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归故乡》

下载本书

第二百六十四章 涉险挣生机

作者:潘逊 字数:4297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全职法师 帝霸 天道图书馆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美食供应商 永恒圣帝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道天魔 永恒圣王 狼与兄弟 牧神记
    等了一会,待到大殿里的议论之声渐歇,橙心和尚口宣佛号,端坐在大殿中开始讲经。

    橙心和尚讲的是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这咿咿呀呀的宣讲了有一个多时辰。

    高飞有点不好意思,整个大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在东张西望,其余的人都很专心的听橙心和尚讲经。

    好不容易等到橙心和尚讲经结束,高飞也好像受刑结束一样,拿眼一瞟,发现橙心和尚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也不怪,满殿之中,除了橙心和尚和两个沙弥之外,就只有高飞一名修者。

    高飞在这朝圣,没有再隐瞒修为,现在的十万大山藏龙卧虎,谁知道这些凡人里有没有真人、真君?

    毕竟在天龙寺的范围内,有意隐瞒修为要是瞒过还好,要是瞒不过被人家误解为有什么企图就不好啦。

    高飞也终于见到了所谓的开光灵物,原来就是被修者加持了意念的法器,也许不能算法器,这个算是符箓的一种,是一次性的。

    这些开光灵物有护身的,有静心的。有人拿出灵石求购,却被橙心和尚拒绝了,“有缘者可得!”

    所谓有缘者就是橙心和尚在大殿中随手指点,点到的人就能得到一件开光灵物,随后是不是供奉那就随各人自己。

    高飞也被点到,分到一件灵物,这就是灵玉雕刻的佛像,不过佛像上加持意念的显然是大师级别的修者。

    随着灵物散发结束,信徒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大殿。有人去求签,有人去烧香,也有人急着赶往别的寺庙去求取灵物。

    “道友,可还有什么需求?”大殿里人离开差不多了,高飞始终站立没有离开的意思。橙心自然要过问。

    “阿弥陀佛,我来天龙寺是为了寻人,只是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不知和尚可否见告。”高飞双手合十,依着佛门的礼仪向着橙心施了一礼。

    凡人没有称呼天龙寺的,只有修者才称呼天龙寺。这天龙寺其实是对十万大山佛修的统称。

    “不知道友所寻何人?也许小僧能识得。”橙心和尚和颜悦色回到。

    “即知天龙寺,还敢在这里大模大样?”橙心和尚话刚说完,身边的小沙弥就有一人按捺不住。

    虽说筑基期的佛修被称作和尚,但是哪个来的人见了佛修不尊称一声大师,偏偏这个练气小修这么大模大样的称呼橙心为和尚,要是来人是上人也就罢了,偏偏高飞只有练气修为,小沙弥怎能不气。

    “阿弥陀佛,观言不得无礼,这位道友并无无礼之处。”橙心和尚呵斥了观言一声,然后又笑眯眯的看着高飞。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小屁沙弥,也敢随意给人脸色看,要是在外面,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也难怪高飞生气,高飞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小沙弥。

    高飞斜眼瞪了观言一眼,“和尚,我要找的人是普觉师傅,不知和尚可曾听说过?”

    “普觉师祖?敢问道友是如何认识师祖?”橙心和尚听高飞问起普觉就是一愣,普觉是大师,是橙心师祖辈的。

    普觉的弟子修为最低的也都是和尚,这个练气小修直接问普觉,橙心怎么能不疑惑。

    ‘师祖?你喊普觉师祖,那这个就好办了。’高飞小人得志一样又看了一眼观言。“普觉大师正是在下的师父,我法号惠仁。”

    “师祖的弟子,慧字辈的师叔?”橙心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双手合十躬身施礼,“弟子橙心,见过惠仁师叔。”

    “师父,还没有验证过,怎么就能认了这个师叔?”观言又在一边叫嚷,自己师父认了师叔,自己还不是要认师祖。

    观言真的看不惯高飞的样子。

    别看观言只有练气修为,但身为修者,长年在凡人中私混,观言见到的都是执礼甚躬的人,不管你是什么人,那个见到我不拜,那个见到我不客客气气的。

    你是修者又如何,这里可是天龙寺。

    “不得无礼,我佛门之人不打诳语,师叔既然说是慧字辈长辈,自然就是慧字辈的长辈。你们二人,还不快来见过惠仁师祖。”

    橙心和尚一说完,高飞差点乐了,什么叫既然说是的就是的,这个橙心看起来不经世事,是个心底淳朴的苦修之士。

    高飞端着架子等着观言两人参拜完了,才又问起到哪里去找普觉师父,也就是镇龙寺的所在。

    镇龙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镇龙寺位于悬空山上,一般凡人是不可能上去的。就算你想上去,也要先知道悬空山在哪里。

    像橙心和尚这样有一点名望的和尚,才能有出入镇龙寺的铭牌。

    “这里的开福寺,也算是师侄挂单的道场,师叔要是不嫌弃,还请师叔暂时屈就这里,待我禀明普觉师祖再来接取师叔。师叔你看这样可好?”

    “好好好,就以你之言,这样吧,就把这个观言留下来侍奉我就行啦。”高飞连连点头。

    在观言复杂的眼神中,橙心和尚带着另外一人出了开福寺去寻找普觉大师。

    “观言徒孙,先带老祖我在这里转转看看。”高飞背着双手,转身出了大殿。

    观言只能低着头,默默的走在高飞面前,师父走了,这个自认是自己师祖的家伙修为比自己高,好汉不吃眼前亏,要认命呀!

    普觉大师比想像中来的要快了很多,带着满眼的诧异,急促的问道,“真是惠仁,你怎么来了?”

