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王首辅》

下载本书

第75章 读书人的威风

作者:陈证道 字数:357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仙逆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极品全能学生
    傍晚,费府的书房内,费宏读完知县刘清源的信,捋须微笑道:“刘有节与我等不谋而合,小徐,这封信你也看看。”

    徐晋接过信笺阅了一遍,原来刘清源信上写的竟然也是上饶县粮食和药物价格上涨的事,还罗列了一些蛛丝马迹,怀疑有人私通私通贼匪,建议费宏设法通知在铅山县剿匪的孙巡抚。

    这封信后面同样没有署名,可见刘清源确是个办事谨慎的人,当然,这也反映出刘清源目前的处境恐怕有些不妙,十有八九也是被监视了,否则也不用大费周折,跑到书院假借山长的名义见徐晋,再让徐晋把信送到费宏手中。

    “太好了,刘知县不负有节之名,并没与陆康之流沆瀣一气!”费采欣悦地道。

    正在此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婢女红缨的声音传了进来:“老爷,是二少爷,说有急事!”

    “让他进来!”费宏扬声道。

    费懋中应声推门走了进来,急急地道:“爹,大宝刚回来了,受了点伤。”

    费宏皱了皱眉道:“民受,为父说了你多少次了,凡遇大事须有静气,你这毛糙性子什么时候可以改一下。”

    费懋中有点尴尬,点头道:“爹教训得是,孩儿谨记。”

    “说吧,怎么回事?”费宏缓声问道。

    费懋中道:“大宝今天骑马出城赶去徐家村,结果半路遇到劫道的山贼,从马上摔下来,腿上受了点伤,自己走路回来的,刚刚才回到府中。”

    费采皱眉道:“岂有此理,这治安是越来越差了,大宝伤得严重吗,有没有请大夫?”

    “伤得不是很重,只是脚踝扭伤了,倒算这小子机灵,没有丢掉性命。”费懋中庆幸道。

    徐晋不由心中一动,这是不是巧了些,问道:“民受,大宝现在哪?”

    “这小子浑身是泥,又徒步走了几十里回城,惨兮兮的,我已经吩咐他下去清洗休息了。”

    “让他来书房,老夫要仔细问一问!”费宏显然也产生了怀疑,昨天才刚聊起费府可能被宁王的眼钱严密监视了,结果今天派了个家丁出城就遭劫了,这也太凑巧了些。

    约莫一刻钟左右,家丁大宝便赶到了书房,已经然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路时明显有点瘸,倒是难为他走了几十里路回城。

    “见过两位老爷!”大宝纳头便跪,惨兮兮地道:“小的今天差点就回不来了。”

    费宏向来待下人宽厚,和颜悦色地道:“大宝,起来说话吧,详细说说经过。”

    大宝站起来把今天遭劫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庆幸道:“那两个劫道的贼子长得凶神恶煞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放了小的。”

    别看《水浒传》里剪径的山贼大多只劫财不害命,但古代实际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为了不暴露自己,山贼们不仅劫财劫色还劫命,相当凶残。

    而且,有些山贼本来就是附近的山民,平时耕田种地打猎,偶尔客串一下山贼捞外快,为免暴露身份,事后都会选择杀人灭口,所以遇到山贼劫道,最后还捡回小命的绝对是幸运儿。

    “周管家,带大宝下去休息,给他一百文钱赏赐!”费宏挥了挥道。

    待周管家把家丁大宝带了下去,费宏捋着胡子沉吟了片刻,目光望向徐晋,问道:“小徐,你怎么看?”

    徐晋道:“学生觉得此事十有八是宁王手下的人干的,一般的山贼怎么可能打听苦主去哪,要做什么事呢?”

    费宏和费采点了点头,均是深以为然,暗暗庆幸昨天听从了徐晋的话,没有派下人到铅山县给孙巡抚送信,否则此时信件怕已经落入贼手了。

    费采提醒道:“小徐,如今这情况,你初八回村倒要小心些了,宁王世子性子暴戾类其父,说不定会趁机报复。”

    “这样吧,到时老夫让护院武师赵行,带两名护院随行保护你的安全。”费宏干脆地道。

    这次徐晋倒没有拒绝,正所谓防患于未微,多几个会武艺的帮手自然更加安全,点头道:“谢过费师!”

    徐晋离开费府回到家中,今天羊杂店的生意依旧很淡。

    徐晋走进店里时,二牛正无聊地拿着抹布赶苍蝇,小奴儿坐在灶后的小板凳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徐晋最近默写出来的《射雕》新章。

    “十叔,再这样下去,咱们这羊杂面店就要关门大吉了!”二牛嗡声嗡气地道。

    现在二牛算是店里的正式伙计兼保镖,徐晋给他开的薪水是每月一两银子,这待遇比在村里耕田种地好多了,二牛虽然憨,但并不是傻,自然十分珍惜这份工作,看到店里的生意不好,心里也是着急。

    徐晋微笑道:“二牛,耐得了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正沉浸在小说中的小奴儿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又爆金句的徐晋,嘴里嘀咕了几遍寂寞繁华,又继续看书!

