    此时云重已经被擒住了。

    花万里命众人退开,策马上前,一剑挑开了缚住云重的绳索,又扔了一把剑给他,笑道:“看你倒像个勇壮之士,不妨与我比斗一番,若胜,自然放了你,若败,便跪下对我磕三个头,叫我爷爷如何?”

    花万里以前从未如此玩弄戏耍过被俘之人,他也不是这种性格。家将们虽然觉得奇怪,也没有阻拦他。还有人悄悄道:“将军被关了许久,性子有些变了。”

    “他忍气吞声,好不容易出来了,让他松快松快吧。”

    云重气得勃然色变。他以前跟花万里相比,那是花万里在殿中与诸位公卿吟唱作乐,他在殿外阶下守卫。但如今他是庆王之子!父为王候,他便是王子!花万里辱他就是辱父!

    可他不能在此地说出“庆王”的名字。也幸亏以前没什么人认识他,像花万里这等公子,就算当面见过云重一百回也不会记住昔日阶下着甲执锐之人的脸。

    不然,他这个庆王大公子,日后的庆国太子的脸就要丢尽了。

    云重虽然领军不行,但单打独斗却胜过花万里百倍。

    他已经生了杀心,决心要在这里要了花万里的性命。于是执剑攻上,第一招就往要害去。

    两人对了几招,花万里眼看就要不敌。家将们都想上前相救,可又顾忌花万里的颜面,不敢出手。

    正在焦急间,花万里突然喝了一声:“给我打他!”

    家将们尚在不解犹豫之时,听惯了军令的士兵没有二话,一拥而上,瞬间就把云重又给打翻在地。

    云重自然要骂的。

    花万里反笑道:“叫的好响亮的一头犬。”

    家将们对花万里这与往常截然不同的作法还有些不习惯,但都觉得他真的是在公主城里受了委屈,这是要发泄一下,都能接受。

    便要上去劝他:“将军,该回去了。”

    花万里说不。

    然后又让人把云重放开。

    云重灰头土脸,肩背都有了伤,看花万里的眼神都淬了毒。

    花万里再次扔给他一柄剑,笑道:“再比一次。”

    家将们:“……”

    不是,刚才比过了,你打不过人家!

    云重被缚了两次,一次是被人从马上拉下来,一次是被一群执□□长矛长戟的士兵像捉小鸡一样打翻压在地上。两次下来不可能不受伤。

    此时再比,有点胜之不武了。

    云重捡起剑,冷笑:“便再来替你爹教训你!”话音未落,合身扑上。

    花万里挺剑迎上,三招之下,又现败相,他这回连退都不退了,直接喊:“给我打他!”

    家将们:“……”

    士兵们听命行事,上前又把云重给敲翻了。

    云重被□□长矛压住四肢,趴在尘土里像个翻不了身的乌龟,破口大骂,问候了花家祖宗二十八代。

    家将觉得难听,叫人堵了云重的嘴,上前去劝花万里:“将军,该回了。”您玩够了吗?

    花万里摆摆手,让人再把云重放开,第三次把剑扔到他面前,笑道:“再来啊。”

    家将:“……”

    家将们心累的退开了。也不再劝。

    都看出来了,花万里这是在故意羞辱这人。不过……没听说花家跟这庆王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花万里这样像是被庆王抢了媳妇似的。

    家将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花万里逗狗似的戏耍了云重七-八回才罢休,这还是因为眼看要黄昏了,再不走今晚就要住野地里了。

    花万里耍人一开始只是想设局,后来也真是玩出了兴致,满腔郁气一扫而空。

    他爽够了,上马,却没有让人把云重抓起来,就这么把人丢在这里了。

    家将们觉得不妥。这不是明摆着放虎归山?

    花万里笑道:“我就是等着他再来找我。”这么耍还不生气的只有圣人了。

    果不其然。不出半个月,就听说河谷庆王带兵来了,要亲自“迎”鲁国公主与小太子回凤凰台。

    当然,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这人,他们是非带走不可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带着万人大军来了。

    姜姬很吃惊,她还觉得这个计策太粗糙直白了,云重未必会上当呢。没想到放花万里出去效果这么好。

    不过人既然来了,当然要把他打回去。

    她叫来花万里和霍九弈,道:“以花将军为主,霍将军次之。你二人必要将这云重的人全部打散,但主将要放回河谷。只是他走时,身后败军不得超过一千人。”

    花万里抢在霍九弈前开口:“我一人便可,不需霍将军出马。”

    霍九弈笑道:“花将军还是适合坐在殿上,这上战场的事,还是交给小弟吧!”

