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下载本书

幸福、宠爱四溢的深夜

作者:伍家格格 字数:1933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帝霸 元尊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九特区 极品全能学生 最强狂兵 都市极品医神
    吾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大年初一,s市,近郊小区】

    顾夜歌近中午才起床,穿着睡衣走出房间看着正在准备午饭的顾如梦,睁着惺忪睡眼,“妈,新年好!”

    “呵呵,新年好,赶紧洗漱,吃饭了。昨晚通宵了?”

    “差不多。”懒

    顾夜歌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张看了二十二年的脸,渐渐的,镜子里她的脸幻化成伍君飏的俊颜,“你起来了么?应该没吧。”昨晚他和她一样玩到凌晨三点,可能比她还晚睡。

    顾如梦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探头看着顾夜歌,“一个人嘀嘀咕咕什么呢?”

    “嗯?”顾夜歌回神,“没、没什么。”

    “抓紧点儿,吃饭了。”

    “好。”

    【大年初三,北京,桑家大宅院】

    晚饭过后

    因为w城也有亲友同事要迎往,伍天宇和桑岚按照惯例订了初四上午回去的机票,一家人团坐在客厅里珍惜着最后一个相聚的夜晚。

    桑岚看着对面单人沙发上正喝着温水的伍君飏,“非要今晚飞回去?明天和我们一起不好?”

    伍君飏喝了一口水,将玻璃杯握在修长白皙的指间,看着桑岚,薄唇淡淡一勾,低声应了她一声,“嗯。”

    岚梅从房间披了一件藏青色的坎肩出来,听到桑岚和伍君飏的对话,笑道,“恐怕飏飏的心早就不在这了。”虫

    桑岚看着岚梅,笑道,“他的心不在这还能在哪,他那心,没地放。”

    岚梅坐到桑建国的旁边,“哪没地啊,我看呐,他的心放那地这辈子都挪不走了,今年赶紧把事儿办了,我和他外公也好过一把曾外祖父母的瘾。”

    桑岚看着伍君飏,又和她左手边的伍天宇对视了一眼,再看回伍君飏身上,“哪家的?”

    伍君飏轻声道,“不是院里的,她家在s市。”

    桑岚愣了一下,神情猜测着,“君悦那个?”

    “嗯。”

    看到伍君飏承认,桑岚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我不同意!”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降冷,桑建国和岚梅、伍君飏早就料到桑岚会是这样反应,桑建国抬眼看着桑岚,低沉的声音厚如洪钟,“为什么不同意?”

    “爸,你不知道君君找的女孩是什么样的,她不适合君君,不适合我们家。”

    “你见过?”桑建国问。

    桑岚被噎了一下,“没有。”

    岚梅看着桑岚,轻声道,“你都没见过人家小姑娘就说她不适合飏飏,这样武断的下结论,可不好。”

    “妈。”桑岚看着岚梅,“那个女孩之前住在君悦酒店,而且,君君不许我见她,也不让我查她,如果是门当户对适合咱们家的女孩,他能藏着掖着那么严实?我早跟他讲过,他恋爱什么样的女孩我不管,娶回家的我得严格把关。”

    岚梅笑了下,“人家刚去w城你还不许别人找酒店住啊。难不成睡大街。至于门当户对,有那种条件的女孩又能和飏飏对上眼那最好,偏偏,他就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你还能一下子让他不喜欢人家。再说了,有你这么严厉的妈,飏飏不藏着掖着那姑娘,恐怕早被你吓跑了吧。”

    “妈~~~”桑岚拉长声音喊着岚梅,“我是为了君君好,相似环境下长大的人好交流,娶一个差距大的女孩,将来得多累。”

    “你这想法不对,我和你爸都觉得那小姑娘很适合飏飏。”

    桑岚惊讶的看着桑建国和岚梅,“你们见过她?”

    岚梅点点头。

    桑岚看着伍君飏,“什么时候?”

