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与君共武》

下载本书

第二章 夏家(一)

作者:笑语轻轻 字数:4283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帝霸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染指军门冷少 校花的贴身高手 仙逆 一号红人 男欢女爱 美食供应商 元尊
    待忆影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颜色温暖的屋里,暖色调的帐幔趁着斑点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又有些不真实。

    好暖和,是做梦吗?她抬起酸痛的手臂摸了摸雕花的床沿,床沿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做梦,是真的。

    怎么回事?她为何会在这里,暗月宫的房间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里终年暗黑很少有光亮,那怕有也只是灯光,怎么会有阳光射进来。

    更是奇怪是的她竟趴到床上,想起身,发现后背也如一团火在烧,四面都扯着干痛。

    怎么回事?她怎么受伤了,她记得刚刚……。

    忆影想起自己替李红莲挡刀的事,不自觉摸了摸胸口,可胸口竟然完好无损,连衣服都没什么变化,依旧平整,不过……她的衣服怎么换了颜色,她以前常年都是穿黑色衣服的,现在怎么是淡清色,怎么回事?

    她心下有些发慌“来人,来人”匆忙向外面喊去。

    时间不长,就见一位长得漂亮年轻的妇人,面色温和似水微笑着跑过来,声音柔柔的道:“离儿你醒了,离儿别怕,娘在这里,什么也不用担心,一切都有娘呢!”

    妇人轻摸了摸忆影的头,温热的触感让忆影心情激动。

    她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她了,是娘吗?真的吗?不过这怎么可能?再说她的娘不是李红莲吗?这人是谁?

    忆影被这位娘亲的几句话弄糊涂了,“养伤?别怕?”她受伤了?她是为救李红莲受伤了,但是那把剑是插到了胸口的?现在胸口竟完好无损,而屁股后面却伤得不轻,身子稍动了下,都疼得受不了。

    心下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屁股伤成这样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妇人接着又亲切地道:“离儿别担心,你大伯娘说她原谅你了,她说你定是被人利用才在糕点里下的毒”

    忆影听到这些觉得这话有些耳熟,下毒、糕点、大伯娘,说的好像是那位吓得不能自已的姑娘?她再回想下大脑中的记忆,发现竟有许多陌生的片段,心下一点点被惊悚填满,她难道不是她了吗?

    妇人一遍遍的安慰抚摸,说着一些暖人心的话,忆影从最初的惊悚到安定,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着,她不是她了,真的不是她了吗?

    直到好长时间,忆影才理清头绪,她真的不是她了,而是变成了自己死前见到的那位吓得不能自己的被人说成下毒的少女,夏离。

    那时她因为被人说成给大伯娘李红莲下毒,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这个姑娘被打死了吗?她才借着这副身子又重生了?

    忆影不敢问妇人这些话,也不敢明说,她怕自已败露了不是离儿的事,眼前少妇温和的话语像一把小刷子轻轻抚着心田,让她生出几许羡慕来。

    这是别人的母亲,不是她的,她的生母是李红莲,却是永远也不会找她认她的人。

    妇人后面说了什么她也没有细听,只用好奇的双眼一直观察着,妇人是真的关心她的,那眼中的心疼是装不出来的。

    直到妇人走了,屋里再次变得安静了,忆影才点点从这件事情接受下来。

    一个面色白皙脸上带笑的小丫鬟看夫人一走,赶忙跑过来道:

    “小姐,你还好吗?想不想吃什么东西,初寒给你拿”

    忆影摇摇了头“把铜镜给我”她要看看这张脸长的什么样子。

    初寒心下奇怪地拿过铜镜给自家小姐,笑着道:“小姐脸上一点不脏,还是那么漂亮的”

    忆影没心思笑,接过铜镜细端详着镜里的脸,这张脸是漂亮的、小巧的,又是柔弱的让人心疼的、虽陌生但却有些不同以往的好感,难道以后“她”就是“她”了吗?真的不敢让人相信。

    这张脸和自己以前那张脸完全不同,这张脸是异常柔美的,如这刚刚那个妇人一样,看起来都柔弱如水,让人心生爱怜;而以前的自己却是刚毅不阿,脸上的线条都是明朗的,从记事时起她就没再笑过,可以说是不会笑的,双眼永远含着冰块,望一眼就让人心里发寒。

    现在那股寒意像是被这副温暖的身躯所化开,竟消失不见了。

    而她竟如做梦似的又来到了夏家,那个给她生命的夏家。

    只是她这次不再是大房李红莲之女,而是二房二老爷的嫡女了。

    可怜这么娇美的少女竟这样活活被打死,既然她借了这副身子重生,她是否该为其做些什么?

