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王首辅》

下载本书

第56章 县试

作者:陈证道 字数:3587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帝霸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仙逆 武炼巅峰 全能游戏设计师 劫天运 元尊 极品全能学生
    费懋中已经过了院试取得秀才功名,而费懋贤则是童生,换而言之已经通过了府试,所以他们两均不用参加县试。

    至于韩闯那家伙,去年已经通过了县试,只是折在了府试上,因此今年也不用参加县试,直接参加四月分的府试就行了。

    所以,徐晋、蔡岳、李英俊三人,再另外加上两名需要参加县试的同窗,一起到县署的礼房报名。

    报名的过程比较复杂,先是各自填写身份资料,然后五人联名填互结保单,互相证明对方资料属实,没有冒名顶替。

    然后再找到一名本县禀生认保,保证这五人所填的资料属实,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贱业等。

    所谓禀生,就是已经取得秀才功名,并且是享受国家特殊补贴的秀才,一般只有秀才中特别优秀的个别人,能获得国家津贴。

    于是徐晋等人找了大师兄卫阳作保,他正是上饶县的禀生之一,每月能领到几斗米的国家补贴,当然,以卫阳的家境,自然不在乎这几斗米,这只不过是种殊荣罢了。

    有了卫阳这名禀生作报,徐晋五人的县试报名顺利过关,拿到了准考证,到时只要凭证进入考场便是。

    接下来这段时间便是考前冲刺了,徐晋进入了埋头苦读的状态,五香羊杂店的生意完全交给了小婉打理,他不再过问,每天就是读书,苦练八股文,偶尔到费府向费宏请教。

    幸好现在有小奴儿帮忙,要不谢小婉一个人要开铺做生意,又要照顾徐晋的起居饮食,一个是绝对忙不过来的。

    自从上次元宵节之后,小奴儿明显对徐晋亲近了许多,徐晋埋头苦读时,这小子偶尔也会溜进书房替徐晋泡上一杯茶,顺便翻翻有没有新出的《射雕》,当然每次都是失望地离开,这段时间徐晋的精力都放在县试上,哪有时间默写,毕竟那也是要费脑力的。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经意间便到了二月十六日,第二天县试的第一场便要开考了。

    徐晋停止了苦读,这一天反而带着谢小婉和小奴儿外出踏青,正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紧张过后适度的放松,反而能把状态调整到最佳。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是徐晋奉为圭臬的准则,成功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至于“临阵磨枪,不快也光”那一套,徐晋向来是嗤之以鼻的,这种人就算侥幸成功,也只是属于免强吊车尾那一批。

    外出踏青归来后,徐晋心情愉悦,吃完晚饭在院子散步,又和小奴儿漫无边际了侃了半小时,待晚饭消化得差不多了,这才施施然地回房睡觉。

    第二天五更天(凌晨3点),谢小婉便把徐晋叫醒了。

    徐晋立即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重新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考篮,确认没有遗漏,这才提着考篮出门。

    这个时候天还没亮呢,而且春寒料峭,迎面朔风如刀,那感觉就是酸爽。

    谢小婉替徐晋整理了一下衣服,温柔地道:“祝相公旗开得胜,鱼跃龙门!”

    徐晋微笑点头道:“承娘子吉言!”说完低头用下巴轻蹭了一下谢小婉的前额。

    黑暗中,谢小婉的脸蛋红如熟透了的苹果,心虚地左右看了一眼,幸好这时街上根本还没有人。

    徐晋呵呵一笑,他就喜欢看这小丫头害羞时的模样,接过谢小婉手中灯笼,洒然转身而行。

    本来昨天说好让小奴儿掌灯送到考场的,但这小子掉链子了,现在还呼呼大睡,徐晋也懒得吵醒他,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太早起床反而不好,所以只能自己提灯笼了。

    一般情况下,女性是不能送考生到考场的,就好像古代女生不能进入祠堂。

    县试的考场设在城北的儒学署,由于上饶县是府治所在,硬件设施还是挺有有优势的,儒学署非常大,有专门的考场可供千人同时考试。

    若是地方的小县,都是临时搭建的考棚,四面漏风,这春寒时节在里面坐着考试一天,嘿,那滋味绝对酸爽。

    还有更过份的是,一些特别穷的县,连桌子和凳子都不提供,考生考试还得在家里自己扛桌子和凳子来。如果离县城很远的考生,只能向城里人租借桌凳了,要是舍不得花钱租借,就带一块木板和一摞砖头入考场,木块往膝头上一搁作为桌子,砖头则垫在屁股底下作为凳子。要是考试遇到雨天就更倒霉了,双脚泡在泥水里,那滋味真是难以形容。