    “年前。”

    桑岚看看伍君飏,又看看岚梅和桑建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让爸妈先见那女孩,而且,看来......

    “爸妈,你们喜欢那女孩?”桑岚看着桑建国和岚梅。

    岚梅笑道,“确切的说,是很喜欢。”

    “你们了解那个女孩吗?”难道就见了一面就说很喜欢?

    “该了解的都了解了,最关键的是,我们了解飏飏,相信飏飏。”

    桑岚看着自己的爸妈,她一直以为最有利的同盟军明显被搞定了,转头看着伍天宇,“你怎么看?”

    伍天宇看了看众人,沉默了一会,“我尊重孩子的选择。”

    “可是......”

    桑岚实在不想她最宝贝的完美儿子娶一个太过寻常的女孩。

    岚梅劝道,“毕竟是飏飏娶媳妇,他喜欢谁才愿意和谁过。”

    “妈,他现在还年轻,看人哪有我们准啊,婚姻和爱情不同,差距大将来问题多,而且,他怎么就肯定不会喜欢院里的女孩,就算现在不喜欢,生活在一起久了,感情自然就有了,以前都是父母包办的婚姻,不也很多都白头到老了,倒是许多小青年自己找的恋人,时不时的闹离婚,我是君君的妈妈,我还能不为他好。”

    “我之前和你观念一样,见那姑娘之后变了,她和飏飏确实配,而且,飏飏和她感情好到我和你爸都羡慕嫉妒,你就别棒打鸳鸯,找个时间见见那姑娘,然后去她家拜见她母亲,礼数上咱们家可不能落人话柄,等她毕业后把飏飏和她的事给办了。”

    见她?见她父母?还没毕业?结婚?

    桑岚被岚梅一系列的话给惊的半天没说话,都到这程度,她这个当妈的还什么都不知道。(WWW.mianhuatang.la 好看的小说)

    桑岚转头看着伍君飏,极其严肃的问道,“不能换了?”

    “不能!”

    他除了宝贝,谁都不要!

    “确定不换?”

    “确定!”

    “还在读书?”

    “年后准备毕业论文,六月答辩。”

    “哪个学校?”

    “s大,法学专业。”

    听到s大,桑岚脸色缓和了不少,“毕业就结婚?”

    伍君飏浅浅一笑,“是!”

    “她父母做什么的?”

    “妈妈是花艺师。”

    听到伍君飏的话,伍天宇和桑岚突然怔了下,桑岚瞟了一下伍天宇,伍天宇则看着伍君飏。

    桑岚继续问,“她爸呢?”

    伍君飏顿了一下,“她没有爸爸。”

    单亲家庭!

    桑岚的脸色稍稍沉了,“离婚?还是过世了?”

    “都不是。”

    “那是什么?”桑岚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些。

    伍君飏没有回答桑岚的话,也根本无需他说出口,她就能猜出来。

    桑岚冷声道,“我绝不同意你娶一个私生女!”

    气氛降到了冰点。

    突然,伍天宇看着伍君飏,说话了,“女孩人品好就行。”

    “爸,她很优秀。”

    “嗯。”伍天宇点点头,“你的妻子,你选好就行。”

    桑岚气恼不已的看着伍天宇,他这不是明摆着赞同君君坚持他的选择吗。

    “天宇!”桑岚火大的看着伍天宇。

    一直以来,只要桑岚起了重音,伍天宇都不会再和她多说什么,可是,破天荒的,伍天宇说话了。

    “我不想我儿子在选择他妻子的事情上丧失一个真正男人该有的风范!”

