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王首辅》

下载本书

第89章 捡了个皇帝

作者:陈证道 字数:351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仙逆 全能游戏设计师 劫天运 元尊 极品全能学生
    夜幕降临,黑夜笼罩了整座山村,大雨依旧如注,雨水顺着屋檐淌下形成一片白色的雨帘,地上汇聚出一条小溪哗哗地往低处流走。

    “相公,今年入夏以来雨水频繁,恐怕鄱阳湖又要发大水了。”谢小婉忧心忡忡地道。

    厅内一灯如豆,小奴儿和谢三刀两人正在灯下玩五子棋。徐晋站在屋门前看着外面的雨幕,谢小婉小鸟依人般站在旁边。

    明朝的防洪抗洪能力落后现代五六百年,可以说是非常脆弱,更加别说灾后的救援抢险能力了,所以一旦发洪水,百姓只能听天由命,自求多福。

    正因为如此,每年黄河长江发大水,周边都会成为一片水乡泽国,淹死的百姓和禽畜不计其数,非常之可怕。

    徐晋还没亲身经历过古代的洪灾,所以对此体会不深,他此时担心的是另一件事。这都天黑了,刘清源还没有到来,估计是掉链子了,而且大雨下个不停,也不知谢二剑赶到铅山县城,见着巡抚孙遂了没。如果连谢二剑也掉了链子,那自己的处境就极危险了,因为宁王世子手下的人或者正在赶来的途中。

    此时,大舅子谢一刀从厨房行了出来,对着徐晋隐晦地摇了摇头,显然没能从两名贼匪嘴里问到有价值的东西。

    徐晋转身走入厨房中,他要亲自出马试试。

    厨房内点了一支松脂火把,两名贼匪就靠在柴草堆的角落,旁边摆着的两碗糙米饭都没有动,看来还挺硬气的。

    尽管徐晋回来之前,徐德铭已经让村民重新收拾了房子,但屋顶捡漏不仔细,厨房有几外地方在滴着水,水滴打在灶台上发出啪啪的轻响。

    徐晋行到两名贼匪的面前蹲下,伸手将两人嘴里塞着的布条拔了出来。

    赵邹二贼之前被徐德名和几名族老围殴,此时鼻肿脸青的,几乎认不出本来面目了,惨不忍睹,特别是邹二六,胸部的伤虽然不致命,但流了不少血,此刻十分虚弱。

    两贼见到徐晋,均是恶狠狠地瞪来,仿佛要把人给生吞了。

    徐晋淡定地道:“说吧,是不是宁王世子派你们来杀我的?”

    赵保保和邹二六均露出轻蔑之色,前者冷笑道:“老子就是个山贼,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废话少说,有本事给老子一个痛快,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徐晋不屑地道:“就你们俩这熊样也配称好汉,一群畜牲渣滓而已,剁碎喂狗,连狗都不吃,你们的父母生出你们这样的畜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窝老畜牲生了一窝小畜牲,世世代代都是畜牲,只配四脚爬地吃屎,连屎都吃不着新鲜的!”

    赵保保和邹二六被徐晋一连串的“畜牲”给骂懵了,就连身后的大舅子谢一刀都有点傻眼,妹夫你可是读书人呀,堂堂府试的案首竟然出口成脏,还骂得这些溜!

    赵邹二人愕然过后勃然大怒,赵保保怒吼一声:“徐酸子,老子活劈了你!”说完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惜挺起一半又颓然地掉回去。

    愤怒就对了,愤怒的人最容易失去理智,这个时候最容易套出有用的信息,这两个家伙不怕死,徐晋又不想费力气动私刑,所以只能动脑子了。

    徐晋拿起一条柴枝往赵邹二人的头上各敲了一下,冷笑道:“就你们这三脚猫本事还想活劈我,徐某现在一根棍子就能把你们揍成乌龟王八蛋。”

    “放你他妈的罗圈连环屁,有本事把老子放了,信不信老子一只手就捏死你!”邹二六怒不可竭地骂道。

    徐晋淡淡地道:“放你,当我跟你一样白痴?你们这两个畜牲,以为搭上了宁王就可以飞黄腾达,作梦吧,宁王此人成不了事,最终只会被杀头诛九族,而你们这些恶贯满盈的坏家伙将会被凌迟,父母子侄砍头,妻女没入教坊为妓为婢,生生世世都是贱民!”

    赵邹二人又惊又怒,赵保保怒极反笑道:“老子倒要看看最后谁被杀头,谁被诛九族,谁的妻女世代为娼!”

    邹二六冷笑道:“老赵,甭跟这酸子呈口舌之利,他能活过今晚,老子名字倒过来写。”

    徐晋淡淡地道:“别天真了,以为宁王世子会派人来救你们这两个废物?作梦吧!”

