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和立正》

下载本书

四十三章 乐极生悲

作者:于梦生 字数:376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极道天魔 全职法师 天道图书馆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永恒圣帝 三寸人间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极品全能学生 男欢女爱 美食供应商
    什么叫做乐极生悲,形容的就是我。

    宿管大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进了刹车的宿舍。刹车住在研究生的两室一厅公寓里——虽然客厅极小,但好歹蚊子肉也算是肉啊,总比我们四个高低床要来的舒服——他室友那间屋子敞开着大门,刹车说是为了通风,我好奇地往里张望,一个大男人住的房间,居然还算是整洁。不过我更好奇的还是刹车的房间,刹车一打开房门,本尼就踱着步子靠在门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往前挪动一步,它便警惕地往后退,所幸的是尾巴没有炸毛,看来对我并没有太多敌意。

    “哇,好可爱的小橘猫,现在几斤啊?”

    “三斤左右吧,断奶一段时间了,还算是比较好养的。”刹车一边说着,一边从客厅的柜子里,掏出一包猫豆,“你要不要带一点回去,免得它挑食。”

    我皱皱眉,第一是嫌弃这个牌子过于亲民,第二则是不想拎这么重去乘车。但这些都不好直接发作,毕竟我还是人家刹车刚刚承认的女朋友,得好好把自己的狐狸尾巴藏起来,免得被他发现原来是个张牙舞爪的大怪兽。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我们两个人因为猫咪的饮食问题,像是一对还没有孩子就争论吃什么好的小夫妻。于是我点点头,说道:“有没有密封袋,我稍微装一点回去,另外不足的部分就用罐头代替,一个礼拜没有问题的。”

    “好,那我把它放猫包里,你等一下。”刹车说着,就弓着身子,去引诱本尼,奈何本尼十分精明,刷的一下就窜到了衣柜上面,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小水果快帮我堵一下它。”刹车在与本尼大战八百回合还未碰到一根猫毛的结局下,向我求助,于是我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地走进了他的卧室。刹车的卧室非常干净,窗明几净,就连春秋被这种软踏踏的被子,都被他叠的有棱有角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参过军。而他书桌的墙上,选择了空气书架,整整齐齐地码着教科书,宛若悬浮在半空,简约不简单。衣橱则选择的是合成木的材料,大概是学校配备的,也有可能是上一个研究生留下的家当。衣橱门关的好好的,没有露出衣角的现象。空气中没有任何奇怪的味道,更没有香氛的气味,非常舒服。这样干净整洁的寝室,可以感受出屋子主人较强的自律性,让人颇有好感。

    “好嘞。”我应道,和刹车一前一后,终于堵住了本尼,合力把它放进猫包。

    “你不坐一会儿再走么?”

    “不了不了,我爸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晚饭呢。”我拒绝了他的好意,毕竟我是个内敛而规矩的人,在男生寝室里不敢逗留太久,害怕他邀请我做一点剧烈运动,比如打游戏之类的娱乐活动。

    刹车一手帮我提着猫包,一手领着本尼的粮草,从最远的研究生宿舍区,一路送我到了离公交车站十米远的马路边。车站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与我在一旁,安静地告别。

    临走时,他揉揉我的刘海,问道:“那就一周后见了。”

    “好的,你不要太想我哦。”我揉揉鼻子。

    “我不能想你更多。”刹车这样说着,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把英文的句式直接换成了中文,是我想你已经想到了一个极值,就是特别想你的意思。

    我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接过两样东西,眷恋地一步三回头,往车站里走去。

    在公交车站台上,我怕本尼在猫包里不舒服,一直弯着腰去看它的情况。由于是放假前夕,车站站台上格外拥挤,摩肩接踵,连空气都变得浑浊而温热起来。我隐约感觉到左边有人在摸我的公交卡,便将粮食过到拎猫包的右手上,用左手去摸牛仔外套的口袋,果然公交卡已不见踪影。我下意识地往终点站的方向看去,见车子迟迟未有来的迹象,想着要不要拿背包里的零钱,这一犹豫,就觉得左边口袋里又有了硬卡的质感,再用手一摸,嘿,交通卡居然回来了。

    我感到疑惑的同时,心中大喊一句不妙,再换了手去掏背包,放在背包外侧第二个口袋里的手机已然不见踪影。感情是个会炫技的小偷!我又好气又好笑,公交车偏偏这时候晃晃悠悠地开了过来,身边人拥挤着追着车往前跑去,站台上瞬间只留下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我左顾右盼,无奈地将猫包和粮食放在地上,打开包去检查,手机早就不翼而飞了,不知道是我摸背包口袋之前不见的,还是下意识摸了背包口袋之后,小偷给顺走的。一种浓浓的挫败感,和失落感笼罩着我,感觉自己是个什么都办不好的废物,这种感觉持续了几分钟,又被愤怒给吞噬——明明应该自惭形秽的是小偷本人,为什么我一个受害者要承受心理上的落差?

