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下载本书

牺牲色相

作者:伍家格格 字数:595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帝霸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男欢女爱 元尊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最强狂兵 捡漏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吾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伍君飏一挑眉梢,嘴角带着笑,噢......果然被他探出真相了,看来小东西醒了啊!)

    看到顾夜歌瞪着他的模样,伍君飏嘴边的笑容愈发拉大,醒了便好,醉久了她难受不说,对她身体的伤害实在是大,看着她头痛欲裂的痛苦样子,他的心也跟着被煎熬。懒

    伍君飏缩手想去抱顾夜歌,刚动了一下,顾夜歌反应迅速的微微倾身用手压住他的手臂,“不许动!”

    “呵.......”

    伍君飏浅笑,这点东西就想难住他?好吧,她想玩儿,他陪着继续。

    “干嘛绑着我?”

    想玩**?

    顾夜歌冷下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知道我没睡着?”

    “想知道?”

    顾夜歌呲了他一眼,那不是废话吗?她要不想知道,她何必多次一问?

    伍君飏悠哉漫漫的看着她,“要是你拿出点‘探究真相的牺牲精神’,我就说。”

    顾夜歌也不管自己现在正是跨坐在他的身上,恼的狠狠压了他一下,“又想要什么?”

    “呵,除了老婆大人的色相,其他一律不稀罕。”

    顾夜歌精致的眉毛一挑,直起腰身,轻声道,“我不是你老婆。”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伍君飏嘴角的笑容缓缓收起,她的话瞬间让他内心不爽,加上她发的信息和在清清苏荷说的话,他一肚子的疑惑想问她,可是,看着她略带沮丧的脸,那些急欲喷薄而出的质问都偃息了下去,对她,一切都急不得,她就是有那种别人都火烧眉毛了,她还在那玩箴默的本事,哪次出状况急的不是他。虫

    “你不是,那谁是?”

    顾夜歌看了一眼伍君飏,低下头,避开他深邃而闪亮的瞳光。

    “你自己清楚。”

    伍君飏揪着眉心挑高眉梢,他清楚?是,他是清楚,他就是太清楚谁是他老婆才会让她如此的放肆,对别人再冷漠再果决再无情,可到她这,就是半点儿都使不出,要能用出一星半点儿,她有这胆子来糟践他的感情,当他伍君飏真就那么闲得慌没事干要围着一个女孩忧心上心?

    “宝贝,看着我。”

    顾夜歌继续低了一会头,慢慢抬起眼睛,看着伍君飏。

    “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发我那条信息,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在清清苏荷说要结束我们的爱情,我能肯定的是,我们之间肯定出现了误会,说出来,好不好?”

    她既然睁开眼拉住他,说明她也知道逃不掉与他谈清楚的必然。

    顾夜歌动了动唇边,难道真要说出季箜偷听他和卫澜镜聊天的事情?他说是误会,她倒想试试是不是真的是个误会。

    “如果我说让你现在回海澜别墅去住,你回去吗?”

    伍君飏不解的看着顾夜歌,现在?海澜别墅?镜子今晚刚巧住进去,他不过和她在咖啡厅见了一面,小家伙就气成这样,要是哪天知道他和镜子‘同居’,那不得出多大的状况给他担心啊。

    “不回去。”伍君飏肯定的回答。

    “如果我坚持非要你回去呢?”

    伍君飏越发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就纠结上海澜别墅了?

    “宝贝,你到底瞎想些什么?”

    除了她的身边,他哪儿也不想去。

    顾夜歌目光清澈却含着丝丝纠结,看得伍君飏心田一阵微躁,她到底在想到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喃。

    “好,我回答你,如果你陪我一起去住海澜别墅,我就回去。”

    顾夜歌却是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了伍君飏的话,“不,我不去海澜别墅。”

    之前是因为上辈子的记忆排斥海澜别墅,现在,她知道那里是用卫澜镜的名字命名的,便彻底不会去住,她知道她这想法太偏激太小女人矫情,可是,让她天天住在他用别的女人名字命名的房子里,她做不到。

    “宝贝,为什么你那么害怕海澜别墅?”

    这个问题他从一开始就想问她,到底海澜别墅在她的记忆里有什么不堪或者痛苦的事情?还是她骨子里本身就很排斥那种占地面积很大的豪华别墅?

