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纯爱:校草大人万万岁》

下载本书

第二十一章:局中局

作者:浅月阑珊 字数:447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全职法师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天道图书馆 都市超级医仙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王 秦吏
    技术人员打开仪器,里面便传来歹徒冷厉的声音。

    “已经一星期了,你们也不穷人,钱准备好没有?”

    接下来是尹亦琛的人扮演了乔郁急切的声音,因为事先考虑到乔郁可能有所隐瞒,“我们一定会尽力,请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儿子,让我和他说话,我要确定他的安全!”

    电话忽然挂断,技术人员说:“就差一点就可以追踪到他们,可是他们的防备之心过重,我们就只能到这里了。”

    正当所有人眉头不展的时候,绑匪再一次打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便是沈琳汐的声音,首先她就问到赵叔有没有脱离危险,尚煜宸回答她,老人家都没事,接着她又说“你们快来救我,这里好冷,我感觉都快被冻死了。”她的声音十分惶恐,就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明夏听到沈琳汐的声音都落下泪来,尹亦琛低着头,双手紧握住拳,像是在强制忍耐着什么。

    就说了这一句,电话似乎就被夺走,接着换了一个男孩子。

    男孩一开口就哭起来:“妈妈,救我,他们打我,骂我,不给我饭吃!好害怕...”

    由于男孩收不住哭声,其中一个绑匪烦躁起来,一脚将他踢倒在地,指着他骂:“还不给我闭嘴,你嚎什么嚎?”

    孩子吃痛,哭得更大声,那匪徒提脚又准备再踢,这一次他识相的连忙收住了哭声,从地上爬起来,躲在了沈琳汐的身后,握住她的手臂开始瑟瑟发抖,忍不住的抽泣。

    那歹徒还不解气,另一名歹徒拉住了他,这才作罢。

    两名匪徒一起上前,将两人推到里面去,关上门,挂上锁。

    男孩回到屋子里松开了沈琳汐又缩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 ,刻意不去理她,可是时不时又抬起头看她一眼。

    沈琳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过没有心思理会。

    还好,赵叔应该是脱险了,她心中也没那么难受了,只是徐婕现再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绑匪只是说给她找了医生,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想着,沈琳汐发现对面的孩子正在向自己慢慢的移动,最后依靠在自己身边。

    沈琳汐低下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想到他的母亲,沈琳汐怎么都无法同情起这个孩子。

    只见他缩成一团,不住地颤抖,他低下头像是很不好意思,过了一会才说:“我冷....”

    不止是他冷,沈琳汐也觉得冷,两人身上穿得并不厚实,只是沈琳汐是成年人身体还好一些,但男孩到底年龄小,有些受不了了。

    沈琳汐一时心软,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过来吧!”

    男孩连忙缩到她怀里取暖,沈琳汐将绑匪带来的被子叠在一起,把两人团团包住,这才感觉暖和一些。

    或许是得到温暖的缘故,没多久,男孩慢慢放松下来。

    他将脸埋在她怀里,闷声问了句:“这些人会杀了我们吗?”

    沈琳汐见他如此害怕,声音也缓和下来,“他们抓我们是想要钱,只要你妈妈将钱给他们,他们就会放了我们了!”

    男孩小声抽泣,他现在不敢大声哭了,怕那些人踢打他,“我好害怕他们打我!”

    “你妈妈会给钱的,很快你就安全了!”沈琳汐小声安慰他。

    “他们都是坏人!”男孩忽然变得有些愤怒。

    沈琳汐悄然一笑:“难道你的家人没有告诉你陌生人也有可能是坏人吗?”

    男孩抬起头看着沈琳汐,刚好沈琳汐也看着他,男孩忽然不安地动了动,手正好碰到沈琳汐的手臂伤口处,伤口还没有痊愈,她吃痛发出一声闷哼。

    “很疼吧。”男孩小声说,却不抬头去看沈琳汐。

    沈琳汐看了他一眼,强忍着说,“伤口总有愈合的那一天。”

    男孩终于抬起头,“他们把你抓来的时候,我吓得动不了....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流了很多血....”

    “你叫什么名字?”

    “乔千钰”

    她看了看怀中的小男生,发现他已经睡着。眉头紧皱,眼角还有泪痕,是在害怕吗?说实话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哭的孩子,还是男孩子!

    沈琳汐看着乔千钰,轻轻地叹口气。

    她抱着他躺了下来,将被子盖好,慢慢也睡沉了。

    接下来的一两天,两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不时说着知心话。

    “姐姐,你学习这么好,如果我们出去的话,你一定要经常给我补课。”沈琳汐摸摸他的头,觉得他没有他母亲那么重的心机。

    .....

    这天夜里,沈琳汐抱着乔千钰睡下,没多久,便听到开门的声音。

    沈琳汐睡得警醒,一下子抬起头来,看向门的方向,可是室内没有灯光,漆黑一片,模模糊糊只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全神戒备,“谁?谁在那里!”

    那高大的黑影慢慢靠近,摇摇晃晃,同时她还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夹杂在一种臭味中,特别的难闻。

    沈琳汐睁大了眼睛看向来人,慢慢后退,她感觉到了危险。

    “你....你不要过来....”沈琳汐厉声道。

    “呵呵...”那人在黑暗中发出两声婬笑,朝着沈琳汐慢慢逼进,“女人,大家都这么寂寞,不如来乐一乐!”

