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狂都市》

下载本书

第三十章 算计

作者:疯狂的鼠标 字数:459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帝霸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号红人 秦吏 仙逆 天道图书馆 全能游戏设计师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此时在304宿舍里,除了闵浩,其他三人都在,步凡刚冲完凉正在擦头发上的水,一脸兴奋的吴猛在一旁不停的追问着步凡学的是什么功夫,能不能教他几招等等。而坐在对面床沿的周晓民面色拘谨的望着步凡,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终于,周晓民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腾地一下从床边站了起来,望着步凡二人嗡声说道:“老三,老大,对、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们。”说罢,周晓民腰身一弯,给步凡和吴猛二人深深鞠了一躬。

    “二哥,你这是干什么?”“老二,你什么情况?”……周晓民的举动把步凡二人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冲他凝声问道。

    周晓民慢慢直起身子,抹了一把眼里的泪,哽咽着说道:“老三,老大,我知道你们对我好,拿我当兄弟对待,我也想给咱们宿舍争光,我也不想拖后腿,可是我太笨了,害得你们三个为了我受处罚,特别是老三……对不起……”

    说到这,周晓民往地上一蹲,头埋在胳膊里失声痛哭起来。

    “老二……”吴猛刚想起身去把周晓民拉起来,却被步凡一把拽住,别动他,让他发泄一下再说。

    “那……好吧。”吴猛犹豫了一下,重新在步凡身边坐下。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吴猛一直认为步凡是一个平易随和的人,但是自从刚才在运动场上见识过步凡的身手和狠厉后,他才知道自己宿舍里还隐藏着这么一个高手,于是不知不觉间对步凡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在步凡出言阻止他去拉周晓民的时候,一向桀骜不驯的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顺从的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待周晓民把积压在他心里的屈辱、愤怒和内疚哭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步凡和吴猛站了起来,两人一人一只胳膊把正低声抽泣的周晓民搀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待周晓民坐定后,步凡拉了把椅子坐在周晓民面前,盯着周晓民沉声说道:“二哥,咱们来学校一个多星期了,平时光顾着扯淡了也没好好聊聊天,今天既然说到这里,咱哥几个关起门来说说掏心窝子话。”说到这,步凡一转头,问坐在一旁抽烟的吴猛:“老大,你看到老四了吗?”

    吴猛吐出一口烟,咧嘴一笑:“他呀,不知道跑哪碰壁去了,别管他了。”

    知道闵浩秉性的步凡听吴猛这么说,便不再问,把目光又重新投向旁边一脸木然的周晓民。

    “二哥,我先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观点,”步凡盯着周晓民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总是认为你笨,不如别人聪明,那么,如果你真像你说的那么笨,青江医科大学属于全国名校,你是怎么考进来的?”

    “我……你先别说,先听我说。”周晓民正想辩解,步凡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二哥,别怪我说话难听,你觉得你笨,觉得自己来自农村,家里条件不好不敢参加各种活动,甚至不敢和同学交流,其实这些综合起来全部源于你内心深处的自卑,你自己织了一张茧把自己裹了起来,你觉得你这样就安全了吗?

    错了,你以后总得从学校走向社会,总得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真到那时,你还能藏在茧里?”

    “我......”周晓民嗫嚅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其实,应该说感谢的是我们三个,”步凡站了起来,按着周晓民的肩膀指着干净整洁的宿舍说道:“宿舍的热水几乎都是你去打的,风扇坏了是你修好的,老四刚来时水土不服半夜拉肚子是你背他去的校医院,包括这豆腐块被子都是你帮着叠的,如果没有你,咱宿舍的卫生分怕是早被扣光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你很重要,至少对我们是这样……”

    听着步凡的肯定,周晓民眼中渐渐有了光彩,挠着头有些扭捏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时吴猛说话了,把手一摆:“老二,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哥几个凑在一起就是缘份,老三说的没错,你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学校里这么多大美女,毕业前如果不睡上一个两个的,简直就是作孽……”

    “靠,老大,心里想归想,没必要说的这么直白吧?”步凡一拍额头,满脸都是I服了You的表情。

    “老子的铭言就是喝最烈的酒,上最野的妞,鄙视你们这些闷骚!”

    “老大,你这样的人放到我们那怕是一辈子也讨不到媳妇。”经过步凡和吴猛的开导,周晓民脸上的苦容一扫而光,也跟着开起了吴猛的玩笑,宿舍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

    “嘎嘎嘎,天大好消息……”随着宿舍的门咣的一声被从外面撞开,小胖子闵浩怪笑着冲了进来。

    “这么高兴,中大奖了?”正在整理箱子的步凡见闵浩手舞足蹈的样子,笑着问道。

    “俗,三哥你太俗了,这可比中奖可喜多了。”白了步凡一眼,闵浩冲正在下象棋的吴猛周晓民问道:“老大、二哥,你俩猜猜我我为什么这么高兴。”

    “猜不出来。”周晓民摇头头老实回答。

    “这还有猜?搭讪失败被刺激出精神病了呗!”另一边的吴猛嫌他大呼小叫打扰了自己的思路,没好气的说道。

    “流水已去知音难觅啊!”闵浩一副痛苦样,拍着额头说道:“神呐,我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让我和三个俗不可耐的人分到一个宿舍?”

