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和立正》

下载本书

二十七章香草拿铁

作者:于梦生 字数:364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美食供应商 帝霸 道君 黄庭道主 天道图书馆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永恒圣王 男欢女爱 狼与兄弟 都市超级医仙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同化,偏偏性格温和,不张扬跋扈,让人察觉不出我内心的喜恶;而公司就是一个欺软怕硬,想要把你塑造成规定制式规定颜色产成品的地方。同事喜欢你办事麻利,不添一点儿麻烦,领导希望邮件里的你冰冷而机械化——哪怕是换个发件人,收件人也察觉不出任何变化。

    我坐在一平方见大的格子间里,估摸着市中心相同位置的楼盘得卖到九万一平米,把占用的办公面积折算成福利,弥补作为应届生那份微不足道的薪水,那份焦躁不安的心才逐渐安稳下来。高额的房价成为了我大痛苦的源泉和的小喜悦的来源,阿Q得有些讽刺。

    不过我今天心情很好。

    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我倒了一杯温水,回到座位上,去翻看手机里,以前做的微缩景观照片,一张一张,一个个作品,都是我曾经那么小又那么美丽的梦境。原本自轻自贱,自我否定的自我,被刹车一句“我喜欢你”给全然击碎,我暗自思索,也许我不是那么差劲的一个人呢,也许我做的东西的确是值得人喜欢的呢?

    脑子里萌生出一个念头,想要把儿时一点一滴的有趣事儿都告诉他,让他走进我的世界里;想要把儿时魂牵梦绕的场景都做成微缩景观作品,拿给刹车看。这么想着,我的嘴角又不经意地上扬着。

    领导从我背后走过,我连忙收起手机向领导问好。其他同事也陆陆续续地到了,几个人之间说了些闲话,就开始正式工作。

    兀自忙了半个小时,刹车在微信上call我,问我在哪个公司上班,我打字说了公司名和在哪个区,不小心滑动了一下屏幕,才发现自从他加了我微信,来往的信息也不过是十几条,昨日的信息占了三分之二,最后一条信息是他和我晚安,我也向他发了个晚安的表情。

    我退出和他的对话框,去搜索味淋的对话,今年算来,我们两有目的的对话居多,大多数是他问我班级同学找工作的情况,论文框架学院有没有给规定文件之类的,每每到结束聊天之时,我总是老样子,发一个再见的表情,从未向他说过晚安。

    这大概就是他们两在我潜意识中的不同,我在与味淋的关系中,总是公事公办,有问有答,退一步海阔天空;而我与刹车两个外内热的闷骚家伙,则是因为互生仰慕,都在费心巴力地向对方靠近,仔细想想,我们两最近就像是底数大于1的log函数曲线,一直在负数的区域上升,越过了x轴,就发了疯似的往天上冲。

    我按住了对话框,将味淋的备注改成了xx班xxx,两年前早该如此。

    桌面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起,我看是前台小姐姐汀兰打过来的,赶紧接了电话,柔声细语地说道:“喂你好,部门有快递到了么?我马上来拿。”

    “你的咖啡到了,快来拿吧。”汀兰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娇媚。

    “我没订过咖啡啊?”

    我不明就理地去翻手机,难道我早上没睡醒迷迷糊糊点了咖啡忘记了,打开手机,才看见刹车给我发的消息。

    “昨天看你十一点多才睡,给你点了杯新品,尝尝鲜吧。”他这么写着。

    我握着手机,往前台的方向走去,心中惴惴不安。酒醒了,梦散了,理智重新打败了感性,把它摁在地上蹂躏。我不禁反思,值得这样被他捧在手心里关爱么,我值得吗?玻璃走廊里反射着我并不高挑并不消瘦的身影,好想要赶快变得瘦瘦的美美的,好想要赶快变得事业有成独当一面,这样我看你的时候,就不会再忐忑着挪开视线了吧,这样我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你的关心吧?

    汀兰正站在前台,亭亭玉立的,低垂着头整理着日常邮件。她真好看啊,仿佛溪水边一簇簇的小小繁花,在绿色的草丛中星星点点,不争不抢,素雅之极。

    “我拿走了哦。”我和汀兰打了招呼,往回走了两步,拿着咖啡的外卖单左看看右看看,价格和配送费我看在眼里,无功不受禄,我身上像是被沾上了浮毛,浑身上下痒痒的不自在。

    我想着要不要待会儿发个红包转回去,可是又怕辜负了他的好意。

    “男朋友送的咖啡啊?”

    玻璃反光中,汀兰正注视着我的背影,我肩膀一颤,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唔,我和他还不算是男女朋友吧。”

    “约会几次啦?”汀兰一听到有八卦,眼睛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魂,“拉过手了吗,表白过了吗?”