    顾夜歌一怔,沉默了一会之后摇摇头,“没什么,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为什么进房间之后就知道我没睡着。”

    伍君飏感觉到她明显在逃避他的问题,也没做过多的逼问,轻声道,“宝贝的色.诱呢?”

    顾夜歌气恼道,还果真要她牺牲色.相才肯说啊,如今落到她的手里还这么嚣张。

    顾夜歌粉粉的唇角微微勾起,还带了那么些些坏坏的味道,黑色的眼瞳滴溜儿转了几圈,灵气十足。抬起手,开始解伍君飏衬衫的纽扣。

    伍君飏稍稍愣了两秒,不会吧,他说的‘她的色.诱’不过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亲亲他的脸颊,可没想到她会......脱他衣服。

    让顾夜歌郁闷的是,他的纽扣怎么这么难解,好半天都从扣眼里脱不出来,“这扣子......”

    “呵......”

    伍君飏轻笑出声,他的扣眼不像一般衬衫那样由工人随意信手打出来的,每一个孔的大小都一致,而且是按他纽扣的大小进行了比例计算,要是不掌握方法,像她这样的生手哪能轻易脱掉他的衣服。

    听到伍君飏的笑声,浅含三分酒意的顾夜歌不服输的性子一下卯起,俯身直接咬住那颗纽扣,既然不好解,那就咬开算了。

    伍君飏双眉一挑,看着突然俯到他胸口的头颅,笑意渐浓,“宝贝,纽扣上那个方形孔偏转一点点便能从扣眼里脱出来了。”

    她这么咬着他的纽扣让他浑身莫名的燥热,她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的姿势和动作在暗示着什么啊?

    顾夜歌竟是下了决心一般,非要成功的用自己的方法解开他一颗扣子。

    终于,真就将他衬衫第二颗纽扣咬了下来,从嘴里拿出来后,顾夜歌还神色小得意的在伍君飏眼前晃了两晃,看你还敢叫我牺牲色.相。

    “呵呵......”

    伍君飏眸眼含笑,唇角的笑容带着满满的宠爱,还真是够犟的小家伙,行,她要玩,由着她咬好了,至多明天让拿到店里再钉上。

    将那颗纽扣放到旁边,顾夜歌俯下身,认真的看起他的衬衫纽扣,还真别说,第一次发现他的衬衫所有纽扣孔全部都在一条直线上,这样的装钉态度得多认真啊,每个细节都完美的让人叹息,就像他的为人一样。

    顾夜歌按伍君飏说的,轻轻捏着第三颗纽扣,将扣子稍稍转偏了一点角度,顺利的从扣眼里脱了出来。

    一颗,再一颗......

    当解到最后一颗的时候,顾夜歌看着面前光洁的男性胸膛时,脸一下子就红了,眼睛也不知道朝哪儿放。

    下面要做什么?季大妈做到第几步了?哎,当初怎么就忘记问她怎么面对裸.男了,如今她都开了头了,总不能半路退回去吧,那多没面子啊。

    “宝贝?”

    伍君飏浅笑盈盈的唤顾夜歌,绑了他的手,解开他的衣服,然后呢?一直看着他的皮带?

    顾夜歌头低的更下,遭了,忘记下面要干嘛了。

    “宝贝,你这么一直低下去,是想和我的皮带玩亲密接触?”

    皮带?

    顾夜歌恍然想起,啊,好像是了,解开他的皮带脱掉他的裤子,再狠狠的给他教训。

    顾夜歌抬起头,迎着伍君飏风情含笑的目光,“是又怎样!”

    以前每次都逗她,还窘她,今天她好不容易酒神护体,勇气大增,今日不下手更待何时。

    伍君飏不过是逗逗她才那么说,没想到,顾夜歌竟然真的去解他的皮带,而且,小妮子竟然学聪明了,直接趴近他的皮带认真研究起怎么打开他皮带上的双排搭扣。

    看着她的小脸贴近他身体某个关键地方,伍君飏只觉一股热血直冲丹田。

    “宝贝,别闹了,上来。”

    格子:今天(2011-8-15)还有更新。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0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ianhuatang.la/52018/

发表书评:https://www.mianhuatang.la/book/520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牺牲色相)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暴刑’     返回目录     下一章: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