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纯爱:校草大人万万岁》

下载本书

第八十二章:我杀人了

作者:浅月阑珊 字数:445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全职法师 黄庭道主 全职武神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天道图书馆 都市超级医仙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王 秦吏
    何天凌,就如一位兄长,一位良师,一位益友,让她一直倍感敬重、亲切。然而,在情人节那天晚上,因为他送自己的一大捧玫瑰花,导致了她和尚煜宸的最终分手,这件事情后来成为了沈琳汐心底无法言明的痛。她因此就开始对何天凌心存芥蒂,并且不想与他再见面。

    她还对岳斌律师说,因为她要忙论文答辩的事儿,可能律所的工作在短时间内无法兼顾太多,而何天凌公司的法律事务,是否可以指派其他的律师跟进。岳斌律师也同意了,并且让她安心完成论文。

    随着新的律师和何天凌联系之后,何天凌或许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就没有再联系沈琳汐。因此,沈琳汐和何天凌在情人节之后,彼此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现在,看着这张熟悉的容颜,他那清瘦的面颊上浮起的笑意,眼神里露出的欣喜,沈琳恍若又看到了过去那个从容冷静、面带淡淡笑容的何天凌。他们两人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见面了,沈琳汐没有料到今天见到他,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所,这样的情境下。

    何天凌伸手,想去握沈琳汐的手,然而,他的手却又在半途中停住了。随后,他就慢慢地放下了手,淡淡地笑着,轻声说:“琳汐,看到你,我太高兴了。”他的眼中饱含着依恋和欣慰,目光不舍得从沈琳汐的面容上移开。

    再见到她,何天凌几疑是在梦里。自情人节那天和沈琳汐告别之后,他就时常回忆着那一晚的情形,怀念着他与沈琳汐脸颊贴近、四目相对,自己心里的浓浓爱意即将喷涌而出的那一时刻。

    沈琳汐,这个梦一般美好的女孩儿,与他相距如此之近,他的鼻尖萦绕着她身上幽幽的馨香,他的意识都开始飘忽了起来。那一刻,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他差一点就要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让它不要如此咚咚作响。

    后来,沈琳汐怀抱玫瑰,他不由自主地抚上她的双肩时,有那么几秒,何天凌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就要停止了,幸福的感觉让他窒息般地难受。直到沈琳汐似乎受了惊吓一样,瑟缩着肩膀,他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仓促之下,他告别了沈琳汐,匆匆离去。

    之后,何天凌的内心就一直忐忑着。他不知道沈琳汐会怎样看待自己,但是,那心醉的感觉却犹如陈酿一般,在他的心里愈来愈醇厚。

    他有时甚至很后悔,当时,他真应该不再恪守着固有的道德观念,而应该不顾一切地冲破内心长久的禁锢,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他很多次地想象着那样一幅静美的画面,想得都入了神,想得他的心都快融化得一塌糊涂了。

    然而后来,他有一次邀请沈琳汐去喝咖啡,她却说自己非常忙,得赶着完成论文。而且之后,何天凌又从岳斌那里得知,沈琳汐不再跟进他公司的法律事务了,岳斌已为他换了一位其他的律师跟进。

    于是,何天凌的心情就前所未有的糟糕。他隐隐地觉出这不是因为沈琳汐真的忙得抽不出时间来,而是因为她是想和他保持距离,甚至说,她是想远离他。

    一想到这种可能,何天凌就难受得心里在隐隐作痛。难道,沈琳汐就这么讨厌他吗?难道,今后她都不想再见到他了吗?一种深深的伤感在何天凌的心底不断地蔓延,扩大,甚至都让他有了一种自弃的哀伤。

    沈琳汐介绍到他公司工作的周萌,后来就成了何天凌询问沈琳汐的消息的唯一来源。他偶尔会忍不住向她问几句沈琳汐的近况,而周萌也会认真地回答。

    有一次,周萌加班加到很晚,正准备离开公司时,恰巧何天凌刚送走一个大客户。他看见了周萌,于是就请她出去吃晚饭。在吃饭时,何天凌问起了她的大学生活和宿舍里的情况。周萌虽然有些拘谨,但是在何天凌平和的态度下,她也渐渐地放松了,还聊了不少宿舍里的情况。