    一个男人娶一个不得他心的女人,一辈子便已失败了一半。可幸的是,他伍天宇的儿子很有男人范,将想要的女孩保护的很好,为她扫除障碍的工作也做不错,就凭这小子对那女孩的用心程度,他也必定支持他。

    桑岚的脸色差到了极点,客厅里的气氛好似一下就要被引爆一般。

    “再说。”伍天宇坐到桑岚的身边,“你老了有我陪着,你管儿媳妇她爹是谁干嘛。”

    桑岚一口气呼在胸口,瞪着伍天宇,“你!我......”

    伍君飏笑,“妈,她很好,真的。”

    隔了好一会,桑岚胸口的气抒了出来,脸色恢复平静的看了看周围几个人,桑建国和蓝莓的态度,伍天宇的话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罢了罢了,对那个女孩,你们喜欢的喜欢,支持的支持,爱的爱,我犟着也没意思,结吧结吧。”

    “谢谢妈!谢谢爸!谢谢外公外婆!”

    伍君飏知道,能拿下四个长辈并非真是他的坚持和感情多打动他们,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疼他,信任他,知道他的脾气,知道他想要的东西绝不会放手,相信他不会选错人。

    “年后前一段时间我和你爸会很忙,等我们排出空时告诉你,请她一起吃个饭,你也找个时间去拜访下她母亲,既然你们决定毕业之后结婚,在那之间安排下我和你爸跟她妈见见。”

    桑岚佯装埋怨的看着伍君飏,“真是,要么不带女孩回来,一出场就是结婚,就剩下五个月时间,要筹备的事情多得不得了。”

    “贤山那栋别墅送你们。”伍天宇看着伍君飏,“买了装修好没入住过,古希腊风格,挺不错。”

    “谢谢爸。”

    桑岚朝伍天宇靠近了点,对伍君飏说着,“要是她不喜欢贤山的房子就再买处她喜欢的,婚期、形式、喜宴等等事情到大家见了面再一起商量。婚纱和各类喜服咱们不买现成品,找人设计、制作独一无二的,而且,必须是名师。”

    伍君飏轻笑,“嗯。”

    岚梅看着桑岚低笑,还说不喜欢那女孩,这会就站小姑娘角度想问题了,“不用急的。”

    桑岚认真道,“怎么不急,才五个月时间,什么都要准备,咱家君君的婚礼怎么能马虎。再说,我等当奶奶等很久了。”

    桑建国伸手点了点伍君飏,“你,抓紧点。”

    “呵呵,是,外公。”

    伍君飏陪着几个长辈在客厅里又聊了一会。

    八点半的时候,桑建国的贴身警卫员小北开着车送伍君飏去机场。

    伍君飏走后,岚梅神秘兮兮的看着桑建国和桑岚,说道,“你们想知道为什么飏飏非要今天晚去么?”

    “你知道?”桑岚不信的看着岚梅。

    “当然。”岚梅超自顾喝茶的桑建国白了一眼,居然不信她,“因为明天是我外孙媳妇生日。”

    桑建国、桑岚、伍天宇同时看着岚梅。

    “是真的,我上次和她见面时问的,正月初四,她过的农历生日,不像飏飏,过公历生日。”

    “那你不早说。”桑建国看着岚梅。

    “是啊,妈,要是生日,让飏飏带份礼物给那孩子。”

    岚梅摆摆手,“你们没见过,那丫头不会要的,品性很正的小姑娘,不贪不燥,长得特别漂亮,这么多院儿里找不出比她更好看的。”

    “妈,瞧您夸的。[www.mianhuatang.la 超多好看小说]”

    “你问你爸。”

    桑岚看着桑建国,桑建国点点头,“岚丫头,你妈这次还真说了大实话。”

    “听您俩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那孩子了。”

    桑岚闲嗑着瓜子儿对着伍天宇道,“早点排出时间,咱俩见见那孩子,早点落实君君的事情。”

    “行。”

    “听说,指挥部王叔的孙女也打算今年结婚......”