    花万里被霍九弈一激,冷笑道:“我花家在此,何人敢放肆?”

    霍九弈头一扬:“不才,霍九弈。”

    姜姬出来打圆场:“这一次就以花将军为主。花将军,云重来意不善,这场仗不好打。你多加小心吧。”她再转向霍九弈,“霍将军从旁辅佐。”

    两人应下后就退下了。

    到了宫外,各自点兵出阵。

    霍九弈在出城前特意让人送了句话给花万里。

    “若将军不敌战败,我会替将军收尸,不会叫将军弃尸于野的。”

    家将听到这个传信,顿时大怒,立刻就要点兵去杀霍九弈。

    “好个黄口小儿,胆敢诅咒将军!”

    花万里却突然背心一寒。

    他是说真的!这正是公主真正要他做的事!

    “花大将军”要在此战被庆王长子打败,要死在这里!

    能止小儿夜啼的“花大将军”败在名不见经传的庆王长子手中,这庆王与其子的名字即刻就会传遍天下!

    有那么一刻,花万里想过要逃走。

    可他随即想起公主却早在一个月前就把花家兵还给他了,兵器粮草也没有再拖延。

    这是不是说明公主并没有真的想要他的命呢?

    如果他真的逃走了呢?

    霍九弈会来杀他。

    “花大将军”还是会被庆王长子所杀。

    而真正去抵抗河谷大军的,应当是姜武!

    公主替他安排的路就是放他逃走,再让霍九弈来杀了他。

    霍九弈特意来点醒他。如果他不知内情,真的逃了,他就会来取他性命。

    暂且不管霍九弈为什么要提醒他,他现在要做的是

    花万里发令道:“随本将军去把那河谷贼子杀光!抢光河谷粮!”

    早就知道“河谷粮”是何等贵重的士兵们听到这句话都疯狂起来了!虽然他们平时也没有怎么饿过肚子,但那是一斗米半斗钱的河谷粮啊!他们这一辈子都吃不起这么贵的粮食吧?

    杀了那些河谷兵,就可以抢河谷粮吃了!

    花家军如同下山猛虎,席卷而去。

    摘星宫里,姜姬听说花万里带兵真的迎战河谷云家去了,抱着三宝走到殿前,指着河谷的方向给她看:“你看,爹就在那里哦。”

    三宝努力伸长脖子也没看到她爹。

    “爹呢?”

    姜姬笑道:“爹去买粮食啦,买回来蒸米饭给三宝吃。”

    三宝很喜欢吃米饭,听了就兴奋地学狗叫,呜呜汪汪的,又嫩又可爱。

    最近宫里多了几只野狗的小狗,三宝跟小狗天天玩,学狗叫学到能把母狗引来的程度。

    姜姬看母狗带着一串小狗哒哒哒过来了,笑眯眯的把三宝放下,喊寄儿来陪三宝玩。

    寄儿的七爹蹲在旁边笑得喘不过来气,姜姬踢踢他:“我让你挑的小孩子挑好了吗?再不送来,就罚你们多生几个!”

    被寄儿喊七爹的侍人摆摆手,“这就为难了,我们真的生不出来,有寄儿一个就够了。至于陪三宝玩,公主,何不再生一子?”

    姜姬卷起袖子抽他。

    七爹抱头四处闪躲,唉唉叫,终于道:“公主稍待,实在是现在城中复杂,我等不敢冒险。我还有一计,何不令国中送来?诸相、诸公、诸大夫家中皆有子孙,选出与三宝同龄相似之子并不难。”

    姜姬犹豫一会儿后,终于点了点头:“好吧,也该让他们来了。”

    七爹喜道:“某这就去写信!寄儿,不要学狗叫。”

    寄儿蹲在三宝旁边,两人正比着跟小狗学叫,叫得母狗挨个舔他们,越舔越叫,实在没办法,索性横卧,小狗们立刻趴上去吃得欢乐极了。

    三宝喊姜姬:“娘,它又卧下来了,为什么啊?”

    姜姬:“……”

    那是在喊你们去吃奶,小傻子!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3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331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3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630 摘星宫的日常)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629 三宝需要一个伙伴     返回目录     下一章:631 12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