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嫡谋》

下载本书

610、撕画

作者:斯人若彩虹 字数:2369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将军在上,我在下 浪艳嚣张 元尊 三生三世枕上书 男欢女爱 美人谋:妖后无双 合体双修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合租医仙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校花的贴身高手 花都最强主宰 军婚撩人 穿越大反派
    自宋兰香回来后,平国公府几乎可以用鸡犬不宁来形容。

    从前宋兰香待字闺中时几乎将家里的姐妹们得罪了个遍,出嫁了几年回来性格也不见改,还是一如从前的猖狂,一点儿也没有一个刚刚丧夫的寡妇该有的自觉性,每天不是满园子晃悠,就是拉着屋子里的丫头嬉闹,十分没有体统,若不是宋大夫人盯着,怕是连那身孝服都不想穿。

    这一日宋兰香又逛园子掐花戴,却听得两个丫头磨牙,一个道,“前两天刘大公子来的时候你可看见了?”

    另一个问道,“你是说与五小姐订亲的那个广平侯府的大公子?”

    “当然是他,不然还能有谁!”

    “我自然看到了,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比三少爷还风流倜傥,五小姐去见了刘大公子后那脸红了一整天!有这样一个长的俊的夫婿,就是看着也高兴,五小姐真是好福气!”说完吃吃笑了起来。

    “那也是四夫人出手阔绰,许了刘家五万两银子的嫁妆,不然刘家如何能娶五小姐,早前仿佛听说刘家原是打算向宗室里的一位郡君提亲的……”

    “五万两?”另一个丫头惊呆了,“四夫人真是有钱呀……”

    “哪里会要四夫人出!还不是由公中给的,这国公府里就五小姐一个是嫡出的嫡出,没有其他姐妹做对比,四夫人自然是想多少就要多少了,你没看见外面金楼里流水一样的往四房送金银首饰,光这些起码都得花一两万两银子呢……”

    宋兰香气的一把将手里的花捏个稀碎,咬牙切齿道,“好你个宋兰芝,我出嫁的时候母亲费尽周折才给我凑了不到两万两银子的嫁妆,你竟然有五万两,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福气用这五万两!”

    宋兰香气势汹汹的杀到四房,恰巧詹氏不在,叫她几乎没受到任何阻拦就冲到了宋兰芝的院子。

    宋兰芝正在研究一副字画,就见宋兰香直咧咧冲进自己房间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想拉她又不敢她的丫头,急的用哭腔喊着,“三小姐您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宋兰芝挥手让丫头退下,没好气的对宋兰香道,“你来干什么?”

    宋兰香不理会,径自扫了一圈屋子的摆设,果然比自己屋里要精致的多,心里更气,见宋兰芝手里拿的字画似乎是古迹,约莫也是她的嫁妆之一,便伸手去抢。

    宋兰芝吓了一跳,一边卷画轴一边尖叫道,“你干什么!这是画圣的真迹,是祖母给我的,你要是弄坏了祖母不会饶过你的!”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宋兰香已经抓住了画轴的一端,用力一扯就撕成了两半,宋兰芝整个人都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兰香将剩下的半卷又撕成两半,还犹不解气的扔在地上使劲儿用脚踩。

    宋兰芝缓过神来直气得浑身发抖,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紧咬嘴唇不肯哭出来。

    “怎么回事?”被下人急急忙忙叫过来的詹氏人还未进门声音就先传过来了。

    宋兰香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听到母亲的声音的宋兰芝却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痛斥,“你太过分了!好好的发什么疯呢,这是祖母的画,我借过来观摩几天而已,你就给撕了!”

    詹氏看到碎成几块的画卷,失声问道,“这是老夫人送过来的那副画?”

    宋兰芝流着泪点头,“现在被三姐撕坏了,我还怎么还给祖母!”

    詹氏脸色十分不好,看向宋兰香也是既愤怒又厌恶,压着心里的怒火道,“三小姐年纪轻轻死了夫婿本是件让人心生怜悯的事,可是三小姐也不该仗着别人的怜悯就为所欲为,寡妇就该有个寡妇的样子,别做出浪荡轻贱的做派!”

    这话可谓是说的十分重了,可惜说话的对象是完全不拿自己当寡妇看的宋兰香,自然不把詹氏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讽刺道,“一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破烂画卷就想充当画圣的真迹,四婶是缺钱缺疯了要讹我这个侄女儿了吗?拿得出五万两银子嫁女儿,竟还缺这点儿钱用?哦~不对,那五万两银子是公中的钱,四婶是把整个国公府当成你一个人的了吗?”

    “你!……”詹氏气道,却觉得跟着晚辈争论丢了颜面便恨声道,“来人,将三小姐好生给大夫人送过去!”

    又指着地上的碎片道,“将这些捡起来,我们去老夫人那里,求老夫人主持公道去!”

    宋兰香被詹氏的人押回来,孙氏心知女儿又闯祸了,忙拉着宋兰香往老夫人那里赶去,还不忘让人给宋大老爷捎信求救。

    孙氏甫一进门就听老夫人高声喝道,“跪下!”

    宋兰香理亏在先,孙氏只得乖乖拉着女儿跪下。

    老夫人厉声骂道,“不成器的东西!将夫家得罪了个干净,头七没过就叫人赶了回来,还不知道老实,见天的挑事,宋家没你这么不争气的子孙后代!”

    孙氏知道老夫人的脾气吃软不吃硬,此刻不能硬碰硬,唯有认错示弱才是出路,便用力掐了自己腰间一把,挤出两滴泪来,哀声道,“是媳妇教女无方,养成她娇纵的性子,本以为嫁了人便会收敛,没想到姑爷竟然英年早逝,香姐儿她受此打击,性情大变,时哭时笑的,这两天好不容易好些了,却又变得爱摔东西……她也不是有意要撕那画,实乃是因为她遭逢巨变导致性情阴晴不定所致……还请母亲看在她刚没了夫婿的份儿上原谅她这一次!”

    老夫人冷哼一声,“千万可别提原谅她的话!我没这么大的心胸!这画是我母亲给我的嫁妆,陪了我四十多年,比你们任何一个人跟我的时间都要久!就这么被这个混账东西给毁了,你就说该怎么赔?”

    若说赔的话这画的价值也有个定数,孙氏不一定赔不起,只是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赔了画也弥补不了这画所承载的情感,但是孙氏还是不得不表示愿意赔,不然老夫人更有借口惩罚她的女儿了。

    “这画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媳妇愿意一力赔偿,只是这画坏了难再复原,媳妇心里也很是难过,还请母亲息怒!”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4172.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4172/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4172.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610、撕画)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609、无出     返回目录     下一章:611、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