    随后,桑岚、伍天宇陪着桑建国和岚梅又聊了聊身边亲友的琐事,到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四人回了房休息。

    ******

    大年初三,s市,晚上十一点,近郊小区

    顾如梦涂抹着护肤品从洗手间走到客厅,看着沙发上的顾夜歌,“还不睡?”

    “我再看会。妈,你先睡吧。”

    “行。你明天不出门吧?”

    顾夜歌想了想,“应该是。”

    往年,顾夜歌生日当天下午舒婷会邀她出门庆祝,今年则不同,年前十天舒婷就陪着她妈妈出国旅游了,打算玩一个月再回国,不然也不会在元旦假期趁着顾夜歌回s市时就提前给她庆生。

    “明天你柳姨和柳叔来家里,今年他们的儿子也从外地工作回来了,应该会一起过来,那孩子文质彬彬,很有礼貌。”

    顾夜歌静静的听着,挑挑眉,怎么有种明天是给她相亲的感觉?

    “妈,晚了,赶紧睡吧。”

    “哎,好,你也是。”

    “知道了。”

    顾如梦进房没多久,顾夜歌拿出手机拨打伍君飏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

    关机?

    顾夜歌看着手机,怎么会?

    又隔了一会,顾夜歌再打伍君飏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

    好吧,也许他正忙着什么。

    顾夜歌关掉电视,走进房间,睡觉。

    黑暗里,顾夜歌刚好进入睡眠,床头的手机发出短暂的短信提示音。

    隔了几分钟,短信提示音又响起。

    顾夜歌摸索着摁亮床头灯,拿过手机,躺在被子里翻着信息。

    第二条,00:03:11,来自:婷子。

    幸福的小女人夜歌,生日哈皮(happy),祝你早点结婚,早生贵子,生个小正太就让我老牛吃嫩草,生个小萝莉就让我未来的儿子嫩草吃老牛。想你想到晚上在异乡睡不着

    觉的宇宙无敌美女舒婷是不是第一个给你生日祝福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必须是,不是也是,谁敢跟我争第一,我扒了她裤子,让她骑着二师兄裸.奔。

    第一条,00:00:01,来自:my-only-big-big-wolf。

    你的降生,我的完整;君飏的歌,生日快乐。1499!

    看着舒婷和伍君飏的祝福短信,顾夜歌心中涨满幸福,回了信息给舒婷,又将伍君飏的信息看了几遍,想起了他生平发的第一条手机信息现在还在她手机里保存着,第一条:雅阁蓝调,不见不散。那时的心情和现在真是天壤之别。

    君飏,1499!

    顾夜歌满怀兴奋的拨打伍君飏的手机,手机接通听到他声音的一刻,整个人的睡意彻底醒了。

    “喂,宝贝。”

    顾夜歌声音带着笑,“君飏。”

    “我在。”

    “谢谢你的祝福。”

    “呵,来点实际的。”

    顾夜歌嘟了下嘴,“你又不在我面前,怎么给?”

    “想见我?”

    从伍君飏的声音里听得出他心情极好,嗓音里满含着笑意。

    “现在可能吗?”

    顾夜歌的声音里有小失落,也有点点期待,失落是因为十天没见他了,想他的怀抱,想他的薄荷香,想他温热的手掌,想他对着她宠溺的笑,期待则是希望他突然出现,尽管知道现在的日子里让他丢下北京亲人来到她身边有些不实际,不过,期待又不犯法,她就是控制不住对他的期待。

    伍君飏给了顾夜歌肯定答案,一下熄灭她心中希望的火苗。

    “现在,不可能。”

    顾夜歌小嘴嘟的更高,她就知道!可是他有必要这么快的说出来吗!

    “你在车上?”

    顾夜歌隐隐听到那端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

    “嗯。”

    “那你专心开车,我挂了。”

    “好。”

    要挂断的时候,顾夜歌又加了一句,“到家后给我个电话。”

    她以为他深夜是开车回家休息。

    “我不是回家。”

    “呃?”

