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纯爱:校草大人万万岁》

下载本书

第八章:尘封的记忆

作者:浅月阑珊 字数:504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全职法师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天道图书馆 都市超级医仙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王 秦吏
    “I'llberightherewithyouinthelongestfight,NeverwillneglectyouI'llstaybyyourside,Neverwoulddirectyou”一声手机铃声响起,是鹿晗的《Skintoskin》,

    “喂”满满的困意,完全就是没有睡醒的样子,“你小子昨天让你来接机的,怎么我现在在机场连个人影也没看见。”要不是隔着手机,恐怕那一头的男子会把尹亦琛烧了,

    “尚大少爷拜托你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今天放假,我要好好睡一觉,唉!跟你说你也听不懂,你刚上大一你的老爸便让你去美国学习管理公司,看看我现在,喂”这家伙果然还是一样,一提他爸就挂电话,也是没爱了。

    “少爷,老爷下了命令让您今天下飞机先去公司见他。”

    身旁的黑衣保镖重复着主子的命令,走在他前面的少爷,穿一身黑色西装,脸色冰冷,似有一双鹰眼,高挑的剑眉,全身无不透露出王者气质,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只不过外出培训一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也是他自愿的。“哦?原来他还记得有我这个儿子啊。”

    “少爷,那您的意思是————”

    “我会去的。不过我要先去找沈琳汐。”

    沈琳汐很早起了床,她知道今天尚煜宸就要回来了,她昨天晚上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也许应该了断,有些事情也许应该被遗忘。

    夏天天亮的很早,她不是一个赖床的人,没有其他同学睡懒觉的习惯,一早去晨跑是抛却烦恼最好的办法。

    意料之中的,她回来之后明夏还是没有起床,她没有叫醒她,只是隔着门缝看了一眼,8点了,又是一天,这里是南方最美的城市,这里很温暖,但这样的温暖不属于她,回到房间,望着太阳初升的方向有些出神,伸出手阳光给了她一丝安慰。

    目光一转楼下多了一辆豪车,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为了不把明夏牵扯进来,她一人下了楼。

    可以说沈琳汐是跑着下楼的,尚煜宸站在那里看着这栋普通的公寓,怎么也难以相信这个女生可以放着父亲给出的优越生活不要,而选择和同学合租,对此他只能认为沈琳汐是个心机女。

    “你一回国就这么急着赶我离开这里吗?”沈琳汐不去看他,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尚煜宸一步步逼近她,直到自己的瞳孔里满是她的脸庞才开始说话,那声音可以说比沈琳汐冷10倍,

    “沈琳汐记得当初我离开的时候就警告过你,一年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可你呢?还是没有离开我家,你说你到底是我们家的什么人啊?”沈琳汐被他逼至墙角,她闭着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他居然问自己是他们家的什么人,难道要告诉他是仇人吗,想着想着沈琳汐可笑的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是无话可说了吧!”尚煜宸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行为是多么伤人,他只知道沈琳汐是一个拜金女,骗了他的父亲,而且还破坏了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沈琳汐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前的尚煜宸,“怎么是恼羞成怒了吗?若是你真的知道羞耻,就请你立刻离开这座城市。”

    “你给我闭嘴,不用你说我也会离开,但绝不是你说的那样。”

    “哼,真是好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希望你最好说话算话,尽快离开。”他还只是站在那里等她的回答。

    “当然。”沈琳汐转身留下一个背影,那一秒,似乎阳光暗淡了,天空也染上了阴霾,尚煜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竟是那么落寞,来的路上他以为这个女生肯定不会轻易离开,可没想到她是那么干脆,她轻易的答应了,没有提任何要求,

    他想,是他错了吗?

    沈琳汐上楼后看到明夏开始洗漱,一脸欢快,他的手机微信不停响动着,可自己呢,也许注定就因该伴着悲痛度过一生,这座城市埋葬了她太多的伤痛,也许没有什么值得她留下。

    转身回到房间静静坐下,看着天空暗淡了那么多是眼睛坏掉了吗,她自己开着玩笑。

    夏天是灼烧一切的季节,燃尽那些过往,也许剩下的只是无可奈何与放弃妥协,有时悲痛的过去也许是留下的理由,只是燃尽过后,剩下的只是懦弱的肉体,不足以抵抗那些满是冲击的现实……

    “我要参加这次的野营。”沈琳汐出到客厅很认真的说,明夏满嘴牙膏,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沈琳汐有些怪怪的回到房间,明夏草草地漱了一遍口,忙着追到她的房间询问,

    “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往年不都不去吗?”