    沈琳汐一直退,很快便退到了墙边,一股酒臭味迎面扑来,她几欲作呕,她的双手在地上乱摸,地面上有一些玻璃渣,硌得她的手生疼,终于指尖触碰到一根棍子,她想也没想,抓起向着对方砸去。

    黑暗中,歹徒没有防范,被砸个正着。那人捂着额头大叫一声,变得更加凶残,向着她扑过来。

    沈琳汐一个闪身,紧接着大喊大叫,希望有人发现他罪恶的行为,会有人来阻止他。

    紧接着有了回应,一人坏笑着说:“就说你一个人不行!”

    还有一个声音也响起,“要不我们几个一起上,或许能制服这娘们!”

    接着便响起两人的婬笑声。

    沈琳汐隐隐看到门口的两道黑影,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你们几个要是今晚敢对我做什么,是会坐牢的!”沈琳汐怒道。

    那两人进来,将门关好,和之前那个酒鬼一起,向着沈琳汐逼进。

    两个男人扑上来想要按住沈琳汐,沈琳汐挣脱他们与他们近身搏斗,三个匪徒那天在地下停车场已经尝到她的厉害,也使出全力来压制她。

    奈何她这段时间体力严重下降,而对方是男子,本身就有两下子,再加上身高体胖,所以几个回合下来沈琳汐就有些吃力了。

    黑暗中,倒霉的是沈琳汐不知绊到了什么,身子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膝盖传来一阵刺痛,可能扎到玻璃渣了。

    三个歹徒趁势扑上来两人左右压住她,一人扑到她身上,臭烘烘的嘴就往她脸上,脖颈上凑,其余两人放肆地笑。

    沈琳汐一时羞愤交加,可是奈于整个身子都被人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她也顾不得其他只能破口大骂,将她所知道的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可是却换来对方更放肆的婬笑。

    “你快点,老黑头回来就晚了!”旁边的一个男人催促。

    男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同时一双手向沈琳汐身上摸去想将她的衣服脱下来。

    沈琳汐咬紧牙关,双手紧握成拳,她使出全力挣扎,让歹徒难以得逞,旁边的两个男人笑他没用,连一个小女生都搞不定,歹徒恼羞成怒正挥起手想给沈琳汐一耳光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剧痛,他回过头去,朦胧中见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咬自己。

    他认出是乔千钰。原来他早已醒来,见到匪徒要打一直保护自己的姐姐,便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在他背上咬了一口。

    “私生子,竟敢咬人!”男人一腔怒火全发泄在他身上,本来打向沈琳汐的那一巴掌,方向一转则用力地向乔千钰打过去,男孩不经打,当场就晕了。

    而沈琳汐趁着他这么一分神,一脚将对方踢开,他没稳住,身子歪向一边,沈琳汐随后又一脚踢向左手边的匪徒的头部,匪徒吃痛放开了她,她的手刚获自由,便一拳击向右边的人。

    整个动作仿佛在一瞬间发生,那三人猝不及防,纷纷中招。

    沈琳汐解除压制后一跃而起,冲到刚才那个无耻男面前对他拳打脚踢,下手之重打得一个男人哇哇大叫,一时没有还手之力,等到另外两个歹徒加入进来,她又开始没有招架之力。

    沈琳汐知道,如果自己再落入他们的手中绝对没有好下场,她逃向门口处,却发现门已经上了锁,而她一转身,三人已经逼到了她身后。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大力的拍门声,“三个臭小子都给我滚出来!”

    声音洪亮有力,充满威势。

    三人一怔,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其中一人说道:“老大,我们没干什么,只是送床被子进去,把人冻死不就没了赎金不是!这就出来,这就出来!”

    声音中充满畏惧。

    “少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声音非常的严厉。

    三人这才打开门走出去,临走时,其中一人还回过头来看了沈琳汐一眼,显然很不满足,沈琳汐冷哼一声,随后门关上了。

    房门很快被锁上,外面传来几声闷响,接着便是那几个色鬼的哭喊声,很显然是在刚才那个被他们称为老黑头那里挨了打。

    “跟你们说了几遍,这个女的要特殊处理,利用价值还很高,要是弄得自杀了,可是要坐牢的!”老黑头非常的气愤。

    沈琳汐隔着门听到这些,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有顾忌,以后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接着,刚才那个男人不服气的说:“老大,反正这个女人迟早都是要撕票的,还不如让我们趁早过足瘾....”

    “啪”的一声耳光声,男人的话戛然而止,外面忽然回复了平静...

    过了一会,传来老黑头吩咐人好好看守的声音。

    门后的沈琳汐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迟早都要撕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人就算拿到赎金,也没打算放自己离开?

    沈琳汐顺着门滑落下来,坐在地上半天都回不过神。

    从她被绑的那一天起,她有过焦虑,有过慌张,可是她一直相信,尚煜宸他们会救自己回去,这些人不过是求财,只要给了钱,自己一定可以平安回家。

    可是没想到,对方压根就没想过放他们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不是求财吗?为什么就算收到赎金也不愿放了自己?

    “特殊处理”说明和乔千钰是不一样的,那些人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晚沈琳汐一夜,未眠...

    ————————

    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整个世界崩溃在我的面前,废墟中每一片的瓦砖都刻有鲜活的记忆,即便我有多小心保持行走的安静,终究会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世界放逐的人。而你的笑容这一刻在我的眼前摇晃摇晃,让我难以捕捉!

    —————————沈琳汐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649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649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649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一章:局中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章:线索,浮出水面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暗夜,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