    “呵,我是赶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噢。”

    不知为何,听到伍君飏深夜赶着去见别人,顾夜歌心中莫名的失落又多了一些,绵绵的让她的心房缠绕着。

    “那你小心开车。我睡了。”

    “嗯。晚安,宝贝。”

    收完线,顾夜歌看着手机好几分钟,放到床头柜上,摁灭床头的台灯,拉高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捂进被子,小鼻子还哼气了一声,哼!

    居然一点不留恋的就挂了她电话!

    重新准备进入睡眠的顾夜歌辗转反侧在被子里。

    现在已经是她的生日了!翻一个,小脸对着左边。

    过了一会。

    他现在正赶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再翻一个,俏脸对着右边。

    又过了一会。

    她真正的二十二岁生日他们居然不能在一起!又翻一个,漂亮的小脸又对着左边。

    分针微声滴滴的走着,跳了十下之后。

    他现在见到了那个人吗?还翻一个,被子里的脸再对着右边。

    胡想了一阵没有答案后,顾夜歌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数到一百一十三只羊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凭着感觉,顾夜歌摸到手机,一看,呃!

    无法显示号码。

    难道是婷子从国外打开的?

    顾夜歌犹豫的按下接听键,“喂,我是顾夜歌。”

    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顾夜歌小姐,晚上好,你的航空快递到了,请开门签收。”

    航空快递?

    顾夜歌明显不信,“你是谁?什么快递?为什么要晚上送过来?”

    “送你东西的先生有句话要告诉你。”

    “什么话?”

    “鸟儿要归巢。”

    鸟儿?归巢?

    顾夜歌怔了下,这不是伍君飏专门用来逗她的话吗?

    君飏送礼物给她?

    想到出自伍君飏之手,顾夜歌心中便少了很多怀疑,凌晨送她礼物的举动他不是做不出,何况,他有足够的能力请人这个时候送来。

    “你稍等一下。”

    顾夜歌拿着手机,摁亮台灯,轻手轻脚的下床,轻轻的拉开房门,朝对面顾如梦关合的房门看了看,借着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穿着纯棉加厚的睡袍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门前,从猫眼里朝外面看了看,楼梯间的声控灯没有亮,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想到门外还有一张镶花铁艺门,顾夜歌轻轻打开门上的小锁,慢慢扭开门锁。

    因为顾夜歌的动作极轻,外面的声控灯并没有亮,她用手机的灯光晃了晃,门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别说送快递的人了。

    顾夜歌正准备关门,突然,一个人影从门外墙壁后面闪到铁艺门外,楼梯间的声控灯因为他弄出的声响大亮。

    君飏!

    顾夜歌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伍君飏,心房好像在那一瞬间停下再激烈的跳跃,清澈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门外颀长身姿的男人。

    “宝贝,生日快乐!”

    伍君飏从背后拿出十一支香槟玫瑰,唇边带着微笑,凤眸晶亮的看着门内的顾夜歌。

    顾夜歌突然感觉眼睛有些酸,酸中总算是回过神来,原来他说见一个很重要的人竟然是赶来见她。

    “不开门?”

    顾夜歌顿了下,当然要开门,可是,让他进来见妈妈?

    “我妈睡了。”顾夜歌刻意压低声音说道。

    心底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突然从天而降的伍君飏,顾夜歌还是轻轻打开铁艺门,让他先进来。

    伍君飏进来之后,顾夜歌极轻的关上铁艺门和房门。

    “呃!”

    黑暗中,她刚转身,一个力道就将她紧压在墙壁上,清爽的薄荷香将她包围起来。

    “宝贝......”

    “君飏......”

    伍君飏手上的鲜花精装纸被两人的拥抱弄得哗哗直响,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醒耳,吓得顾夜歌低声祈语,“我妈会被吵醒的。”

    鲜花被伍君飏揽着顾夜歌腰肢的那只手拿得稍远了些,精装纸没有碰到两人的身体,声音一下子消失。

    闻着她思念了许多天的熟悉香味,顾夜歌心尖一阵暖喜,忍不住的低喊伍君飏的名字。

    “君飏......”

