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和立正》

下载本书

二十六章 白馒头

作者:于梦生 字数:361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美食供应商 帝霸 道君 黄庭道主 天道图书馆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永恒圣王 男欢女爱 狼与兄弟 都市超级医仙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我喜欢你。’刹车给我的第三张卡片上,明明白白,白纸黑字地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简简单单,却又让人心慌意乱。

    很久之后我才幡然醒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突然提起’,都是‘一直压箱底视为珍宝的念头’。

    我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只觉得耳朵被冰凉凉小舌头,一点点舔着,舌中柔软的小刺在我的皮肤上蹭着,痒痒的。黑狗就像一个称职的落水救护员,压在我的胸口,想给我人工呼吸,将我从沉沉的睡眠中唤醒。我睁开眼睛,将黑狗抱在怀里,它撒娇般地‘喵’叫一声,让这个早晨还算是完美;要是我晚十分钟睁眼,恐怕就不是人工呼吸,而是坟头蹦迪。

    黑狗每天早上的日常,就是跟着我去厨房,看我做早饭。我将小奶锅里放上半碗凉水,扔两个鸡蛋,再将装着白馒头的小碗放在小奶锅里,盖上盖子,五分钟水开了,就可以换小火焖,直到鸡蛋蛋白凝固成型之时,白馒头也蒸得松软了。这时我一般已洗漱完毕,打开小奶锅的锅盖,用蒸锅夹将小碗拿出,放在抹布上把碗底的水吸干,再将鸡蛋扔到另一个装满冷水的小碗中,最后将两个小碗端到餐桌上,才算完事。

    一切做的妥当,老爸已经从晨练中,带着热气归来。

    “回来啦?”

    “回来了。”

    他左手四根手指抓着从牛奶箱里取出的两瓶鲜牛奶,右手‘咔啦’一声把钥匙扔到了鞋柜上的盒子里。而黑狗呢,就翻着肚皮横在家门口等着老爸蹲下来挠挠。等他把牛奶放到桌上,开启半导体,调到早安新闻的频道后,老爸才回到门口,蹲下开始安抚久等的黑狗。

    这就是平凡的我,平凡的早晨。每天如此。

    黑狗蹲在地上,低着头咩几咩几地吃着罐罐,我昏昏沉沉地吃着鸡蛋,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不禁满脸潮红,所幸的是,老爸正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早报,并未发现我与往日不同。

    “这是表白么”入夜渐微凉,不思量自难相忘

    “我喜欢你。”他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不可言喻的坚定,信誓旦旦地说道。

    “为什么?”我望着他,只觉得他的头显得比平时大,摇摇晃晃的,我似乎还是有一点醉了,“我长得没有酱油高,身材没有八宝好,脸蛋没有木鱼花漂亮,性格还特别差,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我觉得你长得挺高的呀。”刹车面朝我,蹲了下来,“你看,你比我高多了。”

    “噗嗤。”我挥拳从上往下,锤了一下他结实的肩膀,“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喜欢你,从很久之前,从你骑着那辆银色的女士小车跟在我们一队山地车拼命,从你满脸汗水还帮着后勤组给我们发矿泉水,从你在草原的发电风车下肆意大笑,从你在摇晃的手电下煮着奶茶,从你举起酒杯和我说干了这杯酒兄弟,从你拿着小时候的零食笑我幼稚鬼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在我眼里,永远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女孩。”这一连串的回忆,有几个是我早就忘却的小事,没想到他都记着,我望着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脸上早已笑开了花,“可爱的你、娇憨的你、洒脱的你、随性的你,我的脑子里都是你,快乐也变得简单起来。我喜欢你,看到你笑起来的那一瞬间,就足够让我想要牵起你的手,照顾你一辈子。”刹车的目光灼灼,非同儿戏,这种热情又冷静的人,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必然是经过了良久的思考。

    “哇……”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对我说出这么长一串表白;从小到大,也从来没有人把我捧在手心,细数我原来在别人眼里是这样明媚的存在,“我等的人,怎么在这么远的未来……”

    “我遇见你,才会有这样的对白,我遇见你才是最美丽的意外。”刹车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餐巾纸,细心地拆开包装,抽出一张纸巾,替我擦去流下的泪痕。我接过他手里的纸巾,破涕为笑,至少在此刻,我们两的灵魂彼此相通,明白语言中深藏的用意。

    我望着他,心中除了喜悦还有不安。但这种对新生活难以查寻的希望一被点燃,就如星火燎原般灼烧着,仅剩下欢愉。我伸手去握刹车的手,他的手干燥温暖,反倒是我的手冷冰冰的,像一块玉。

