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媓》

下载本书

058章 亲口试药

作者:佛佛 字数:252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合体双修 三生三世枕上书 浪艳嚣张 男欢女爱 猛男诞生记 我曾风光嫁给你 军婚撩人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少年王 无心法师 云虞之欢 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合租医仙
    药碗烫手,玉醐只托着碗底,给巴毅识破心机,她暗幽幽的眸子如天上的星子,保持着以往的镇定,淡淡道:“没什么,是一种调和的香料,这样皇上吃起药来方不至于口苦。”

    巴毅哪里肯信,四下看看,除了几个巡逻过去的兵丁,再无其他什么人,他还是压低声音道:“不对,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你若再次冒险,必然会害了你父亲。”

    他总是能够一眼望到自己已经冰封的心底,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玉醐晓得骗不了他,只好说了实情:“这不是毒药,我只是想让皇上的病情加重,那时他自然会想起我爹来,等我爹出手救了他,他才肯赦免我爹。”

    巴毅压抑的低声呵责道:“糊涂!”

    随后夺过药碗,手一倾斜,药汤倒在地上,滚热的药汤遇到冰雪,顿时冒起了热气,他脚下的方寸融化成水,溅在那掐金丝的牛皮靴上,他拉着玉醐往营帐的暗影中躲了,再道:“皇上是何等人物,岂是你能骗得了的,而周孔孟、于化雨、黄鼎臣和盖铁锅这几个人也非等闲之辈,你这样做无异于抱薪救火,救你父亲我自有法子,你只需好好的为皇上看病,看好皇上的病,你这里不是一样居功么,回头寻个合适的机会,我再对皇上说明你的真实身份。”

    玉醐低头默不作声,忽而抬头看着巴毅问:“将军母亲是否健在?”

    巴毅不知她是何用意,点头:“她老人家还算硬朗。”

    玉醐突然哽咽了:“可是我娘却没了,我爹给官兵抓走没多久,我娘就没了。”

    巴毅拧紧了眉头,彼此对视,他看见玉醐的眼睛溢满了泪水,他把持不住,一把将玉醐揽入怀里,待觉着这行为有些不妥,忙松开玉醐,风马牛不相及道:“你冷么?回去歇着罢。”

    玉醐止住哭,抹干了眼泪:“我得赶紧重熬一碗药,等下那个李公公会催的。”

    她扭头走了,巴毅就目送着她的背影,悠然一叹,去了康熙的营帐。

    今日之事太过兴奋,康熙还没有就寝,正歪在炕上看书,见巴毅进来,待巴毅想施礼,他就抬抬手:“行了这又不是在朝堂,快别闹那些虚文了,你过来坐,朕有些话刚好想找你说一说。”

    巴毅就走了过去,于炕前的椅子上坐下,先问了康熙的身体,才又道:“皇上找臣,是为了葛尔丹吧?”

    康熙用手指点着他:“知朕者,唯你瓜尔佳将军也,是这样,葛尔丹举兵十二万往南边挺进,灭了两三个部落,大有称霸之势,可是他没有明目张胆的跟朕敌对,以你看,朕该当如何呢?”

    巴毅对此事早做过深思熟虑,道:“葛尔丹同罗刹国交好,不过是用了计远攻近交,臣觉着,皇上也可以如此,于此便做到有备无患。”

    康熙认真的听着,点头:“此话如何讲呢?”

    巴毅道:“玉醐往林家庄时,救下了一个小乞丐,当时追赶小乞丐的就是喀尔喀部的人,听说喀尔喀部给葛尔丹突袭,这些个喀尔喀部的人是冲出来准备上京向皇上求援的,葛尔丹野心勃勃,深受其害者众多,漠南漠北漠西的蒙古各部,喀尔喀部外,还有土尔扈特部等等,葛尔丹对这些部落亦是虎视眈眈,倘或这些部落连在一处,使得葛尔丹如坐空城,周围没有可亲近之人,他还会如此嚣张么。”

    康熙频频点头,听他提及玉醐,突然改了话题道:“那个玉醐,她倒是有些手段,只做了个马官,未免屈才了。”

    巴毅正想就葛尔丹往纵深里谈论下眼前朝廷的形势呢,有点猝不及防,道:“她初来乍到没多少日子,委以重任,臣怕她不能胜任,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等她再历练些日子,臣准备升她做医官,。”

    康熙表情淡淡:“像她这样的女子,世上能有几何,别暴殄天物,将军酌情吧。”

    巴毅迅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扎,臣明日即升她做医官。”

    康熙忽然又把话题拐到葛尔丹身上,还谈了南面三藩余孽,两个人一说,就不知道多少时间了,这时李连运进来禀报:“皇上,药熬好了。”

    康熙颔首。

    李连运就转身让等在门口的玉醐进来了。

    康熙仍旧坐在炕上,仍旧同巴毅说着话:“你这军营可厉害了,这火炕烧的滚烫,躺下来非常舒服。”

    巴毅就道:“关外之地悉皆如此,否则不能取暖。”

    玉醐脚步如凌波,轻得听不见声息,连快曳地的长袍都只是微微而动,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会的礼仪,她走近了康熙,把手中的药碗转交给李连运。

    李连运已经从身上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取出一根银针,康熙见了制止道:“行了收起你的宝贝吧。”

    李连运有些为难:“皇上,这是太皇太后交代奴才的。”

    玉醐明白他的用意,怕药中有毒而已,就从他手里夺回药碗,不假思索的吃了一口,然后道:“这下可以放心了。”

    李连运目瞪口呆,手指她:“你!这药你怎么能吃呢,你吃了皇上吃什么。”

    皇上的东西向来没人刚碰,碰了,就是大逆不道。

    玉醐哪里懂宫中那些繁文缛节,抿嘴看着康熙:“奴才不知,不然奴才重新娶熬一碗药来。”

    她转身想走,康熙喊住她:“不必,朕就想吃这碗。”

    玉醐转身看他,有些手足无措。

    康熙招手示意她过来,待她重新靠近,康熙下了炕直接从她手中接过药碗,咕嘟嘟喝酒似的,喝了一个畅快,喝光还意犹未尽的吧嗒下嘴:“这药熬的火候好,朕明日就可以痊愈了。”

    玉醐恍惚着,假如这药里下了毒,此时自己已经给母亲报仇雪恨,她的眼底又升腾起冰冷的雾气,连语气都是凉冰冰的:“明日能否痊愈,要看这枚人参是否够得上几百年了。”

    康熙懵懂:“这药里的人参,有几百年那么久?”

    玉醐垂头:“是,奴才懂药材,亦懂人参,周大人说他买的这支人参少说也有三百年,但奴才发现这参的芦头稍微有些不妥,若是明日皇上能痊愈,即说明这支人参不是伪货。”

    康熙由衷的赞叹:“你小小年纪,懂的还真不少,朕来问你,你姓什么,祖上哪里?家里是做什么营生的?”

    他迫切想知道这些,玉醐迟疑下,顾不得巴毅之前的提醒,一字一句,泣泪滴血的道:“奴才姓玉,家严,上耕下儒。”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8832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88329/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88329.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58章 亲口试药)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057章 我是玄烨     返回目录     下一章:059章 居功得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