    “君、唔......”

    薄荷香和馨香混合的空气里,伍君飏准确的寻到她的唇,辗转缠绵,热烈而深情。

    清冷低温的客厅里,顾夜歌却仿佛被点燃了身体里的火种,一点点的热量从身体深处燃烧起来,感觉不到寒冷,双手不自觉搂住伍君飏的颈子,炽热的丁香小舌与他的滑舌缠卷在一起。

    伍君飏圈住她腰肢的手臂越收越紧,随着她热情的回应,舌尖索要她芳香的程度越来越深。

    像一场永不会餍足的盛宴,他汲取着她的芳甜,她迎着他的柔情,两人在黑暗中久久的深吻着......

    扶在她腰际的一只温热手掌在她细细的喘息里慢慢从她睡袍的边襟滑了进去,触到她细腻肌肤的一瞬,顾夜歌的身子轻颤一下,喉咙里低低的吟了一声,他的掌从她的肚腹处游走而上,毫无阻力的握住她高耸的浑圆,力道颇重的捻拢着。

    “嗯......嗯嗯......”

    随着他越来越热烈的揉弄,顾夜歌抑制不住的呻吟声随着她的娇喘低低的逸出喉咙,曼妙的身姿在伍君飏怀中不停的颤抖。

    不行,这个地方不行,万一妈妈听到声音出来就麻烦了。

    忽的,她的睡袍被伍君飏解开,一阵冷意袭来,清醒了顾夜歌的神志。

    “君飏,这里、不可以。”

    伍君飏的头忽然低下,含住顾夜歌一枚胸尖儿,惹得她倒抽一口气。

    “嗬~~~”

    顾夜歌细长的手指穿在伍君飏的发丝里,被他亲吻、揉捏的胸部激烈的起伏着,身体愈来愈软,那份她并不陌生的感觉开始从身体深处勃发出来,刺激着她。爱抚了一阵之后,覆在她酥软上的手掌朝下游走,达到她贴身裤裤的边缘时,顾夜歌急忙抓住还欲深探的手腕,压抑着身体中澎湃涌出的情潮感觉,极力压低声音对着伍君飏说话。

    “君飏......不行,这里不行,我妈会听到,君飏......”

    不知是不是顾夜歌和伍君飏的声音惊动了顾如梦,还是她自然醒了,主卧里传来细细的响声。

    顾夜歌惊急了,“我妈、我妈起来了。”

    “君飏。”

    伍君飏从顾夜歌胸口抬起头,未开灯的房间,她看不到他嘴角的坏笑和谑意。

    顾夜歌拉着伍君飏踮起脚快速钻进她的房间,刚将门关上,对面房间传来门被拉开的声音。

    “夜歌~~~”

    听到声音,顾如梦惺忪着睡眼看向顾夜歌的房门,“是你起来了吗?”

    顾夜歌一手抓在门把上,一手抓拢被伍君飏解开的睡袍两襟,连忙应声,“嗯嗯,是,我喝水呢。”

    心虚的心理作祟,顾夜歌悄悄拉上房门的小锁,心底默念,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撒谎了。

    顾夜歌的房间里开着床头灯,伍君飏将手中的玫瑰花放到她的书桌上,甚至都没有打量她的房间又转身走回到她身边,双手揽过她的腰肢,什么话都没有说,俯首而下,吻住她的唇瓣。

    “唔。”

    顾夜歌被压在门边的墙壁上,想说什么抗议的话,又害怕客厅的顾如梦听到,便轻皱着眉头,粉拳砸着伍君飏的肩头。

    坏人!他是故意的!刚才在客厅还可以说他是久未见面的情不自禁,现在明知妈妈在外面还等不及的亲她,不是故意是什么,他就是想看她出糗。

    顾夜歌气的只顾捶着伍君飏,先前被他解开的睡袍又还没来得及系上,她手一放开抓拢的衣襟,睡袍便敞开,春光在他的胸口尽数呈现。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高,伍君飏毫不迟疑的扯下顾夜歌的睡袍,连带她的小裤裤都没给她一点挽救的余地给拉下,和睡袍一起丢到了床上。

    “你个......”