    “可能是想给高中时代画上一个句号吧。”她轻松地说。

    她的面无表情其实是伪装自己最好的方法,她的微笑在很多年前穿过了四季,永远留在了冬季。

    明夏回到房间收拾着她们二人的化妆品,沈琳汐打开衣柜,里面很多衣服都是尚嘉城(尚煜宸的父亲)给她买来的,她没有穿过,她的手指轻轻划过那些衣服的衣角,

    她想其实商场上变化无常,有人一夜之间暴富,而有的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父亲的过世虽与尚嘉城有着间接的的关系,但也不代表他就应该一辈子向自己赎罪。

    中午外出吃饭前,沈琳汐翻看了自己的书包,却发现那条坠子不见了,她回想了昨天自己下午拿着它干了什么,猛然一抬头,她的心里怒吼一声:“自从碰上哪个家伙就倒霉不止。”沈琳汐和明夏打了招呼急急地跑了出去。

    今天放假,学校都关门了,还要去找门房老大爷,沈琳汐还没且走到学校边上呢,那老头的臭脸就被她远远看见了,一脸怒气无处可发的样子,或者是被人欺负了,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的表情,沈琳汐有些小担心,蹑手蹑脚的走到校门口正要开口,

    那老头很不耐烦的摆摆手说:“进去进去。”哇!这么容易,还以为要扑空了呢,沈琳汐稍加感谢,那老头一转头回他那个房子里了。这家伙真奇怪!沈琳汐一边走一边想。

    沈琳汐一路狂奔到教师,门居然大开着,她小心翼翼的探进头环视了一遍周围,见没人便快步跑到自己的座位旁,低下头在地面上一遍遍的寻找,可什么也没有,她有些无奈的坐在座位上,低下头回想,手不停地敲打着脑袋,可一点发现也没有,此时有一个人正向她一步步走来,步子很轻再加上沈琳汐一直在想挂坠的事丝毫没有察觉。

    忽然一只温热的手掌扎抓住了自己敲打脑袋的右手,她抬起头看向手掌的主人,是那么清秀的面孔,虽然那双桃花眼看着让沈琳汐喜欢不起来,嘴角总带着一丝邪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完全不像尚煜宸那个家伙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情味,认为所有人都会和他争抢什么。但这个人也同样让沈琳汐讨厌,他是——尹亦琛。

    “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是不是今天的我更帅气了?”说着他还抛了个媚眼,要知道他现在能对沈琳汐态度这么好已经很好了,因为他昨天晚上可是在校门口痴痴地等了好久,他从不喜欢等人的感觉,而且还是扑了空。沈琳汐看他这么不正经,闭上了眼睛不去接受他方才的信号。

    “言归正传,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琳汐严肃地问。

    “我啊……”说着他拿出了那条蓝色吊坠,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更加美丽,他还特意将吊坠在沈琳汐眼前晃了一下,想要伸手抓住,但又怎么能轻易拿到。“这是我的吊坠,请你还给我。”

    “那你能告诉我这个你是怎么得来的吗?”尹亦琛也一秒变严肃,抓着吊坠的手有些用力,

    沈琳汐随口一说“捡的”,

    “砰!”

    “请你认真的告诉我这个吊坠你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一拳打在桌子上怒吼了起来,眼睛很红,像是要吃人一样,沈琳汐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他会变成这样,尹亦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是一直都猜到她是那个女孩吗,为什么还是如此想要亲自求证。

    “这么生气干什么?莫非是你的,你想拿去就你拿去好了。”拜托自己今天也很不开心好不好,还碰上这个家伙,沈琳汐告诉自己不能表现的太在意,否则他就更不会给她了。

    尹亦琛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像是在诉说着那些过往,“这是我送给她的,可是之后我们再没有见过。”

    简单而又描述不清的话语却冲击着女孩那年心中最深处的记忆,尘封了太久,似有些面目全非,沈琳汐一手扶住了桌子,凝视着那条吊坠,时间轴倒回了她8岁生日的那一天也是公司破产,父亲车祸的日子。