    何天凌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当听到周萌说起沈琳汐的时候,何天凌的内心不由地激动了起来,似乎有一股暖流倏然流过了他久已干涸的心田。他的表情渐渐地温情了起来,眼睛看着前方也有一些出神。

    而周萌看着何天凌注视她的眼神,她忽然腼腆了,脸颊浮现出了一抹绯红。只不过,何天凌一心沉浸在对沈琳汐的想念之中,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

    昨天晚上,因为公司又与一家大型企业签订了一份大额的装修合同,同时,这段时间以来,公司的一切经营都运转良好,所以,何天凌就请公司的一些重要员工吃饭,同时他也请了周萌。

    为了能痛快畅饮,大家就打车去了饭店。在酒席上,人们彼此敬酒,不受拘束,就连何天凌也不免多喝了几杯。在有些醉意朦胧的时候,何天凌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请是沈琳汐吃饭的情景。那一晚,他们两人畅谈得其乐融融,极其愉快。

    沈琳汐那如花的笑颜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于是,他的情绪就慢慢地低落了下去,内心的苦涩也越来越浓。他拿起酒杯,一口一口地喝下了那烧心的酒。

    不知不觉中,他觉得意识飘忽了起来,而公司的其他人此时已经喝得极其兴奋,都嚷嚷着接下来要去KTV高歌几曲。何天凌强撑着笑,让他们去玩,费用明天拿回公司里报销。大家让何天凌也同去,不过他婉言谢绝了。

    何天凌一个人走出饭店门时,阵阵晚风迎面吹来,他忽然感觉刚才强行压制的醉意一下子就向头上涌来,而他的胸口也憋闷得难受。

    正在这时,周萌走了上来。她扶住了何天凌的胳膊,轻轻地扶着他走下了饭店的台阶。何天凌问了一句:“小萌,你没去和他们唱歌吗?”

    周萌迟疑了一下,支吾地说了一句:“哦,我不爱唱歌。何总,您是不是有些醉了?”

    何天凌微笑着回答说:“今晚高兴,多喝了一点。不过,没事的。”

    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不太连贯了。周萌就低声说了一句:“那我送您回去吧!”

    何天凌摆摆手说:“哦,不用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但是周萌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她费劲地把何天凌推上了车,自己也钻进了车里。司机问周萌去哪里,周萌就问何天凌他家的地址。然而此时,何天凌的酒劲儿已经上来了,他很快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

    周萌有些焦急,但是无奈司机催促得紧,她只好硬着头皮说去附近的一家酒店。她说完之后,都局促地不敢抬头去看司机了。不过,这也实属无奈,她总不能让司机开着车,满北京城兜风吧,因为何天凌现在需要先到一个地方醒醒酒。

    很快,司机就载着他们俩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周萌一看酒店的门面,还好,这家酒店看上去不是很豪华的样子,她应该还能承受得起房价。于是,她付了车钱,然后又把何天凌拉拽出了车,让他倚靠在自己的身上,两个人向酒店里走去。

    周萌随身带着身份证,她在酒店前台人员有些怪异的眼神的注视下,办理了一晚房间的入住,随后就扶着何天凌乘着电梯,上了楼,进了房间。

    或许是刚才受了风吹,还有在出租车上有些晃荡,何天凌一进房间,就觉得恶心。他被周萌拉进了卫生间,呕吐了起来。之后,周萌就悉心地为他倒水漱口,又用毛巾替他擦干嘴边,才把他扶到床上躺了下来。

    周萌看着已经平静的何天凌,她忽然想起了刚才在酒店外,看到有卖水果的店。她心想,应该去给何天凌买几个水果,一会儿喂他吃一点,或许还能解酒。于是,她赶忙跑出去,选了半天,才挑了几个看上去味道香甜的大桃子回来。