    “小婉呢?”徐晋没见着谢小婉,不由问道。

    “店里没什么生意,婶娘到宅子后面做晚饭了!”二牛嗡声答道。

    正在此时,一人行了进来,徐晋还以为有客人进来,正想招呼,发现竟是前段时间被自己辞掉的钱婶。

    “哎哟,小徐老板,你们真是清闲,我那边都忙不过来了,真是羡慕你们呀!”钱婶扭拧着大屁股得意洋洋地道。

    小奴儿站起来不屑地道:“别吹牛了,忙不过来还有空闲跑来这里得瑟,就你们店里的腥骚羊杂,白送小爷也不要!”

    钱婶面色微僵,确实,除了刚开始那两天热闹外,她那店里的生意其实也不好,试问做得不好吃,白痴才会继续来帮衬。

    车马行那些车夫迫于莫管事的压力不敢来光顾徐晋家的羊杂店,并不意味着他们非要到钱婶的店里吃饭。

    “呸,哪来的小野种,这里几时轮倒你说话了,滚一边去!”

    小奴儿是徐晋家捡回来的,钱婶自然清楚,再加上以前在店里帮工时不受小奴儿待见,此时自己“翻身做主”了,自然腰杆挺直,向着小奴儿戳指便骂。

    小奴儿顿时像炸毛的小猫儿,目光凌厉地盯着钱婶,愤怒地道:“再说一句杂种试试?”

    如果是徐晋,钱婶或许还会顾虑一二,毕竟人家是读书人,而且还是府试案首,说不定日后就是官老爷了,但小奴儿算什么,她一叉水桶腰,冷笑道:“咋的,老娘就说你小杂种,你还敢咬我不成……呀!”

    钱婶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一记大耳刮,徐晋打的!

    钱婶捂住脸愕然地望着徐晋,愣了两秒才尖叫道:“小杂……你……你敢打老娘!”

    徐晋甩了甩手,淡道:“你算哪根葱,敢在我这里撒野,二牛,把她丢出去!”

    “好哩!”二牛撸起衣袖,上前一把提着钱婶的后衣领,后者近两百斤的身体竟然被小鸡般提起来。

    砰……

    钱婶当场飞了出去,硕大的屁股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差点没摔成两掰。

    “哎哟……!”钱婶片刻才缓过气来,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打人啦,府试案首打人啦!”

    “打的就是你!”小奴儿冲出去,往钱婶身上狠狠地踢了几脚,踢得她抱头惨叫连连。

    “小奴儿,回来吧,差不多就行了!”徐晋招了招手,这种不知所为的愚妇,教训一下就行。

    小奴儿又往钱婶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这才悻悻地返回店内,骂道:“贱妇,敢骂本……小爷杂种,嫌命长了,滚吧!”

    “没有王法啊,府试案首就可以嚣张,无故打人,老娘这就去县衙告你们!”钱婶狼狈地爬起来,一边骂骂咧咧。

    徐晋淡定地道:“徐某乃本府案首,堂堂童生一员,岂能受辱于你这一介草民陋妇,尽管去告官,看县尊大人打谁的板子。”

    钱婶顿时闭嘴了,读书人的地位本来就高,更何况徐晋是府试案首,有童生的身份在身,再加上钱婶上门挑衅在先,被打了也是活该,告到县衙只能自讨没趣。

    钱婶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悻悻地转身离开,她这次本来是想过来得瑟一下,顺便向谢小婉讨要做五香羊杂的秘方,谁知秘方没讨成,反而挨了一顿打。

    “读书人就是威风,打了人还能理直气壮!”二牛憨笑着道。

    徐晋也懒得理这憨货,摸了摸小奴儿的脑瓜,淡道:“淡定点,遇事要有静气,不要让情绪支配了你的行为。”

    小奴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脸上的怒气悄敛去。

    “相公,发生什么事了?”谢小婉从后宅行了出来,身上还围着围裙。

    徐晋笑了笑道:“没事,刚跑来一只母猪,被二牛赶跑了,娘子,能吃饭了没,相公都饿扁了!”

    小奴儿和二牛都笑起来!

    谢小婉白了某人一眼,相公又胡扯了,自己刚才明明听到了钱婶的声音,哪来的母猪,嗔道:“快了,马上就能吃!”

    反正也没什么生意,徐晋干脆让二牛打烊关门,一起回后宅吃饭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254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254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254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75章 读书人的威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74章 劫道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76章 端午龙舟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