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纯爱:校草大人万万岁》

下载本书

第三十九章:总有哭的一天

作者:浅月阑珊 字数:4501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全职法师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天道图书馆 都市超级医仙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王 秦吏
    尚煜宸笑着揉着沈琳汐的耳朵,说:“我的琳汐最聪明,要是生个儿子肯定像你一样。只不过,我是存了私心的。要是生个儿子,他会跟我争你,那我就亏死了。

    不像有个女儿的话,她会和爸爸最亲。那我就拥有了两个最爱我的女人,我可就赚大了。”

    沈琳汐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尚煜宸,就笑着问:“你不会是贾宝玉变的吧,这么希望有女人爱你?”

    尚煜宸眨了一下眼睛,认真地说:“错,事实上,是有很多女孩子都爱我,你紧张了吧?老公是很抢手的噢!”

    沈琳汐假装不屑地斜了他一眼,尚煜宸马上就在她的耳边说:“不过,我独爱我的琳汐。有这么一个万人迷老公如此痴爱着你,你是否已经幸福地晕头转向,一塌糊涂了?”

    沈琳汐假装肉麻地抖了抖肩,说:“自恋之王非你莫属!”

    尚煜宸哈哈大笑,他用力抱了一下伊敏,说:“自助者天助之,自恋者人恋之。”

    沈琳汐对他的这种自恋精神简直是膜拜了。

    一个月后,沈琳汐拿到了尚煜宸拍摄的服装宣传册。那一大本纸质厚实、印刷精美的大16开宣传册,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非常有品质。

    从翻开宣传册的第一页起,“醉颜轩”的女孩们就开始“哇”、“哇”、“哇”地惊叫个不停。

    宣传册里的沈琳汐极尽完美地演绎着不同风格的服装,她或如轻舞逸动的飘飘仙子,或如复古典雅的上古红颜,或如洒脱不羁的叛逆少女,或如清纯无邪的阳光精灵。

    周萌不可思议的摇着头说:“琳汐,你都美呆了,我觉得,你没去当明星,简直亏死了!”

    苏若却叹息着说:“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露脸的机会啊,这也太漂亮了!”

    穆然笑着说:“那你就毛遂自荐,把自己的艳照发给各大广告公司,说不准也有人会来找你了。”

    苏若一撇嘴说:“发艳照这种方式太落伍了。你不知道,现在一些小模特为了拼一个上镜的机会,那是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我哪敢像她们那么拼呢!”

    周萌就好奇地问:“小四,她们都用什么手段啊?”

    苏若刚想说,忽然又停住了:“算了,少儿不宜,不说了。”

    周萌催促着她说:“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苏若哼了一声,才语带隐晦地说:“就是看情况交易呗!”

    “嗯?交易什么?”大家一脸茫然。

    苏若看大家如此不解的样子,就快速地说:“哎呀,怎么这么笨,就是潜规则那种,真麻烦!”

    “啊?不可能吧!”周萌叫着,她的脸都有些红了。

    苏若丢了一个白眼给她,说:“爱信不信。用色相换取成名的机会,就是现在很好使的一招,不少男人都吃这一套的。”

    穆然皱着眉头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觉得像那种靠出卖色相而没有实力的人根本走不长远,人还是应该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

    苏若耸了耸肩,说:“她们不是君子,是女子。她们想成名,还想成大名,等名气有了,金钱就有了,然后千万、亿万富翁老公就有了,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现在,有很多女人都在做着成为有钱家少奶奶的梦,所以,谁还能耐着性子,去和时间较劲儿呢?既然有人给她们开了走捷径的通道,她们为了梦想,就闭着眼睛冲呗!最后,这条道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穆然斜了苏若一眼,说:“不许这么糟蹋鲁迅的文章啊!”

    苏若晃着头说:“话糙理不糙,大体都一样。‘女人变坏就有钱’,‘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这些话可不是我创造的!现在这个社会,人人都渴望成功,渴望金钱和权力,谁希望自己贫穷啊?”

    苏若正在大谈特谈之际,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咯噔咯噔”地传来,下一秒,门就被呼地一把推开了。明夏的手上拎了一个大袋子,她兴冲冲地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进来。

    大家抬头,一眼就看见了明夏那一张充满喜庆的脸,不过,她们的视线马上又都被明夏手上的白色大袋子吸引了过去,随即,大家就爆发出一阵兴奋的叫喊:“啊,有好吃的!”

    明夏“咚”地一声把袋子放在桌子的中间,同时大声叫道:“新闻!新闻!特大新闻!”

    穆然马上问:“什么新闻,这么激动?”

    明夏把肩上的皮包扔到她的床上,又快速用脚勾出床底的拖鞋换上,然后拿着洗手液,像风一样,冲出了房门。出门的时候,她还传来一句:“马上回来,请静听分解!”

    明夏的这一串动作把众人看得眼花缭乱的。穆然说:“好像最近一个月,夏夏都没有这么兴奋过。”

    苏若已经把大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她们一看,是校外那一家很受学生们青睐的西点房的各式糕点。

    周萌高兴地说:“有口福喽!”正说着,明夏又冲了进来。

    穆然马上就说:“夏夏,你要是天天都这么高兴,那我们天天都有口福了!”

    明夏呵呵一乐,说:“你们也不想想,我今天的高兴是经过了多少分分秒秒的压抑才得来的?”