    这么想着,我气呼呼地往博学路派出所冲去。

    等录好笔录,已是夕阳西下,追回手机的希望寥寥无几,我也只好打道回府。过了五月,魔都便开始昼短夜长起来,但今日的黄昏,来得格外的早。我垂头丧气地坐着公交车,带着本尼回到了家里。

    一打开门,黑狗便乖乖地坐在地上等我,我弯下腰亲了亲它肉肉的鼻尖,便张开嘴叫着饿死了我要饿死了。

    “你回来了啊,洗洗手就来吃饭吧。”老爸在厨房里喊道。

    “好嘞!”我转身将猫包放到卧室里,黑狗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仿佛真的是一只好奇心旺盛的狗一样,我嘻嘻地笑出声,再蹲下摸了摸它的脑袋,“狗狗,我也很爱你啊,但是你现在暂时不可以和弟弟……或者是妹妹……啊呀不管了,反正你现在还不可以和本尼玩哦。”

    新猫到家,最忌的就是家里的原住民不欢迎它,要赶它走。黑狗虽然是一只脾气温顺的小猫咪,但是我还是不敢拿两条生命来验证这一点。等我关好房门,再把猫包打开,本尼一下子窜出来,钻到我床底下,躲得好好的。

    “行吧,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好好住哦。”我检查了一下卧室里的水盆和猫砂盆,换上了干净的水和猫砂,再将猫粮倒了半碗,放在水边。一切准备工作做好,我才提溜着垃圾袋走出了房间,好生关上了房门。

    吃完晚饭,我赶紧趁老爸洗碗的功夫,用座机打电话给运营商,挂失了我的手机卡,接着我挨个打给了银联等支付软件的客服,好歹把自己的账号给暂时冻结了。

    没有手机的生活,时间过得格外缓慢。仿佛时间的洪流被拦在了一个堤口,只让一撮水流经过一般。我喝茶,我看书,我翻出许久未碰的CD,我打开许久未写的日记。在感受了前所未有的宁静后,我毅然决然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我用笔记本挂上了QQ,给刹车和酱油分别留了言,告诉他们我手机被偷的事儿,刹车久久未回,估计平时已把这个小学开始用的‘远古’软件给束之高阁。说实话,这几年来,我QQ用的频率越来越少,现在还在玩空间,天天换个性签名的已经是我零零后的弟弟妹妹们了。每次打开空间刷屏,我就有种领导下乡考察的错觉,一边感慨着年轻人现在原来在玩这些,一边又吐槽着年轻人玩的不过是我们上一代玩剩的东西。

    酱油则在晚上睡觉前,回复了我。我们之间来来往往,发着许久不用的表情包,抱怨了好半天大学区的小偷太过猖狂。最后,酱油同意后天陪我一起去商场挑一部新的手机。

    一切安排妥当,我翻箱倒柜,找出了我N久不用的滑盖手机。第二日,本来和老爸约好了去奶奶家吃午饭,被这该死的小偷一闹,我只能先去营业厅报道,把手机号重新拿到手里,插进滑盖手机。

    在这智能机横行的时代,我居然还在用滑盖手机,简直与现在拿个大哥大走在街头“喂喂喂”一样。不过,这的确有一种别样的情绪,让我感受到往日的气息。坐在去奶奶家的公车上,我用滑盖手机听着音乐,上着QQ,与这个世界保持着微妙的联系,就像是一个乘坐时空穿梭机的旅人,非常奇妙。

    到了奶奶家里,老爸正在帮奶奶择菜,奶奶看到我,高兴地迎了出来,伛偻着身子,我赶紧抱住了她。她越来越矮了,就像是被太阳蒸发了水分的海绵,缩成了一团,我抚摸着奶奶的背脊,感受到成长所带来的,别样的忧伤。

    “奶奶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肚肺汤,你爸爸点名要吃的,丫你吃过没,奶奶做的可好吃了。”奶奶满脸笑容地仰视着我。

    我心酸地点点头:“吃过吃过,奶奶做的最好吃了。”说着,我换了鞋,扶着奶奶进了厨房,“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么?”

    “这都忙得差不多了,要开油锅了,你刚到,快去歇息一会儿,下午奶奶叫你们帮我干活。”

    “好。”奶奶这么赶着我,我也只能称是,找了个信号好地方刷手机。

    我打开QQ,这才注意到,酱油给我刷了十几条二十几条信息,我费力地摁着方向键,往上挪动,酱油每一句话都发了一行,像个机关枪地说道——

    小李子小李子!学院查重结果发微信群!你8.7%!我6.5%厉害吧!八宝那厮居然13%好数字,再过一点就要重写了!你知道么!我看到味淋的名字了!味淋的查重率,居然是46%!

    我的手一下子失去了往下摁的欲望。怎么会,那个品学兼优,门门课都前三的味淋,怎么可能去抄袭别人的文章,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这个查重率,意味着他必须在一周内重新在内网上传论文,并且10%内通过,否则,别说是上台领奖,他今年毕业都堪忧。

    我瞬间回想起酱油在5016聚会上说的话,登时身上起了一阵冷汗。

    莫非……有人偷偷改了他的论文?

    会是谁呢?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452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4520/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452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四十三章 乐极生悲)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四十二章 孤独星球     返回目录     下一章:四十四章 肚肺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