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顽主》

下载本书

第三百七十八章 清君侧

作者:九盏清茶 字数:333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全职法师 道君 帝霸 天道图书馆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永恒圣王 美食供应商 狼与兄弟 都市超级医仙
    骨朵达仰着头侧耳倾听了片刻,而后咧嘴笑道:“这胡哱哱吉祥得很,俺估摸着这一次定能大获全胜!”

    高骈狠狠剜了一眼骨朵达,随即说道:“你何时听过成片的胡哱哱鸟叫过?!”

    此时只听一直不曾言语的王计皱了皱眉头,而后插话道:“咱们怕是被人盯上了!”

    闻言及此,高骈与骨朵达四目相对,显得有些惊讶。

    “你如何知道?”骨朵达将信将疑地问道。

    王计随即答道:“早前属下做禁军斥候时,同袍之间相互联络用的便是这法子,只不过当初我们学的是鸦鹊子!”

    “那你可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高骈追问道。

    王计随即摇了摇头,道:“总之不会是禁军!”

    “为何?”

    “因为禁军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在骊山大阅,即便需要抽调一部分负责警戒,范围也是极其有限,我们此地距离骊山不止三十里,他们绝不可能扩大到这里。”

    王计稍稍沉思片刻,而后继续说道:“不过......对方似乎都撤走了!”

    “撤走了?”高骈与骨朵达异口同声说道,眼神中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属下做了十多年的斥候,对军中的这些联络暗语还是有些了解的,各军虽各有不同,但这声音的长短、声调的锐钝却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方才那一片的胡哱哱声短促而尖锐,应是发生了什么紧要之事,而后全部撤退了!”

    “紧要之事?全部?”

    高骈虽也是世代军伍出身,但却均是门荫入仕,做的是号令全军的将军,却从不曾有过普通小卒的经历,所以自然对这些细节一无所知。

    至于骨朵达......

    他是不屑于做这些事的。

    王计点了点头,道:“没错的,全部撤走了!”

    闻言之后,高骈的面色有些阴沉,他担心的并非对方的身份、目的为何,他担心的是自己这一路走来,被人盯得一览无余而自己竟不自知。

    要知道,这可是河朔三镇最精锐的力量,这三千人中无一不是征战沙场且经验丰富的老兵,更不乏数量可观的斥候兵,但饶是如此,自己竟还是被对方当做猎物般地死死盯住。

    想到此处,即便是在这寒潮未退的暮冬时节,高骈的身上也不禁冷汗淋漓。

    此时王计抬头倾听了片刻,而后神色冷峻地说道:“这些人是天生的捕猎者,属下自叹不如!”

    骨朵达此时也是一伸手将额头上的冷汗抹去,口中周骂道:“若是被老子知道是谁,偏要扒了这些猪狗辈的皮!”

    骨朵达的粗口,使得高骈与王计不禁侧目而视,这是高骈第一次听到骨朵达用“小矮子”以外的词来骂人,甚至将李浈的那句“老子”都借用了去。

    但骨朵达越是表现得反常的愤怒,便越是说明其心中是如何害怕,高骈轻轻拍了拍骨朵达的肩膀以示安慰,毕竟无论事情多么凶险,作为一名主将,都绝不能表现出有哪怕一丝的慌乱。

    骨朵达自然明白高骈的意思,冲其点了点头,道:“放心,俺没事,只是接下来万万要小心些!”

    能从骨朵达嘴里说出“万万小心”这个词,足以可见这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背后,包含着的是怎样的凶险。

    高骈随即冲王计沉声说道:“王计,你是斥候出身,我将军中斥候全部交给你,你该明白怎么做!”

    王计点了点头,拱手应道:“将军放心,那些人绝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了!”

    ......

    夜幕渐退,但天色却依旧不见丝毫光亮,浓重的乌云似乎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其内,隐隐传来的冬雷声更是为这抹阴霾填了些许诡谲。

    李浈抬头看了看天空,无奈地摇了摇头。

    尽管刘括并不知道李浈为何总在摇头,但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心中的恨竟是淡了许多。

    太医署医官在李浈的威逼利诱之下,为了这个胖子已是拼了老命,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晕的胖子。

    李浈对医官们的威逼和利诱,刘括听得一清二楚,但听得越是清楚,自己的心也便越不清楚。

    他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恨为何竟正在逐渐淡去?