    “啥意思?”大家都不解地问。

    明夏搓搓手,脸上泛着溢于言表的兴奋。她拿起一个酥酥香香的蛋挞,美美地吃了几口,才开始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地讲述起今天发生在公司里的事情。

    自从去公司实习第一天,备受打击之后,明夏就一直憋着一股劲儿。她放低了姿态,多做事少说话,主动给一些人当助手,熟悉各项贸易流程,碰到不明白的事项就虚心请教。

    而明夏本身就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因此,很快就有好几个人喜欢和她一起做事。而明夏也发现,其实,像余虹菲那样的奇葩也并非比比皆是,大多数人还是比较真诚,与人为善的。

    当然,这段时间里,余虹菲时不时地还会对明夏挑剔、指责,但是,明夏就是一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姿态,随她的便。最后,可能连余虹菲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趣了。

    今天上午是周一例会的时间,明夏非常期待着这次会议。因为在上周,陆海龙给大家提出来一个重要的议题,希望他们提出各自的看法,并做成报告,在本周例会之前,发给他。

    于是,明夏只要一有闲暇时间,就琢磨这个议题,同时她还查找了各种资料,并反复思考。最后,她大费了一番心思,做了一份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报告,然后,在上周五的时候,发给了陆海龙。

    所以,今天,明夏就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陆海龙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那一份作业的。

    似乎在验证“天道酬勤”一样。刚一开会时,陆海龙就让他的秘书发给大家一人一份报告。

    明夏拿到手里一看,正是她上周五发给陆海龙的那一份报告。她不由地心跳加速,手心里都出汗了,她有一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蠢蠢欲动的雀跃与兴奋。

    明夏在暗自猜测着陆海龙此举的用意,他是在肯定她的努力吗?不过,她依然是一副认真冷静的模样,就象别人一样,拿着那份报告在前后翻看着。

    大家拿到那份报告后,有人开始交头接耳,有人在低头浏览,还有的人则一脸莫名其妙。

    片刻之后,陆海龙开口说话了:“上周一开例会时,我提出了一项议题,要求大家都写一份报告给我。然而截止现在,却只有三个人发给了我,其中有两份是今天早上发给我的。你们手里的这一份报告,是我在上周五收到的。”

    “这份报告内容翔实,条理清晰,分析客观,引用的实例很有借鉴作用,而且提出的建议也很有实用性。可以看出,写这份报告的人一定为此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并且对我们日常的实务也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所以才能做出这样一份有份量的报告。”

    “其实,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的话,也都能做出一份有质量的报告。不过,我认为,现在我们有些人是需要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了。”

    “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拿出更高的自我标准,做出更好的自己。今天的会,就到这里,上周的议题,请大家这周能够以全新的态度优质地完成。”

    陆海龙说完之后,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人人都借低头看手中的报告,来掩饰被老板责难的的不安与尴尬。

    陆海龙忽然说了一声:“明夏,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我和你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明夏刚才听陆海龙对自己的那一段溢美之词时,她的脸颊都有点发烫。她内心澎湃着,无比激动。现在,猛地听到陆海龙叫自己的名字,她这才回过神儿来。

    她侧头看了陆海龙一眼,她似乎从来没有象此刻这样,觉得陆海龙是那么的帅气,那么的有气质,他的眼神中似乎都泛着一种叫做“赞许”的光芒。

    陆海龙先行离开了会议室,明夏也紧随其后。在离开时,她就听到在座的其他人在小声地互相询问着:“哎,那报告是你的吗?”

    “我的还没写呢!”

    “那可能是谁的呀?”

    当明夏走远时,她依然还能听到大家的窃窃私语。

    在办公室里,陆海龙首先充分肯定了明夏所做的报告,和她一向认真努力的工作态度。继而,他表示将安排明夏进入更核心的工作岗位去实习,并希望她能够将自己的才干发挥得更加充分。

    明夏在离开陆海龙的办公室之后,她的内心里真有春风得意,心花怒放之感。她的脑海里,还不断地冒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天道酬勤”、“皇天不负有心人”等等那些名言,真是一点都不假啊!

    她激动过后,觉得内急,所以赶快往卫生间里跑去。这一路上,在经过同事们的身边时,她从大家的眼神中,似乎都看到了羡慕、亲近、友善的目光,她也一路笑靥盈盈的。

    在卫生间的厕位里,明夏还在踌躇满志地遐想着,她正准备开门出来,忽然就听到外边有低低的声音传来:“哼,她不就写了一篇不错的报告嘛,陆总用的着这么兴师动众地训诫大家吗?”

    明夏马上就辨识出来,这是陆海龙的秘书的声音。就是她,曾经在余虹菲的面前告过自己的黑状!

    “你确定是明夏的报告?”明夏听出来这个发问的人是余虹菲。

    “那份报告是陆总转给我,让我打印的,我还能看错吗?她还真是积极,上周五就发给陆总了,她还把自己当成正式职员了。”这个秘书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她才刚来多久啊,哪有那么高的水平?还不一定是从哪儿抄来的!关键是,她年纪不大,心机还真不浅,这都学会攀高枝了。这会儿,她在陆总的办公室里,还指不定怎么献殷勤呢!”

    余虹菲的话让明夏听得瞠目结舌。这个女人在背后毁坏别人的名声,可真是信手拈来,一点都不含糊。

    明夏敢打赌,余虹菲说这话时,肯定是脸不红、心不跳,嘴角轻撇,面带阴郁。

    “你说,她是不是想诱惑陆总啊?说实话,她长得还挺漂亮的!”陆海龙的秘书暧昧地说。

    “哼,陆总能看上她?陆总今天也就是拿那份报告敲打敲打大家。她还真以为自己就受了重用?愚蠢!想入非非!总有她哭的那一天!”余虹菲恨恨地说。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649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649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649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十九章:总有哭的一天)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是他存心隐瞒吗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章:命运在别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