    顾夜歌刚说了两个字,客厅里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吓得她连忙不敢再说一个字,两只小拳头放在伍君飏的肩膀上,紧张的瞪着嘴角坏笑的某人,连趁着电话铃声掩盖某人已经解开了皮带的情况都没有发觉。

    “喂......”顾如梦手里端着水杯接起了电话。

    房间里,顾夜歌的腿被伍君飏抬起,盈润的禁地被一股火热的力量快速撑满。

    “啊!”

    顾夜歌低呼了一声,迅速咬住自己的下唇,手指忍不住的抓紧伍君飏肩膀处的西装。

    刺入她身体的伍君飏丝毫没有停顿的开始进出宠爱她,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蜗里,“小东西,你还想将我雪藏到什么时候?”

    他最至亲的亲人们都完全接受了她,甚至他们都为他们的婚礼做准备,可她这边,她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露给她妈妈,他伍君飏什么时候不是光明正大万人拥护的情况,可她倒好,竟然让他玩了一把‘偷.情’。既然她要偷,他就给她一次难忘的记忆,小坏东西。

    顾夜歌被他制造的快意感觉弄的不敢开口说话,她怕她一张口,就是羞死人的呻.吟声。

    听不到她回答的伍君飏越发入的深了些,“说,想藏到什么时候?”

    顾夜歌差点叫出声,急忙抱紧他的脖颈,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明天,明天就说。”

    客厅的顾如梦不知何时走到顾夜歌的门外,轻敲门,“夜歌,夜歌。”

    顾夜歌一个心提在嗓子眼,咬紧牙关不说话。

    顾如梦又敲了敲门,“睡了吗?你柳姨来电话说,柳峥想请我们现在去吃夜宵,去吗?”

    柳峥?哪只?

    顾夜歌和伍君飏的心理都犯了疑。

    “啊,柳峥就是柳姨的儿子,文质彬彬很有礼貌,还没有女朋友哦。”

    顾如梦最后几个字就是白痴都听出她的意图了,何况,房间里正在‘战斗’的一个是高智商、一个是超高智商的两个‘超人’。

    妈,你害死我了!

    小东西,她竟然在这边给他玩相亲,有他了还玩相亲,要是他今晚不回来,她是不是就笑颜如花的蹦跶到其他男人面前去了。

    伍君飏咬着顾夜歌的耳珠,极低的声音说着只有她能听见的话,“有我一个还不够,还要相亲?”

    说着,伍君飏律动的频率加快许多,强烈的刺激让顾夜歌近乎要破声尖叫。

    “夜歌......”

    顾如梦的声音让伍君飏的动作稍稍慢了些,顾夜歌急忙抓住机会在他耳边求饶。

    “够,够,够。”

    有他一个,她这辈子都够了,完全足够。

    正文:10018字。

    格子:三章的内容格子一次性发出来了,一万字啊一万字。那个,这2天的留言很不好意思啊,我家这条街的电路变压器烧了,电力工人在抢修,我上不了网,跑其他街的网吧更新的,时间不够了,大家的留言等我能在家上网的时候再回复大家。格子很感谢每个留言和送我道具支持的朋友们,真的好谢谢你们。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0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ianhuatang.la/52018/

发表书评:https://www.mianhuatang.la/book/520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幸福、宠爱四溢的深夜)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大神就是大神啊!     返回目录     下一章:大神也是有吃醋权利的