    那......是自己的杀父仇敌啊!

    没有人注意到在车驾角落里躺着的那个胖子,眼角缓缓流出的泪水,和他正在经历着的究竟是怎样的复杂和痛苦。

    “李浈,我还是会亲手杀了你的!”

    刘括一遍又一遍地告诫着自己,说服着自己......

    “我说过,我会等着你来杀我!”

    刘括的耳边传来一声低语,使他不得不睁开自己的一双泪目。

    李浈正弯着身子看着自己,脸上挂着笑,与半年前的笑不同。

    见刘括睁开双眼,李浈这才直起腰转过身子。

    “你该减减肥了......”

    ......

    骊山脚下。

    仇士良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马元贽,几欲喷火。

    即便连白敏中和崔延都有些莫名其妙。

    “仇公,何故如此?”马元贽笑道。

    “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只怪我看错了你!”仇士良怒声叱道,毫不避讳一旁的白敏中与崔延。

    事已至此,避讳反倒显得心中怯懦。

    而现在仇士良最不需要的情感便是“怯懦”。

    “仇公此话怎讲?”马元贽故作讶异道。

    “陛下车舆遇刺,你不会不知道吧!”

    仇士良此言一出,白敏中与崔延二人险些晕了过去,只见白敏中一步跨到仇士良面前,追问道:“陛下遇刺?!你......你们好......好大的胆子!”

    面对白敏中的质询,仇士良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盯着马元贽道:“谁做的谁自然清楚,这个罪名咱家承担不起!”

    “你......你做的?!”白敏中转而望向马元贽,面目显得有些狰狞。

    马元贽不由朗声大笑道:“哈哈哈,陛下的护卫由仇公负责,即便是清道的禁军都是仇公所属,仇公不自请谢罪,却在这里血口喷人,你说是我所为,可有何证据?”

    闻言之后,仇士良冷冷地说道:“证据总是会有的!”

    “你......你们果真要.....要造反!老夫这便......”

    白敏中话未说完,便只见仇士良猛地一转身,怒道:“如何?!”

    不待白敏中说话,仇士良随即向左右使了个眼色,当即便有四名步卒上前将白敏中一把拿住。

    “你.....你要做什么!你敢拘禁当朝宰辅!?”白敏中大惊,而此时的崔延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白相,你身为当朝宰辅,不思为臣之事,却悖逆臣伦、蒙蔽圣听,以致......”

    白敏中此时只觉天旋地转,任凭仇士良滔滔不绝地列出自己数条“罪状”,自己却已是百口莫辩、任人宰割。

    “将罪臣白敏中拿下,今日咱家要......清君侧、正朝纲!”

    自始至终,马元贽都不曾再发一言,只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恍如置身事外。

    直到白敏中被押走之后,仇士良这才转而向马元贽冷声说道:“马元贽,事已至此有些话咱家不妨与你挑明了说,咱家已准备拥立杞王登基,你若识时务,便知道该怎么做?今日之事咱家可以不追究,你若不识时务,莫怪咱家不留情面!”

    只见马元贽面色不改,看了看周遭不远处隐隐露出的寒光,随即微微一笑,道:“如此看来,仇公已是成竹在胸,倒是让咱家没得选择了!”

    仇士良冷笑一声,而后看了看有些魂不附体的崔延,道:“崔尚书是聪明人,你崔家上下七十余口都在等着你回府!”

    崔延闻言更是面色苍白,竟是缩在地上向仇士良连连拱手,口中结结巴巴地说道:“崔......崔某唯......唯仇公......马......马首是瞻......”

    仇士良见状这才笑了笑,冲马元贽说道:“马中尉,这便随咱家前去拜见陛下吧!”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440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4400/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440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七十八章 清君侧)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七章 影夜之雀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车舆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