    约会几次了?拉过手没有?都没有。

    这么说起来,我虽然和他近期见了几面,但都不算是真正的约会。也不知道旁边无了他人,我们两是否还能毫无尴尬地聊下去,也许他会发现我不过是个无聊的傻瓜,不再对我产生兴趣。

    “啊,我们还没有正式约会过……不说了,我还有事在忙,中午有空再找你细说……”我赶紧找了个借口跑路,留下汀兰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远去。

    我把咖啡放在桌上,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犹豫着要不要发到朋友圈,再转念一想,我要怎么发文字呢,“男朋友好贴心地送给我的咖啡,我会好好享用的,么么”类似这种么?怎么听起来全是婊里婊气的炫耀。再说了,他是我的谁,恐怕还称不上是我的男朋友吧?

    这么想着,觉着自己自作多情,又说不上的矫情,赶紧打消了发朋友圈的念头,只不过去敲他的微信,对他说了声谢谢你。

    “我喜欢这样照顾着你的感觉。”他秒回我。

    打开咖啡,一股香味扑面而来,我低头尝了一口奶泡,只怕是嘴上覆了一圈白色的奶油,赶紧擦掉。香草拿铁和奶泡美妙地发生碰撞,气味浓郁,口感香甜,毫无苦涩,回味无穷。我没有研究过咖啡豆子的区别,这样一杯普普通通的咖啡,已然能够打动我,更何况是他送的。

    喝着热咖啡,我敲击着键盘,面无表情。实际上,心中早就像是被扎破了的气球满屋子乱窜,上下翻飞。刹车真的是个温柔而不自知的人,我这次是捡到宝了。

    大概忙到十点半,酱油在微信上找我。

    “昨天我和八宝吵架了。”这样的开头让我心惊肉跳。虽然说八宝的确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家伙,但是平日里我们都对她关爱有加,颇为容忍,怎么这快要毕业了,会出现这种情况。

    “怎么了?”我回了个吃惊的表情。

    “你猜一下。”酱油这厮居然先来找我诉苦,又卖起了关子。

    “我猜不出。”开玩笑,我这说错一个字,恐怕酱油连我都要扔进小黑屋里,嘤嘤嘤地去找傻大个哭诉。

    酱油:“她说我控制欲太强。”

    我:“????”

    我谨小慎微的样子,怪可笑的。不过女生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会儿甜甜蜜蜜,一会儿乌云密布。我们宿舍四个人感情算得上很好,背地里却也开了好几个不同的群,一个四人群,还有三个三人群,更不要提及两人的私聊,彼此间的小秘密都藏在这些群聊之中,他们不说,互相也就当作没有这回事。

    酱油:“她说我一开始就不该骗她去轰趴。”

    我:“这个……你也是为了她好啊,你有心撮合,她不领情罢了,算不上坏事儿。”我的求生欲都快溢出了屏幕。

    酱油:“她说我不该起哄让她上去跳舞。”

    我:“这也没办法,毕竟游戏规则都定好的,她加入房间,也算是默认了参与游戏。”

    我回头看看,同事们都在忙,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开小差的实习生。

    “哎。”酱油发出一声叹息,看起来格外失望。

    “她指着鼻子说你的?”我问道,八宝心直口快,倒也不至于这样去苛责酱油。

    “那倒是没有,她不胜酒力,三杯酒下肚,就忘记了自己姓氏名谁。游戏散场后,她开始照着人吐槽——先是拉着冰块说,你们两个都想做自由的鸟儿,是想双飞啊?接着对着刹车(刹车送完我之后回去帮油门打扫)说,一对百合一对基,刹车油门就是天生的cp,你们啥时候也学一下后辈,诚实一点儿,人生这么长这么累,不要太苛刻自己。”

    我吓得手机差点儿掉在桌上,幸亏那天酱油说漏了嘴,刹车算是知道我给他取的绰号,可是这油门不知道这回事啊!这不是丢脸丢大发了?刚才刹车干嘛不和我提起这件事?我怯生生地想要去敲刹车,又缩回了自己罪恶的小手。

    “然后呢?”我赶紧问酱油。

    “然后我就去拉架啊,她就开始控诉我把她叫过来,也没考虑到她愿不愿意,控诉我要她上去跳舞,也不想想她高不高兴。这时候霜刃看不下去,要去拉她,谁知道我们的宝啊,往桌子上一爬,站在上面说,我是这个桌子的守护者,谁都不能把我弄下来!”

    好……好丢人……

    我只能庆幸自己早早离开,与车站那一幕相比(说实话我记不清了),八宝才是修罗场的场长。

    “然后呢?”我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

    “霜刃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下来?”感觉酱油攒了个大招,我回了个抓狂的表情。

    “我要人亲亲才肯下来。八宝同志就这样,站在桌子上,低下头,亲在了霜刃的额头上。”

    我的手机哐啷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452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4520/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452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二十七章香草拿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二十六章 白馒头     返回目录     下一章:二十八章 糖果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