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狂都市》

下载本书

第七章 丢人丢大了

作者:疯狂的鼠标 字数:235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帝霸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号红人 秦吏 天道图书馆 仙逆 全能游戏设计师 男欢女爱 武炼巅峰 元尊
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

    ****

    头等舱很快便平静了下来,由于秦良刚刚苏醒还需要看护,步凡便在秦良旁边坐了下来,在步凡的旁边,便是省保健局首席中医专家荣玉璋。

    “荣老,感谢您刚才给我这个机会,谢谢!”观察了一会儿,见秦良的身体情况已无大碍,步凡转过身来冲着正微笑看着自己的荣玉璋郑重道谢。

    对于荣玉璋,步凡是真心感激,若不是他,自己压根没有机会靠近秦良身边,更别提什么救治了,救人即救己,在秦良的情况彻底稳定后,步凡心中的石头才算是落了地,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摔死了。

    “呵呵,小伙子客气了,”荣玉璋摆了摆手,声音变得凝重:“说实话,刚才的事想想我就后怕,差点就误了一条人命,人不可貌相,今天你给老头子上了一课啊!”

    “老爷子您言重了!”见荣老如此身份和一个晚辈说话还如此坦诚,步凡对他顿时好感大增,脸上掠过一抹不好意思的神色,“我哪里有您说的那么害怕,这次能把秦机长救过来,纯属于运气好而已!”

    “呵呵,运气也需要实力的支持,说说看,刚才是出于什么原因站出来的?总不会是一时头热吧?”随着聊天,两个也渐渐熟稔,荣老本身为人就随和,再加上对步凡这个医术超群为人又谦虚的年轻人有莫名的好感,因此说话也开始随意起来。

    步凡见荣老问到这个问题,不禁面色一红,挠着头冲荣老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说实话?”

    “呵呵,说实话!”

    “那......好吧,我是因为怕死!”在荣老这位长辈面前,步凡也不怕丢人,遂咬牙把自己出头救人的原因说了出来。

    “救秦良是因为自己怕死?”步凡的话一出,不只是荣老,就连秦良和附近侧耳倾听的乘客都是一头的雾水,这哪跟哪呀?

    步凡见众人一脸不解的样子,暗叹这帮人智商怎么会这么低,连这么严重的问题都没有想到,望了一眼旁边正眼巴巴等待自己解释的秦良,幽幽说道:“如果秦机长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想过没有,那飞机谁开?怎么降落?我们大家是不是都得完蛋?”

    “......”听完步凡的话,众人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也顾不得舱内禁止喧哗的规定了,皆都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听罢步凡如此奇葩的救人理由,就连冰山美女也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唇角,只不过她面朝窗外没有人看到。

    “草,又他妈丢人了!”从众人的笑声中步凡猜到自己肯定又丢人了。刚才飞机遇气流时在冰山美女面前丢一次人,这没过二十分钟又丢了一次大的,步凡觉得自己这十多年的人全丢到这架飞机上了。

    果然,当秦良给步凡科普了一番飞行机组常识后,步凡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麻痹的,没文化果然太可怕了!

    众人笑罢,精神已恢复大半的秦良冲步凡打趣道:“兄弟,我还真得感谢你航空知识的匮乏,不然我这条命今天恐怕就要交待了!”

    对于有救命之恩的步凡,秦良直接以兄弟相称。

    “嘿嘿,秦大哥,您福大命大,即便没有我也一定会逢凶化吉的!”步凡一脸尴尬的笑道。

    如果步凡早知道副驾驶也能让飞机平安着陆,也许会出手救秦良,但是王浆精华却绝对不会给他一丝一毫,要知道这玩意在步凡眼里比黄金还要贵重,数量本来就不多,在没有找到大量蜂王浆提炼的情况下,用一点可是少一点。

    当步凡怕死论的插曲过去后,荣玉璋收起脸上的笑容,冲步凡凝重的说道:“小凡,老头子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方便就直接拒绝哈!”

    “不知道老爷子问的是哪方面?”步凡身子微微一震,面色有些不自然,其他倒好说,如果是关系自己身体内的秘密,步凡是打死也不可能透露一个字的。

    “你刚才使用的针法是不是叫鹤啄?”当荣玉璋问这话的时候,声音里竟然有些许颤抖。

    步凡脸上荡起一抹钦佩,“没错,荣老的见识果真让人敬佩,连这种荒僻的针法都能一眼认得!”

    “荒僻?”荣玉璋一脸古怪的望着步凡,在确定步凡不是在装逼后,这才苦笑着说道:“两大奇针之一的鹤啄针法竟然被你说成荒僻之技,研出此法的杨继洲老前辈如果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透天凉和烧山火并称五百年来寒热两大奇针,而鹤啄和凤翔则分别是透天凉和烧山火二针的起手针式,但是由于这两大奇针已失传了一百多年,只留下只鳞片爪在世上,以至于荣玉璋每每想起便扼腕不已,如今突然见有人使出鹤啄,怎不令他心旌神摇,恨不得掐着步凡的脖子逼问此针授自何人。

    “听您的意思,刚才我用这鹤啄针法这么有名?”步凡有点懵了,他记得爷爷当年传授他针法的时候并没有特别交待过什么呀。

    “岂知有名,那是相当有名!”见步凡怀揣至宝却不自知,荣玉璋苦笑道,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透天凉针法,但是荣玉璋却清楚此针专治诸身热症,至于为什么能治心梗,这也是荣玉璋心中不解的地方,难道这鹤啄针法令有玄妙?

    荣玉璋心胸坦荡,知道再问下去就属于窥探别人隐私了,更何况这鹤啄式针法乃万金之术,对方又岂能轻易示人,贸然套问若引得这个年轻人反感反倒不美,于是,荣玉璋强压下心中对千古绝针的好奇和渴望,把话题从针灸方面转了开来,“小凡,咱爷俩也算是有缘,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能否给我把上一脉?”

    荣玉璋此言一出,不只是步凡,一旁倾听的几个乘客全都面色大变,什么?荣老竟然让一个年轻人为他把脉,这......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呀,荣老是什么人在座的几乎没人不知,在整个青江省中医界那可是泰山北斗一般的存在,但事实摆在面前,因为荣玉璋已经把手腕放在了步凡旁侧的扶手上。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777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777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777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七章 丢人丢大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六章 脸打得生疼(求收藏,求推荐)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惊落一地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