    “走着瞧好了,到时看老子怎么弄死你,还有他,别落到老子手上了!”邹二六说着狠狠地盯向徐晋的后面。

    徐晋本以为邹二六说的是谢一刀,谁知身后传来扑通一声,连忙回头望去,发现小奴儿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此刻正小脸煞白地跌坐在地,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邹二六见状得意地哈哈大笑:“小子,怕得尿裤子了吧,长得细皮嫩肉的,世子殿下要是抓到……”

    旁边的赵保保轻撞了一下邹二六,后者醒悟过来,把后半截话给吞了回去,既惊且怒地盯着徐晋,妈的,这酸子太狡猾了,自这不是已经等于承认是世子派来的了!

    徐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宁王世子要抓小奴儿?他不是为了杀我吗?

    这时小奴儿已经被谢一刀扶了起来,皱着眉道:“小奴儿,这里不是小孩子来的地方,快点出去。”

    小奴儿转身跑了出厨房,徐晋冷冷地盯着两贼,沉声道:“宁王世子要抓小奴儿?为什么?”

    徐晋本来就对小奴儿的身份十分怀疑,所以刚才邹二六虽然只是话说了一半,但立即便引起他的重视。

    邹二六和赵保保均冷哼一声,此后无论徐晋说什么也保持闭口不语,这酸子狡猾啊,他们怕一开口又被算计了。

    徐晋见状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了,让谢一刀看守着两人,然后转身离开了厨房,返回大厅。

    雨还在继续下,大厅内谢小婉正和弟弟谢三刀小声地聊着天,小奴儿却不见了。

    “小婉,小奴儿去哪了?”徐晋忙问。

    谢三刀抢先答道:“姐夫,小奴儿回房间睡觉了。”

    徐晋点了点头,举步进了小奴儿的房间。本来去年离开之前,徐晋把家里的东西都清理掉了,不过回来之前,族长徐德铭又命徐有光重新准备了床铺被席,这笔钱不用徐德铭提,徐晋已经私下补给了徐有光。

    此时,小奴儿正躺在床上,身上盖了张薄麻被,连脑袋都遮过了。

    徐晋行到床边坐下,往屁股打了巴掌,淡道:“小子,别装睡了!”

    小奴儿不情愿地坐起来,有点恼道:“干嘛?”

    徐晋平静地注视着小奴儿漂亮得不像话的脸蛋,淡道:“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小奴儿心虚地道:“说……说什么?”

    徐晋邹了邹眉,冷道:“你说呢?自己想想有什么东西要坦白的,都这个时候了,你若再隐瞒下去,我也帮不了你,要不你现在离开徐家村。”

    小奴儿犹豫了片刻,小声道:“徐晋,如果我说了,你还会不会赶我走?”

    徐晋淡道:“看情况吧!”

    小奴儿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咬牙道:“说就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其实我叫朱厚熜,父王乃湖广安陆州兴王。”

    徐晋早就料到小奴儿的身份不简单,敢情竟是藩王之子,等等,什么王?

    “我父王是兴王,当今皇上的亲叔叔!”小奴儿见到徐晋一脸震惊,不禁有些小得意,徐扒皮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我屁股,还敢不敢剥削压迫本世子。

    殊不知徐晋震惊的并不是小奴儿的世子身份,而是他的父亲是兴王朱祐杬。

    徐晋以前读明史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明朝有多少个皇帝,这些皇帝的身世和干过些什么大事都是略有所知。

    譬如弘治皇帝只娶了一个老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譬如当今皇帝正德没有子嗣,所以说弘治和正德这对父子均是独竖一帜的存在。

    正因为正德没有子嗣,驾崩后只能援引前朝“兄终弟及”的先例,从旁支中选了一名皇族继承大统,而这个幸运儿正是兴王次子朱厚熜,也就是日后的嘉靖帝。

    “天啊,我竟然收养了未来的皇帝!”徐晋整个人都瓦特了,晓是他养气功夫再了得,这时也谈定不了。

    当然,此时的小奴儿并不知道自己日后会被幸运之神眷顾,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藩王的次子罢了。要知道明朝定鼎近一百五十多年了,老朱家的造人能力何其惊人,各地藩王支族子女多不胜数,所以一个藩王的世子实在算不得什么。而且以明朝的藩王制度,一般的皇族子女只能拿着丰厚的俸禄混吃等死,根本难有作为,连普通的官员也不如。

    徐晋片刻之后心情才平复下来,神色复杂地打量着小奴儿,要是历史不因自己的到来而改变,那么眼前这位就是日后的嘉靖皇帝了。

    根握史载,嘉靖帝可是一位极为聪明和任性倔强的家伙,把群臣玩弄在股掌之间,前期的表现可圈可点,可是后来却迷上了修仙炼道,竟然二十几年不上朝,尽管如此,他还牢牢地把持着朝政,可以说是个极会玩弄权术的家伙。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254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254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254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89章 捡了个皇帝)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88章 山雨欲来(求票)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90章 铅山群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