    忆影根据大脑中的记忆,知道这副身子叫夏离,是二房的嫡女,而李红莲是大房的夫人,也是自己的亲伯母。

    她的父亲夏致安是个巡抚,常年出去各地查案,此时是去山西,已走半月有余。她还有一位哥哥在京中青山书院读书,也有许久未曾归家。

    此时二房只剩她和母亲二人。

    在记忆中,她们二房一丁点也受宠,父亲夏致安不是老夫人所生,而是姨娘所生的庶子,后因自己努力成绩优秀,才被圣上启用。

    而夏离的母亲则是位盐商之女,家里虽金银堆积如山,但却是最为底下的商甲,所以在这个家里经常被人看不起,而她这个嫡女也经常受到众人排挤、欺负和各种刁难。

    忆影寻思那天说夏离给李红莲下毒定是谁栽赃陷害,要不依这位小姐胆小怕事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去陷害别人,况且她们二房在家里本就地位不高,恨不得时刻把自己藏起来,更不可能去陷害别人。

    她发现夏离是在别人唆使下才给李红莲做的糕点,要是平时她是不会去的。

    让她做献糕点的人也不是别人,却是大房的庶女夏灵。

    前一天,这位小姐特意来到夏离的房间,说李红莲很爱吃桂花糕,听说夏离做桂花糕很是拿手,所以希望在“上缘节”那天夏离能在床上做些桂花糕给李红莲吃。

    夏离那会想那么多,平时里大伯娘当家,她们二房就很怕大伯娘不喜欢,所以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大伯娘送一份,现在既然大伯娘喜欢吃她做的桂花糕当然没有意见的同意了。

    在做糕点那天,大房大小姐夏月的丫鬟长亭曾把她叫出去说有话要说,夏离做到一半时出去了,而这位丫鬟竟说让她把糕点不要做得太甜,那样大小姐会不喜欢。

    夏离也没多想,依旧回去照做,结果做出的糕点她第一个拿去给大伯娘李红莲,但没想大伯娘吃下竟中了毒。

    忆影心下惋惜,这个傻姑娘确是被人算计了,还没人问其青红皂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罚打了板子一命呜呼了。

    昨日上缘节她的母亲头痛没去成,要是母亲跟着恐怕会有所查觉好一些。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以后她就是夏离了。

    这傻姑娘不似以前的她满手粗糙拿惯了剑柄,现在这双手白嫩纤细,是丁点粗活都没做过的。

    身上的伤要是以前两天就会好了,现在这副身子娇贵,要完全好恐怕有得些时日。

    以前盼着能天天看到母亲,现在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定也会时不时的碰到,只是以前的母亲恐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罢了。

    夏离被罚被打李红莲都没有说一声,可见是位心狠的,也定是不喜二房的。

    不过这样也好,终能断了她的想念罢了。

    对了,忆影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大喊“初寒,初寒”她是刚把这丫头打发下去,现在又开始叫人家了。

    初寒笑呵呵的进来“怎么了小姐,初寒在呢!”

    “刚刚母亲说要去那里来着?”她刚才因为重生在夏离的身上有些吃惊,没太细听这位母亲说些什么?

    “夫人说大夫人叫她,一会就回”

    “大夫人?可是李红莲?”

    “小姐啊!你可不能直呼大夫人的名讳,这要让别人听到定还得挨罚”初寒边说边往外瞧了瞧。

    “那有别人,这里不就咱们两吗?”以前忆影身边几丈外有没有人都一清二楚,现在换了身子,只能听到这间房子以外不远的地方。

    初寒紧张地道;“以前小姐不是总说隔墙有耳吗?现在小姐病着,说不上那些个小姐们那会就冒出来听着昵!”

    夏离嘴角翘了翘,现在她竟有些会笑了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人都是会变的,对了,母亲可说去那做什么了?”

    “夫人没说,不过我想多半会去赔罪”

    “是吗?那你快去把夫人叫回来,就说我疼得要死要活受不了的”

    初寒惊异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小姐什么时候学会说慌了。

    “怎么了?还不快去”忆影看小丫头不动,不得不面色严肃再次吩咐,她怕这位母本吃亏,这明显是大房要陷害她们。

    初寒吓得一抖,这才慌忙跑着去了。

    待一柱香时间过去,忆影见初寒跑回来。

    “母亲呢!她可回来了?”

    初寒不高兴地摇了摇头“奴婢在大夫人那等了半天,才有人回说夫人今日帮大夫人绣东西,不回来了?”

    “什么?不回来了?”

    忆影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位母亲看样子就心性善良,平时也不好争抢,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被屈居人下,任大夫人李红莲怎么对付都不坑声。

    她想了会招手初寒过来道:“初寒你快去这样……”

    时间不长,就听在从后院二房夏离小姐的房间传出一股哭声,哭声不大不小,从后院里面直传到外面,直到大房大夫人的红莲院。

    路边的丫鬟婆子纷纷停下观看,夏府是很少有这种边哭边跑的丫鬟的。

    一个婆子好奇地停下手中的活,拉着另一个婆子问“看,那是谁啊?我怎么瞧着是二房的初寒呢!”

    另一个婆子手中的活计根本没有停,只轻弊了一眼道:“什么就像,分明就是,现在这个家里也就只有这个丫鬟能哭了”

    “真是初寒那,不过老姐姐你这话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她那小姐主子可是伤得不轻,那天我远远瞧着都没有活气了,听她哭声恐怕是不行了”

    婆子不信,在那道:“那怎么可能,上午我还瞧着二夫人满脸的笑呢!”

    “你说二夫人那,她每次看谁不都是满脸笑的,你说说看”

    “那她要是女儿没了还能笑得出来才怪了”

    “我瞧着说不准上午是离小姐回光返照呢!”

    “去你的,你这个婆子乌鸦嘴,离小姐多好的人那,还那么漂亮怎么可能呢!”

    “唉,这人那千万别太漂亮了,离小姐就是因为她那张脸得罪的人”

    “嘘!你小声点,小心一会把你抓起来发卖了”

    婆子左右看看没人,才拉着身边的同伴慌忙地走了。

    新书首发求支持哦!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12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12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12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章 夏家(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章 本能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章 夏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