    那晚天很黑,看不见月亮,似乎也没有星星,不久下起了雨。

    本该是开心的一天,但父亲接到电话连夜往公司赶,那天的雨特别大,外面有浓浓的雨雾,公路上上的车疾驰着,沈之义的心难以平静,到达十字路口时,一辆大卡车冲了出来,他急忙转动驾驶盘却不料车后的出租与其结尾,巨大的冲击力使沈之义的车装上了前方的桥墩……

    沈琳汐家的座机电话响起,是医院的死亡通知,当时明夏的妈妈是她们家的保姆,她带着小姐去了医院却没有见到死者的最后一面。

    亲人的离去对沈琳汐造成了重创,她看着盖着白布的父亲被推入停尸间失声大哭起来,她的哭声传到到了陪伴妈妈治病的尹亦琛的耳中,他出了病房门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的女孩子,也许是出于大哥哥关心欲望的驱使他走到了她的身边很绅士的递过了一张手帕。

    沈琳汐抬起头看到了微笑得很阳光的男孩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成了她留给他最美的初遇,接下来的半年里一直是他陪伴着自己,她的母亲也给予了自己一直没有感受过的爱,其实那也不算是初遇,在花店就已经见过了,只是这一次的相见在彼此生命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象。

    只是不知是谁深谁浅...

    但随着尹亦琛母亲的病情加重他们不得不去英国治病,他说过他会回来找沈琳汐的,但两年后再次回来的时候他是一个人,而沈琳汐也被明夏的母亲带到了天气比南方较冷的北方,直到上了高中的时候她们才回来了,这其中也是因为沈琳汐想要回到这座城市,那是她的父亲曾经存在过的地方。

    这段过往在沈琳汐心中埋藏了很久,可如今她应该告诉他吗?

    沈琳汐看向尹亦琛,十年了,自己不再是当初那个可以什么都不想的小女孩了,既然决定要走了,就应该把曾经放下,不要告诉他。

    沈琳汐一口气跑了出去,没有知道答案的尹亦琛怎能罢休,一直在她身后追逐,到校门口时她听到了那个老大爷自己在那儿不满的嘀咕声,

    “那个尹少,仗着自己财大气粗,对我居然敢这么大吼大叫,叫我一见那个女学生就放她进来,你不会客气点嘛!”原来他早知道自己会来,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她知道不给那小子一个答案他是不会罢休了。

    “沈琳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这个吊坠你到底是怎么来的?”尹亦琛急促的呼吸声和着非知道不可的语气一瞬间迸发了出来,他们隔了将近3米远,沈琳汐苦笑了一下,“我告诉你对我来说这条吊坠根本什么都打算不上,它只不过是我花高价买来的,如果你想要我当然可以忍痛割爱。”

    说得风轻云淡,没有那么多不舍,似乎这条吊坠于她只是一个没有太多特殊意义的附属品,装饰品。

    尹亦琛向她的方向走来,不是不甘心,是认命了。也许是他搞错了,也许是他想多了,也许他们此生注定无缘,也许他们当年的那一别根本没有再见的可能。

    2米、1米,沈琳汐暗数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这距离代表着他要永远走出她的世界了。

    走到她身边的那一刻,尹亦琛停下了脚步,微风忽起,白色的衬衫衣角,白色的连衣裙被微微吹起,那一刻好长,随着吊坠落地的声音响起,尹亦琛迈开了沉重的步伐,他真得以为他找到了,可是……

    他摇着头带着可笑十万倍的神情与沈琳汐擦肩而过,她轻轻地闭上眼眸,不让懦弱外透,更不让眼泪外流,凯迪拉克的引擎声响起,许久才断绝了,因为他在车上看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久,带着惋惜之情。

    “轰!”闷雷声响起,要下雨了,天空的阴霾逐渐加重,和他们初见时那天明媚的阳光截然不同啊!果然是物是人非……

    轻轻地,痴痴地被遗忘的回忆被唤醒,再看一眼,那些故事已经被搁浅,模糊的旧人身影却配上了清晰的伴奏,她把平静唱做喧嚣,把相识唱做陌路,一切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夹杂着细雨的凉风把怀念吹成过往,把过往吹成回忆,时光的推移,最终使得风沙将回忆尘封。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649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649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649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八章:尘封的记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七章:有可能的夜晚,有可能的你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忽然变的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