    高飞正要把自己编的故事叙述一遍,结果普觉一挥手,“不用说了,来了就好。只是你这修为怎么掉落到练气期啦?这样可不行,不能进镇龙寺。不过,你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我先去请示师父,看他老人家怎么说。这段时间,你就暂时先住在这开福寺。橙宇,这是你惠仁师叔,现在先居住这里,这段时间就由你先陪着你师叔。”说着,普觉又喊过身后跟来的一个和尚。

    这名和尚和橙心不同,精明两个字分明就在脸上写着。

    “师父,不用麻烦,我一个人在这挺好的,就不要橙宇和尚陪着了。”高飞觉得,这橙宇和尚就是来监视自己的。

    “那怎么能行?师叔第一次到这北沧州来,一切都不熟悉,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呢?橙心师兄人又太过迂腐,没有师侄在此,恐怕他们照顾不好师叔。”橙宇和尚正说着,猛然一怔,‘坏了,说错话了,我怎么能说他第一次来北沧州!这不是说明我们知道他么?’橙宇说了一半,冷汗已经下来了,言多必失呀。

    不过看到高飞没有什么反应,橙宇才患得患失的站在了高飞的身边。

    “好了,橙宇,这个惠仁可是我的得意弟子,他素有慧根,本不愿入我佛门,这也是我佛感化。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照顾好惠仁师叔,待到我得到师父的指示,再来安顿惠仁。”交待完橙宇之后,普觉又唤来橙心,把高飞吃住一切仔仔细细的安排一遍,这才离开开福寺。

    从头到尾,普觉大师见到高飞之后,高飞居然一句话没说,就连一句师父都没来的及喊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普觉大师表现的有点怪异,但是高飞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高飞也就不再胡思乱想,而是安心的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五十多天。朝圣大会都结束了,普觉一直没有再来。

    这倒不是普觉把高飞忘了,反而普觉当日一离开开福寺,就直奔自己的师傅弘智禅师的禅堂洞府,不过可惜的是弘智禅师在闭关。

    普觉也不敢怠慢,就一直盘桓在自己的师父弘智禅师的洞府外苦等,单传音符已经射进去了三枚。

    直到今日,弘智禅师的洞府才打开,弘智禅师从洞府里缓步走了出来。

    “普觉,你也是积年的大师,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好了,你去把你普渡师兄请去镇龙殿议议吧!”说完,弘智禅师迈开步子,转眼就消失在群山之巅。

    待到普觉大师引着普渡禅师赶到镇龙殿的时候,普觉也是吓了一跳。

    连带普渡师兄满殿里足足坐了十六位禅师,这是没有闭关、外出的禅师都来了。此刻就连普觉这样老牌的大师,也感到一些局促不安。

    普觉进殿先是向着团座的诸位禅师合十一揖,然后垂手站立在下端。

    “普觉,坐下回话吧!那个高飞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座的诸位禅师还有一些不是很清楚,你先仔细的说清楚!”坐在上首的一位老僧缓缓说到,这正是天龙寺三绝僧之一,现在天龙寺的掌尊弘时禅师。

    普觉闻言,起身向着掌尊又是一礼,先把高飞在南越州的过往说了一遍,包括高飞和纪家、飞云派的恩怨、甚至和飞云派弟子纪流素的情况,普觉也一一道来。

    高飞要是在此,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就连自己灭杀了飞云派执法殿弟子贾流田的事情普觉大师也有所猜测。

    “弟子跟随弘光师叔学过天眼通法门,弟子观望这个高飞是个有大气运在身的人,所以弟子就收了这个高飞为记名弟子,并传授了他菩提金身诀的第一重功法。”

    “普觉,你能确定这个高飞就是那个参与飞来山封魔的大器宗高飞么?”殿上有一位禅师疑惑的问道。

    “禀师叔,千真万确。飞来山一战结束后,师侄我还特意去了化生寺和大器宗验证过。这高飞绝世天骄,金丹中期修为,横扫真人无敌手,算得上金丹第一人。”普觉也有自己的想法,毕竟高飞越强,天龙寺保人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金丹第一人?你也不用为这个高飞说话,该怎么处置自然要听掌尊师兄的。”有人嗤之以鼻。

    “禀掌尊师叔,据我了解,大器宗战堂堂主袁宣行,真人后期,他的一臂就是被这个高飞斩下的,化生寺星云禅师大弟子嘉慧,真人后期,也是陨落在高飞手中。高飞疑是得了两家传承,一个是当年神符宗的传承,一个是刀霸武云烈的刀法传承。”坐在下手的普渡禅师娓娓道来。

    普渡一说,普觉也是大吃一惊,倒不是他惊叹高飞的战力之强,机缘之好,他是惊叹普渡的信息搜集能力。

    此言一出,场上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不过在座的都是得道的高僧,倒也没有叽叽喳喳的议论不休。

    “弟子闻听高飞到来,一句话也没有听他说,现在他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知道他的过往,我暂时让橙宇师侄陪他住在开福寺里。一切请掌尊、师父、师叔们定夺。”

    高飞虽算是自己的弟子,但是事关五大宗,普觉也不敢擅作主张,要是自己一人倒也罢了,但是一旦牵连到宗门就麻烦了。

    “橙宇怎么能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曾经是强力真人,万一他跑了怎么办?”有人一听顿时沉不住气。

    “师叔勿忧,此子自己寻来,断断不会自行离去。”普渡禅师不愧是天龙寺双骄之一,这番见识就让在座的不少禅师逊色不少。,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27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2755/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275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六十四章 涉险挣生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龙寺朝圣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惠仁小沙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