    当然,徐晋是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了,上饶县的儒学署还是十分高大上的,有屋顶遮头,地面也是青砖铺陈。

    徐晋到了儒学署考场,发现已经有很考生在排队等进场了,真是应了那句诗: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徐晋排在队伍后面等进场,早上四点半左右,天色朦朦放亮,考场的大门终于打开了,考生依次进场,有搜子(相当于保安)负责专门检查考生,除了考篮,还会搜身,防止考生夹带。这个时候就别想扯什么隐私权了,搜子就算把手伸到裤裆捏你的蛋也得忍着。

    正是因为如此严格,进场十分缓慢,徐晋等了近半小时才得以进场,搜子搜过身,检查准考证,再看长相跟准考证上的描述是否相符,这才放了徐晋进场。

    进了场还不行,有儒学署的官员再检查一遍,并且大声唱保,所谓唱保就是念之前报名时填的保单,作保的禀生必须在一旁看着,确认是这名考生,点头同意才行。

    早就候在这里的大师兄卫阳对着徐晋微笑点了点头,唱保官员见状便放行。

    考试的座号都是编排好的,徐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还好,这位置风水不错,既不太里面,也没有太外面,因为太里面光线差,太外面如果下雨刮风,雨丝飘进来也相当麻烦,一旦污了试卷,可是要成绩作废的。

    另外,风水最差的位置自然就是臭号了,所谓臭号,就是靠近茅厕的位置,那气味薰过来,嘿,爽也,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上午六点,上饶县近千百名考生全部进场就坐,主考官刘清源和监考的儒学置官员进场,考卷和草稿纸发到考生手中。

    三声梆子响,县试正式开始!

    徐晋拿到试卷倒是不急于做题,淡定地磨墨,提笔在弥封线外填写自己的姓名和座号,这才开始看题。

    县试一般考四到五场,具体由主考县官来决定,一场考一天,当天交卷离场,不过夜。

    第一场叫正场,也是最关键的一场,只要通过了,基本上获得了参加第二关府试的资格。

    第一场考的内容是两篇四书文,还有五言六韵的试帖诗一首。

    徐晋一看那题目,顿时有些愕然,因为第一篇文章的题目竟然是:百姓足,君孰与不足,而第二篇文章的题目是:今之孝者,是谓能养?

    这两道题恰巧都是费宏让徐晋写过文章的,竟然均押中了……

    徐晋不禁无语,这运气也太特么的好了吧,莫不成费宏有内幕,早已经知道考试的内容?

    不过转念一想,徐晋便觉得不可能了,先不说这题目是考前半个月才议定的,单就是费宏的人品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也没有这个必要,这真是碰巧押中了题目啊!

    徐晋还能说什么,这运气来了还真是挡都挡不住。

    不过,徐晋也没得意忘形,先在草稿纸上把文章写一篇,然后仔细修改,确定没有犯忌讳,最后定稿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抄录到试卷上。

    科举考试对卷面要求是相当严格的,稍有污损便成绩作废,费懋贤考了两次都没过院试,其中有一次就是因为吃饭时不小心溅了一滴油在试卷上。

    另外,那手字也很重要,字写得漂亮的,评分会相对高,排名也能更靠前,而徐晋那手小楷倒是没得说的。

    徐晋小心翼翼地把两篇文章抄录完,把墨迹吹干,这才收拾好桌面,从考篮中取出小婉准备的午餐吃饭。

    期间刘清源从旁边巡视过几次,见到徐晋上午便把两篇问章都写好了,不由微笑点头,他很看好徐晋!

    午休了一个小时,徐晋这才慢悠悠地开始写试帖诗,如无意外,这次县试是必过了,所以心情较为放松。

    五言六韵试帖诗的题目是:初春出游。

    徐晋昨日正好和谢小婉外出踏春,倒是正好应景,思索了片刻,这次连草稿都不打了,直接在试卷上写道:《游灵山石人殿》

    日暖灵山去,松门数里斜。

    山林隐者趣,锺鼓梵王家。

    地僻迟春节,风晴变物华。

    云光渐容与,鸣哢已交加。

    冰下泉初动,烟中茗未芽。

    自怜多病客,来探欲开来。

    试帖诗不是评分的关键,前面两篇四书文才是占分的大头,所以试帖诗只要不是胡乱写,均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写完搁笔,吹干墨迹后徐晋便无事可做了,于是整理考篮,准备放牌离场。

    如无意外,这次县试过定了,至于能不能得案首,徐晋倒是不敢说,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254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254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254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56章 县试)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55章 例考排名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57章 内圈第一(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