    那就在一起吧,无论未来如何,此时此刻,我是喜欢你的,哪怕是片刻的欢乐场。

    通往公司的路上,地铁列车行进在黑色的甬道中,像是在城市错综复杂、绵延千米的血脉中穿梭。我身边是密密麻麻的上班族,站在车厢连接处,身体随着列车上下颠簸,脚下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我却无来由地心安——我不怕黑暗,甚至,我喜欢在知道目的地的黑暗中前进;我只怕黑暗的尽头,连出口的光亮都没有。

    我终于恍然大悟,我原来也是值得去爱的,我原来在某些人的眼里,也是一块发着光芒的宝石,就像是酱油曾经对我说的,我值得,每个女孩都值得被爱。我想,此刻我不再迷茫、不再不安、不再害怕,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来自何处,也清楚地知晓,我想要去向何方。

    我像是草原上经历过暴风雨之后,抖掉雨水的小兔子,虽然雪白的皮毛上沾满了湿漉漉的泥水,眼睛依旧清澈透明,机灵地踮起脚尖,望着远方。

    记忆回到昨晚,我缩回握住他的手,用两只手掌遮住眼睛,就像是寒冷中的小水獭。

    “害羞了?”

    “我觉得我闭上眼睛,你就会不见了,我不敢睁眼。”

    他将我的手拉开,“只要你睁眼,我就在。”

    哇,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的,怎么说起情话这么撩人。我踮起脚尖,望着远处:“咦,车怎么还不来?”

    “因为上天知道,我还想多和你待一会儿。”

    “少来,”我不爽地哼了一声,“你现在才和我表白,是存着什么意图,是不是刚才抽到什么大冒险牌子,或者和别人打赌,要让我白高兴一场?快快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天地良心,我能有什么别的意图,最多是居心不良,不可描述罢了。”

    居……居心不良……

    不……不可描述……?

    斯……斯文败类一个!

    “哇,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吓到小朋友怎么办,吓到花花草草也不行的呀。”我握住了拳头,忍住了想要锤他的冲动。

    刹车朝我越靠越近,我离他不过半米,连脸上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身上淡淡的肥皂香味像个仓鼠球一样把我包裹在里面,我怎么跑也跑不出去。我闭着眼睛赶紧扭开头,他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往旁边挪了一步,笑笑说:“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到了毕业时,要占小姑娘便宜的猥琐男。我们给彼此一点时间相处,到了恰当的时机,我再正式请你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这车刹得忒结实,感觉这次,刹车印在马路上拖了足足有三米长。

    我失落地点点头。

    我们两个站在夜晚的公交车站,两人之间,又离得有一米远。我垂下眼帘,不知是悲是喜,我回忆起那些个和刹车一起度过的场景,心中像是被灌满了蜂蜜水,温温吞吞的甜蜜。

    正在这时,别墅里零零散散地走出了几个人,正是刚才疑似给味淋表白的红桃,味淋,兔子,狸花和佩瑞。

    加上刹车……简直就是我的修罗场……啊……为什么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

    我低下头,玩着手机,想要假装自己不存在。

    味淋见我还没有回家,走过来和我搭讪:“我们一起回去吧?”味淋的家离我不过几站车的距离,这意味着,我要和一个拒绝了我两年前表白的人,在空荡的车厢里,一起待至少半个小时。运气守恒定律看来是不打算放过小小的我,刚让我幸运了片刻,又要把我打回原形。

    我偷偷望向刹车,只见他摇摇手机,对味淋说:“社长说你把什么东西落在房间里了,叫你回去拿。”

    “有这回事么?”味淋将信将疑地摸摸口袋,最终还是相信了刹车的话语,急匆匆地向别墅跑去。就在他离开的两分钟后,公车摇摇晃晃地往这个方向驶过来,我跳上车,悄悄地向他飞吻。

    他冲我眨眨眼睛。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我这样想着,和红桃一起走向车厢末尾。

    地铁上,手机消息突然跳了出来。

    刹车:“你要怎么谢我?”

    我:“谢什么?”

    刹车:“你说呢?”他发了个不怀好意的表情。

    刹车:“这个五一,我室友要回家去,不如你过啦。”

    我:“啊啊啊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刹车:“想什么呢你个小姑娘。”

    我:“……”

    刹车:“五一我也要回家探亲的。”

    我:“……所以呢?”我握住手机的手,气得微微颤抖。

    刹车:“我前段时间捡了只猫回家,你五一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养三天?”

    我深深地怀疑他向我表白是不是想要一个免费的猫保姆。

    幼稚鬼。

    气人精。

    哼!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452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4520/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452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二十六章 白馒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二十五章 大冒险     返回目录     下一章:二十七章香草拿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