    装模作样的哀叹了几声,发现并没有人理他,闵浩觉得有些没意思,两步跨到正在叠衣服的步凡身边,一脸激动的说道:“三、三哥,我要到了柳可卿的电话号码。”

    “哦,恭喜你!”步凡说着继续收拾衣服,从箱子里一件一件取出放在床上,自始至终连看都没看闵浩一眼。

    至于吴猛和周晓民,好像没听到一般,皱着眉头,眼压根就没从棋盘上离开过。

    闵浩并没有看到想象中步凡等人的惊叫声,不禁大失所望,嘿嘿冷笑了两声,嘿嘿,小样儿,给我玩深沉是吧?看来我不爆猛料是镇不住你们了。“说到这,闵浩声音陡然提高几个分贝:“三哥,柳可卿对你有意思。”

    这个消息果然够劲爆,步凡三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得意洋洋的闵浩,脸上写着相同的四个字:有意思吗?

    “我靠,我就那么不让你们相信吗?”闵浩一屁股坐在步凡床上哀嚎起来。

    步凡照着在自己床上翻滚的小胖子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没好气的说道:“一边鬼哭狼嚎去,别压着我衣服!”

    “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们这群凡俗之人太令我失望了,我还是下楼找我的艳遇去吧!”闵浩哀叹了一声,拉着步凡的胳膊从步凡床上坐了起来,扭着屁股又下楼去了。

    军训事件后的第四天,步凡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是四合院主人候强打来的,问步凡还租不租他的房子。

    呵呵,终于还是找来了,没想到比预想中的还要快。步凡心里这么想,但说话的语气却透露着为难:“原来是侯老板啊,你房子不是租出去了吗......哦,原来是这样,我这两天刚看了两套,还算中意......房租可以谈?能减多少?......才这点啊,那我再考虑考虑......这还差不多,那行,我去看看吧,好,晚上六点见!”

    挂完电话,步凡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小样儿,跟我斗,房子不租给我,我让你空到塌都租不出去。

    几家欢乐几家愁,步凡在这里开心,但是侯涛却蹲在自己家院子门口郁闷得要死,好好的房子,为什么会突然害起了马蜂呢?

    原来,贪图女色的侯涛赶走了步凡把房子便宜租给了蛇精脸,签完合同后蛇精脸当天便雇人把给父母准备的家当搬了过来,可是还没等收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了一群马蜂,照着蛇精脸和痦子脸就是一顿猛叮,浑身肿痛的蛇精脸二人当时便进了医院。

    第三天,好不容易消肿的蛇精脸二人刚回到院子,悲剧再次上演,再次被马蜂叮得鼻青脸肿......于是,蛇精脸二人不干了,打电话给侯涛坚决退租,说什么也不住了,一脸纳闷的候强赶过来想看个究竟,结果比蛇精脸还惨,蜂毒过敏的他当时便被叮得休克了过去......

    候强又招了两拨看房客,但这些人无一例外全被马蜂蜇跑,租房子的事一下子搁浅了。

    但房子总不能一直空着呀,何况自己急需用钱,着急之时,候强突然想起了步凡,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菜畦里把记有步凡电话的小纸团给捡了回来,照着纸条上的电话给步凡打了过去。

    之所以自愿降价把房子租给步凡,并不是候强良心发现,而是他心里存了一个坏心眼。

    候强打算坑步凡一把。

    晚上六点,步凡一个人打车来到了候强的院子,等候多时的候强这次特别热情,把先前在电话里给步凡说的谎话又重复了一遍,蛇精脸和痦子脸因老家有急事这才突然不租的,他觉得步凡这个实诚本份才给步凡打的电话,好几拔来看房的给高价他都没租......只字没有提院子里闹马蜂一事。

    “候老板,说实话,房子我还算满意,但是你也知道,我是学生,这么贵的房租我实在是承担不起呀,不行的话你还是租给别人吧!”步凡苦笑着说道。候强的底细他太了解了,可以说,这房子除了租给他外别人没有一个敢接手,于是以退为进,想把价钱压的更低一些。

    见步凡没有签合同的意思,候强着急了:“兄弟,实在是不能再低了,我看你人本份,都给你降到四千了,实话告诉你,下午还来两波人看房呢,给五千我都没租他,我觉得咱俩有缘份!”

    “那还是算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候老板你还是租给他们吧,这样你还能多赚点!”说罢,步凡扭头便往外走。

    “别呀兄弟,”候强没想到步凡说走就走,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急声问道:“你到底能给多少?”

    “两千!”

    “什么?两千?”候强鼻子差点没气歪,麻痹的,你会不会砍价呀,一下子砍掉一多半,市场买大白菜也没有你这么砍的呀,我他妈看你是存心捣乱,没这么欺负人的。

    “对,就两千,到底租不租,租就签合同,不租我就走人,大家都挺忙,谁也别耽误谁时间!”步凡不耐烦的说道。

    “我租......”本来候强想说我租你大爷来着,结果刚一开口突然想起先前的计划,生生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

    “真租?”

    “真租!”

    “不后悔?”

    “不后悔!”

    “那好,签合同吧!”

    合同是按范本打出来的,只是有部分条款做了更改。比如其中一条是:本合同租期为两年,合同一旦实施,在到截止期限之前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解除,否则违约人将赔偿另一方违约金三个月租金。

    这一条明显不合常理,候强以为步凡会提出修改,谁知步凡仔细看了房屋产权证及其持有人信息后,租赁合同只是大概扫了几眼,拿起笔刷刷刷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步凡的爽快使得候强窃喜不已,好像生怕步凡反悔似的,步凡刚签完,他迫不及待的在甲方名下签上自己的名字,租赁合同一式两份,双方各持一份,然后,按照约定,租金押一付三,步凡交了八千块钱,从候强手里接过了院子里所有的钥匙。

    十分钟后,候强站在路口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尾灯冷笑不已,小子,你以为你占了便宜?等明天搬过来怕是哭你都来不及,想退房?嘿嘿嘿,可以,再拿六千块钱违约金来,四个月房租再加三个月违约金,候爷我一天赚了一万四,这买卖捞钱还真他妈快......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777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777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777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十章 算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室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提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