    进了房间,周萌又想到应该把桃子削成小块儿,喂给何天凌吃。于是,她又跑到酒店的餐厅里,去借了水果刀、餐盘和叉子。

    周萌洗好桃子,放在餐盘里,端到了何天凌躺着的床旁边的一张茶几上。她又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为了不影响何天凌睡觉,她只开了稍远处的一盏床头灯,黄色的灯光被灯罩遮挡着,发出了浅浅暗暗的光。

    看着床上的何天凌在灯光里有些朦胧的侧影,周萌不禁有些出神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动了一下,周萌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她的脸蓦地一红,手上就赶忙拿起了放到一边的桃子和水果刀。为了掩饰自己慌乱的内心,她开始低头削起了桃皮,心却已开始怦怦怦地乱跳了起来。

    何天凌小憩了一会,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就觉得口干舌燥,同时头上的某一处神经还在隐隐地跳着疼,他想起身喝一口水。迷蒙间,就见四周有淡淡的光晕,简单的房间摆设也颇为陌生,他不禁有些诧异,一下子想不起来这是在哪里。

    他不由地转头看去,就见有一个柔美的身影正坐在他的身边。她身后的灯光被她挡住了,所以他看不太清楚她的面容,只是看见她的秀发微垂,在灯光中显得极其柔顺。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令人沉醉的幽幽香味,这种香水的味道让何天凌的记忆一下子就回到了情人节那晚,他和沈琳汐柔情相对的那一刻。

    啊,是琳汐!是她!她终于来看他了!她的心里终究是有他的!皇天最终没有辜负他的苦盼!何天凌昏昏沉沉的大脑一下就振奋了起来。他深埋于心底的爱恋,此刻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再受到压制,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再不要放开琳汐了!”

    何天凌脑海中的想法,不自觉地就说了出来。他激动地低声喊道:“琳汐,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随后,何天凌就翻身坐起。他伸出两手,紧紧地握住了面前周萌的胳膊,一使劲就把她拉到了床上。周萌一个坐立不稳,仰面倒在了床上。何天凌因为动作过猛,旋即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地向周萌压了下去。不过,他还在闭着眼睛幸福地低语着:“琳汐,我终于把你盼来了!”

    可是,就在他的身体压在周萌身体上的一刹那,何天凌就感到自己的腹部犹如被撕裂一般地疼痛,痛得他几乎要晕死过去。而这种异乎寻常的痛楚让他的意识瞬间就清醒了。他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腹部,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似乎正有一把刀柄插在那里,他不由得异常惊骇。

    何天凌猛地抬头,刚想问“琳汐,为什么?”可是,他却更加惊骇地发现,眼前的这张面孔却不是沈琳汐,而是周萌。就见周萌正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嘴唇哆嗦着,一遍遍小声重复着“我杀人了……”,她此时已经吓得抖作了一团。

    何天凌随即就感到一阵强烈的、让他几乎无法呼吸的剧痛。他凭着最后仅有的一点力气,用右臂一撑床面,同时左手一推周萌,然后就借势倒在了床上。他大口地喘息着,急促地对周萌说:“快帮我叫人。”说完,他就感到自己的手上流过了温热而粘稠的液体。

    周萌几乎都快被吓傻了。当听到何天凌让她帮着叫人,她才好像忽然从梦中惊醒一样。她看了一眼身侧的何天凌,见他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的目光又向下移去,让她触目惊心的是,何天凌的腹部正插着那一把刀,那把刚刚还握在她手里的水果刀。此刻,片片血迹已沾满了樊何天凌白色的衬衣。

    周萌无法控制地大叫了几声,人一下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裙子上也遍布着血迹。周萌只觉得头顶轰鸣,眼前发黑,手脚发软。她踉跄着跑到了门边,费尽全力打开门,声音颤抖地拼命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叫了几声后,她就一头栽倒在门口,昏厥了过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9649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9649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9649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八十二章:我杀人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哽咽的感觉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我让你失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